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瀰漫著惡念之氣的殘破城市城門之外,藍瀾小隊落下身來,而他們的目光,同樣是第一時間的投向了不遠處的長公主,薑青娥,李洛三人。

然後三人的麵色也是有些變化。

即便是素來從容的藍瀾,都是忍不住的微眯了一下眼睛,令得雙目間的縫隙變得更小了。

兩支隊伍隔著破損的大道,目光對望。

混級賽上積分排名最為靠前的兩支小隊,終於是撞在了一起。

這氣氛瞬間就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

“三位,似乎是我們更先一步到這座城市呢。”緊繃的氣氛中,長公主嫣然一笑,率先開口。

藍瀾臉龐上露出無奈的笑容,道:“宮同學,混級賽上,可不興先來後到。”

“這麼野蠻的嗎?”長公主歎了一聲,顯得有些柔弱的說道。

她本就是嬌媚動人,此時裝出這般罕見的柔弱模樣,頓時散發出一股讓人憐惜的氣質,若是心智不堅定者,恐怕直接就要淪陷了。

但顯然,能夠修煉成“明王經”的藍瀾,絕對不算是這種人,所以他笑容平靜的道:“宮同學,你們如今積分還領先我們一些,我看要不就將這座城市讓給我們吧。”

長公主臉頰上的柔弱之色瞬間消散,淡笑道:“臉還挺大,當真以為仗著“明王經”,你就能橫著走嗎?”

藍瀾搖了搖頭,道:“隻是為了學府榮譽,不可退步而已,否則若是在其他地方,宮同學若是想要的話,我定然退讓。”

“話倒是說的好聽,算了,既然你我都不肯退讓,還是按照規矩來吧。”長公主淡淡的道。

所謂規矩,自然就是戰過再說。

“此處這裡,抵達的或許不止我們兩個小隊,這些狡猾的傢夥可都在等著呢。”藍瀾看了一眼城外的群山間,他能夠隱隱的感受到,一些強大的能量波動若隱若現,顯然,其他學府的隊伍同樣是趕來了,隻不過他們並冇有現身的意思,顯然是故意要等他們這兩支如今積分最高的隊伍先對碰一下。

“那正好,我們需要一場戰鬥來震懾他們的覬覦。”長公主說道。

藍瀾笑道:“宮同學的信心這麼強嗎?院級賽中,我

們可是交過手的。”

長公主同樣是微微一笑,道:“你知道的,現在不一樣了。”

“你的“明王經”的確很強,不過我要阻攔你一些時間還是能夠做到的,而在這段時間中,我的兩名隊友,應該可以解決掉你那邊的隊友,到時候,我想你應該知道怎麼做選擇的。”

藍瀾道:“你的阻攔,是“明王經”醞釀而成之前的時間吧...這麼短的時間,雖說薑學妹三星院無敵,但陸金瓷如果執意要拖時間的話,應該還是能夠拖一些的,至於李洛學弟,他此前與景太虛拚得兩敗俱傷,方纔險勝,所以想要迅速取勝以此來做威脅,更是可能性不大。”

“我感覺,最後說不得還是我的“明王經”先拜下來,到時候,宮同學你就得付出一些代價了。”

他平淡的言語間,已是有了一些威脅之意。

然而,長公主卻是淡淡一笑,玉手緊握青玉權杖,下一瞬,磅礴強悍的相力沖天而起,在其身後,七顆璀璨天珠吞吐著天地能量,令得此時的長公主散發出凜然威壓。

她一出手,便是冇有半點的猶豫,下一瞬,青玉權杖點下,虛空猛然炸裂。

磅礴的青光相力直接是化為了一道巨大的青鸞光影,然後暴射而出,震碎層層虛空,以追星趕月之勢,直接鎖定了藍瀾。

藍瀾輕歎,手掌抬起,淡藍色的水相之力彷彿是自虛空中瀰漫出來,似是一片汪洋大海,大海之中,有一隻巨大無比的水相巨手升起,直接抓向了那青鸞光影。

轟!

兩者相撞,狂暴的能量衝擊肆虐開來,連這片天地間的惡念之氣都被衝散許多。

與此同時,薑青娥倩影化為一道流光掠出,璀璨光明大放,直指陸金瓷。

而陸金瓷見狀,麵色一變,毫不猶豫的將自身相力儘數催動,然後掉頭就跑。

李洛手持玄象刀,腳尖一點,身影縱躍,落到了景太虛的前方。

“又要交手了啊。”李洛望著景太虛,笑眯眯的道。

景太虛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李洛,此前院級賽的失敗,讓他一口鬱氣持續到現在,因為那場戰鬥,隻要他能夠再持久一點,那麼失敗的就將會是李洛。

一星院最強稱號,也將會落在他景太虛的頭上。

“李洛,不要浪費力氣了,這次的交戰時間不會長的,現在主要的看點是薑學姐能不能在藍瀾學長成功催動出“明王三拜”之前抓住陸金瓷學長,至於我們這裡,還是老老實實看著吧。”景太虛淡淡的道。

李洛聞言,微微一怔,然後說道:“你覺得有冇有一種可能,比如說,是我先動手把你抓住,然後威脅藍瀾認輸呢?”

景太虛眼角抽了抽,冷笑道:“看來院級賽的勝利讓你有些得意忘形了吧?”

李洛笑著,手中玄象刀緩緩的抬起,指向了景太虛。

景太虛見狀,眼中怒意閃過,冷聲道:“好啊,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麼資格敢這麼與我說話!”

他手掌一握,青色芭蕉扇閃現而出,頓時天地間狂風大作。

...

而當兩支積分排名第一第二的小隊在城前開啟一場大戰的時候,周圍的群山中,一些目光,也是在遠遠的眺望著。

宮神鈞小隊,正好在其中。

“宮學長,我們不去幫忙嗎?你和宮學姐聯手的話,一定能勝過藍瀾!”都澤紅蓮望著遠處的交鋒,忍不住的說道。

“藍瀾小隊是我們學府的大敵,我們絕對不能讓這座三級城市的積分落在他們的手中啊,不然他們就將會超過宮學姐小隊了。”

雖說各自屬於不同的小隊,但在都澤紅蓮看來,他們終歸來自聖玄星學府,在這種時刻,還是需要攜手對外的。

宮神鈞聞言,微微搖頭,道:“動不了的,我能夠感覺到有其他小隊鎖定了我們的位置,一旦我出手,也必將會引來其他的小隊,因為他們樂於見到這兩支小隊在這裡動手,如果我出手乾預,將會把局麵變得更為的麻煩。”

都澤紅蓮一怔,旋即沮喪的低下頭。

“你也不必太過的擔憂,鸞羽她們未必就會輸,她隻要能夠拖一些時間,一旦薑學妹抓住陸金瓷,對方自然會投鼠忌器。”宮神鈞微笑著安慰道。

都澤紅蓮眺望著混亂的場中,最終也隻能歎了一口氣。

“希望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