-

這是一處昏暗陰冷之處,昏暗中,有一座似祭壇般的建築矗立,而在祭壇的最頂部,一道人影靜靜的盤坐。

那道人影,身披赤甲,赤甲顏色猩紅,猶如是鮮血侵染而成,無形之間散發著一種令人心悸的煞氣,他僅僅隻是盤坐在那裡,就有一股驚人的威壓瀰漫出來,引得他所處之地的虛空,都是在不斷的扭曲著。

赤甲下,突然有一雙森冷陰翳的目光睜開。

眼中有著一抹暴怒湧現。

“廢物!”

蘊含著濃烈殺機的低沉聲音,於這片陰暗中傳開,引得天地能量都是有些震動,沸騰起來。

“我數年謀劃,可恨!該死的學府聯盟!”赤甲將麵甲下傳出震怒的言語,因為在先前那一刻,他感應到了在雷鳴樹中的佈置突然消失了,顯然,這是因為雷鳴樹恢複了靈智所導致。

而他之前費儘心機,施展了諸多手段,好不容易先是以毒陣削弱壓製了雷鳴樹的靈智,再藉助惡念之氣的侵染,令得雷鳴樹失去控製。

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結果卻是在此時被儘數的破壞了。

這一刻,即便是赤甲將那深沉的城府,都是感到一股憤怒情緒在心中衝蕩,恨不得此時就出關,將那些來自各大學府的小崽子們全部殺光。

但最終,他還是忍耐了下來。

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那些小崽子們,最終必然也會來到這裡。

“這學府聯盟當真陰險,竟然將這紅砂郡設置成那聖盃戰的試煉場地,他們是想要藉助這些學員的力量,將紅砂郡蕩除?”赤甲將眼芒閃爍,陰冷之色不斷的湧現。

“不過他們隻能派出這些學員,也能夠看出各大學府根本無力支援黑風帝國,這裡的局勢,可不是來幾位普通封侯強者就能夠解決的,除非是王級強者。”

“哼,可王級強者又怎能輕易動彈?在這東域神州,即便是各大聖學府中,這般強者都是屈指可數,他們自身皆是身負重任,哪還管得了其他地方?”

“好,既然想要將這些各大學

府的頂尖天纔派出來送死,那本將此次就成全你們,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心痛。”

一番瀰漫著殺機的聲音響起,最後赤甲將站起身來,身影一動,再度出現時,已是在一扇房門之前,然後他推門而出。

有光線照耀進來,赤甲將邁步走出,此時所在,似乎是在一座高塔之上,而高塔之外,則是無數連綿到視線儘頭的建築房屋,那城市規模之龐大,遠勝鎮江城。

而在這紅砂郡內,能夠如此規模的城市,隻有一座,那就是紅砂郡的郡城,赤石城。

隻不過讓人驚訝的是,與被破壞得一片狼藉的鎮江城不同,這赤石城竟然保持得極其的完好,視線眺望,可見赤紅的城牆如巨人般的護衛著城市。

當然,保持完好的城市還隻是讓人感到驚訝,更為震撼的是,在這赤甲將的視野之中,這赤石城內竟是人聲鼎沸,隻見得無數人影於城市中流動,那等繁華之景,一如曾經。

赤甲將冷眼望著這一幕,淡淡的自語道:“真是可怕的幻境,竟然能夠如此的栩栩如生,若是陷入其中,就算是地煞將階的實力,都將會逐漸的喪失自我。”

作為同樣無比熟悉此處的他而言,眼前的景象雖然極其的真實,但他卻明白,這隻是一個幻境,眼前那無數的人影,不過隻是幻境所幻化,所謂的繁華,更是透著一種難言的詭異。

而眼前的幻境,顯然就是出自那位的手筆。

赤甲將冷厲的視線投向城中心的位置,在他的視線中,那裡的虛空瀰漫著血紅的色彩,血紅扭曲著空間,遮蔽著探知,但他卻是能夠穿透那種血光,看見其中。

在那濃烈的血光深處,有一道妖嬈的人影靜靜的趴伏著,彷彿是狐狸假寐著一般,她的容顏異常的嬌媚動人,即便此時未曾睜開眼瞳,卻依舊散發著妖豔至極的風采,這般人兒,光是看著,就讓人心頭有著一股燥熱之氣升起,同時有無數慾念如蛇般的在體內竄動。

但赤甲將卻是不為所動,他的目光盯著那妖嬈女子身後,那裡有一條異常粗大的血紅尾巴如同毒龍般緩緩的於虛空中擺動。

如果仔細看去的話,會發現那條血紅尾巴似乎是在不斷的流淌著鮮血,尾上的紅毛時而柔軟,隨風而動,時而又是宛如鋼針,滑動時連虛空都被割裂出了一些淡淡的痕跡。

隱隱的,血紅尾巴內猶如是傳出了無數淒厲的叫聲。

赤甲將盯著那血紅尾巴看了好半晌,因為他可是很清楚,那條尾巴上麵的每一根紅毛,都是這赤石城的一條人命所轉化,當年此物來時,可是費了不少時間,纔將這城內百萬之人儘數的煉化。

可謂是凶殘到了極致。

不過麵對著這足以讓人生惡的血紅尾巴,赤甲將的眼中,反而是浮現出了一抹癡迷之色,旋即麵甲下發出了低低的笑聲,笑聲略顯詭異。

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他的作品了。

“不錯,等了這些年,總算是要養成了。”

“不過異類果真是天地凶物,這兩年它竟然也開始對我有所覬覦了,嗬...”

“此次學府聯盟插手紅砂郡,倒也是個機會。”

赤甲將的眼中閃現過陰沉之色,那些學府的頂尖學員最終的目標必然是赤石城,而等他們來到此處,必然會清除它,到時雙方死戰,而他則是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種下的果實,也總算是到了收穫的時候。”

“隻是可惜了雷鳴樹,原本那是為我之後的謀劃做的準備...不過不急,隻要將此次學府聯盟的插手挫敗,往後有的是時間與手段去對付它。”

赤甲將沙啞的笑起來,然後他再度看了一眼遠處血紅的虛空,雙手合成了一道詭異的印法,手指處,顯露出了一枚戒指,戒指呈現暗紅色彩,在那戒麵上,銘刻著一隻眼睛,眼睛眼白為黑,眼瞳卻是白色,強烈的反差帶來了一種詭異之感。

“光暗同源,善惡歸一。”赤甲將低低自語。

而後,他又是輕笑出聲,笑聲中,帶著某種詭異的癡迷與期待。

“歸一之際,真我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