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戰鬥爆發得極其的迅猛。

殘破城市之外,當一道道磅礴強悍的相力波動沖天而起時,這片區域瞬間就被分割成了三處戰場。最為引人注目的,莫過於長公主與藍瀾的交鋒,兩人都是七星天珠境的實力,此時一接觸便是毫不猶豫的火力全開,磅礴相力宛如道道洪流般的貫穿天際,每一

次的對碰,都將會引得這方天地能量為之震盪。而雖說藍瀾此前在院級賽上勝過長公主一次,但他絕對不會因此就對其心懷小覷,因為雙方的實力其實相差不多,隻不過他擁有著一手“明王經”作為殺手鐧而已

藍瀾也明白,想要分出勝負,他唯有依靠“明王經”。

所以在與長公主交手時,他也是毫不猶豫的催動了這般殺招,隻是這般封侯術需要一些時間的醞釀。群山間,一些銳利的目光轉向了薑青娥與陸金瓷的戰場,所有人都明白,長公主拖住藍瀾的目的,就是為了給薑青娥拖延時間,隻要薑青娥能夠在這個時間內將

陸金瓷抓住,那麼自然就能夠令藍瀾投鼠忌器。

因為按照混級賽的規則,一旦小隊中有人被淘汰退場,那麼隊伍所獲得的積分,也會相應的被扣除。不過對於長公主的企圖,那陸金瓷顯然也是心知肚明,而且他非常清楚自己與薑青娥之間的差距,此前院級賽上,他聯合數位頂尖三星院學員圍攻薑青娥,都被

第一時間秒殺,如果此時再敢正麵接觸的話,恐怕他在薑青娥的手中堅持不了十秒。

所以,他從一開始就直接選擇抱頭鼠竄。

ps://m.vp.

陸金瓷相力儘數爆發,然後根本就不管薑青娥的攻勢,直接瘋狂而逃。

顯然是打算將時間拖下去。而薑青娥則是迅速追趕,兩人之間的距離在迅速的縮短,但想要追上去,顯然也還需要點時間,畢竟陸金瓷自身也是極煞境的實力,打不過光逃的話,想必就算

是薑青娥,一時半會也不太容易將對方收拾。

山林間,有一些窺探此處的目光暗暗搖頭,因為他們已經見到,藍瀾身後,一道巨大的模糊身影已經開始漸漸的浮現,同時帶來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壓迫感。

時間,似乎更站在藍瀾這邊一點。

嗡!

而當所有人的視線都彙聚於兩支小隊的頂尖戰場時,倒是無人注意,在那磅礴相力覆蓋下的某處戰場,兩個小小相師境之間的碰撞。

景太虛手中芭蕉扇呼嘯,無數道青色風刃席捲而出,在其身後,虛九品風靈使若隱若現,令得他所施展出來的風刃殺傷力更為的驚人。

然而這些風刃呼嘯而過,卻是被一道高速震動的刀光硬生生的儘數斬碎。

這一接觸,景太虛的瞳孔就是微微一縮。

“你已經化相段第四變了?!”他失聲道。此前在院級賽上,李洛是依靠著某種外力才令得自身短暫的達到了化相段第四變,可現在的接觸中,景太虛卻是發現李洛的相力變得凝聚而雄厚,顯然,這是他

自身完成了突破!

麵對著景太虛的驚聲,李洛神色卻是極為的平靜,他盯著前者,淡淡的道:“我想試試,現在的你,是否還有資格與我兩敗俱傷?”

他雙掌緊握玄象刀。

第一重象神力!李洛雙臂震動,有一股蠻橫的力量湧入雙臂,以前的李洛施展第一重象神力時,雖然能夠承受,但雙臂皮膚依然會出現撕裂的傷口,但這一次,他的雙臂,完好

無損。

第一重象神力,被他完美的承受了下來。

顯然,這是因為此前在那“雷王潭”中所獲得的好處。

他的肉身強度,提升了。

感受著那於雙臂之中如蠻象般奔騰的力量,李洛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然後他心念一動,體內的那座“雷霆熔爐”在此時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轟!

雷鳴轟鳴聲在體內炸響,李洛清晰的感覺到,那“雷霆熔爐”內,有一道玄妙的雷鳴音波擴散開來。

雷鳴音波所過之處,血肉,經絡,骨骼都是在此時猶如被某種奇特的力量所喚醒了一般,開始變得異常的活躍與沸騰。

而這種反應落在李洛的身軀之外,便是他的皮膚上,彷彿盪漾著淡淡的雷光,特彆是他的一對眼瞳內,竟是有著雷霆在閃爍。

這一刻,李洛感覺到他的肉身,似乎是得到了極強的增幅。

於是,李洛嘴角微微掀起,毫不猶豫的將玄象刀第二重象神力啟用。

轟!

玄象刀震動起來,一股極其驚人的狂暴力量,彷彿是帶著古老的象吟之聲,邁著地動山搖的步伐,衝進了李洛雙臂。

他的雙臂在此時瞬間膨脹了足足數圈。

其上有青筋如蚯蚓般聳動著,每一次的顫動,都在吞吐著恐怖的力量。

有血珠從雙臂的毛孔中滲透出來,雙臂上的皮膚與血肉彷彿是被撐到了某種即將破碎的極限一般。

雙臂依舊是有著劇痛傳來,但李洛嘴角的笑容卻是漸漸的擴大了。

因為這一次,雙臂血肉竟然冇有被撕裂!

藉助著雷鳴體對肉身的增幅,李洛終於是硬生生的將第二重象神力給抗了下來,再也不用如同此前,還需要藉助相力的恢複效果來延遲。

他抬起頭,森寒的目光,鎖定景太虛。

而此時的景太虛,早已被他這一係列的操作驚得變了臉色,因為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此時的李洛給他帶來了一股極其強烈的危險氣息。

那股危險,遠超此前院級賽。

“這傢夥,最近這段時間究竟經曆了什麼?竟然變得這麼強了!”景太虛心中驚悸,然後他身影暴退,同時再不敢保留,麵色冰寒,手中青色芭蕉扇一震,青色相力如風暴般的席捲而出,芭蕉扇呼嘯而下,同時似是有著一道淡

淡的龍吟聲響起。

“龍將術,天照風魔槍!”

伴隨著景太虛芭蕉扇扇落,漫天風能量呼嘯而來,直接是在其上方形成了一柄青黑色的能量重槍,重槍微微震盪,連虛空都在扭曲。

顯然,麵對著李洛帶來的危險氣息,景太虛毫不猶豫的催動了最強殺招。

這一招,在此前的院級賽上,險些擊潰李洛。

青黑重槍貫穿虛空,連空氣都被撕裂開來,傳出了刺耳的音爆之聲。

李洛望著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槍影,麵色平靜,手掌緊握玄象刀,刀身之上,水芒高速流轉,而後他一步踏出,直接就是一刀對著重槍怒斬而下。

嗡!

一刀斬下,恐怖的力量連麵前的虛空彷彿都是斬出了一道細微的痕跡,同時前方的大地,直接是憑空出現了一道數十丈長的光滑刀痕。

這一刀的威能,超出了以往李洛任何一次依靠自身而發出的攻擊。

鐺!

而後,刀光落下,與重槍相撞。清脆嘹亮的金鐵之聲,如炸雷般的響徹於這座殘破的城市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