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長公主與藍瀾的交鋒,以一種超出所有人想象的速度直接進入白熱化,雙方之前就已經交過手,所以現在根本冇有半點的試探,出手之間,皆是殺招,毫不留情。

“高階龍將術,青鸞劍訣。”

長公主率先發動自身最強殺招,隻見得在其叱喝聲中,有青光於天地間席捲而出,隱約間,似是有一隻千丈龐大的青鸞成形,青鸞振翅,其上有九道青光翎羽抖落而下。

九道青光轉眼間化為了九道劍光,那每一道劍光,都是散發著滔天的鋒利,森寒之氣,劍光每一次的轉動,都令得虛空被割裂。

群山間,一些窺探的目光都是感覺到了刺痛感。

長公主的實力,的確是不容忽視,即便是在聖盃戰諸多的四星院學員中,她都絕對算得上是頂尖的那一批。

藍瀾同樣不曾輕視長公主,眼見到對方將這般底牌都施展了出來,他的麵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許多,雙手閃電般的結印,化為一道道殘影浮現。

在其身後,那模糊而巨大的神秘影子,開始愈發的明顯。

“青鸞劍蓮!”

長公主鳳目冰冷,手中青玉權杖頂端有一道青色符文飛出,符文旋轉,繼而九道青色劍光被吸引而至,以符文為中心,轉瞬間就是形成了一朵徐徐旋轉的青色劍蓮。

ps://m.vp.

這朵青色劍蓮釋放出恐怖的威能,旋轉之間,彷彿是將這方天地的能量儘數吞吐而進,它所在處,虛空都在不斷的裂開。

下一瞬,青色劍蓮直接洞穿虛空而出,對著藍瀾所在投射而去。

青色劍蓮速度極快,一閃之下,似就與藍瀾的身影撞擊在了一起。

山林間的那些目光,也是緊張的看來。

轟!

撞擊的那一瞬間,有萬千道青色劍光席捲而出,這片大地瞬間就被撕裂出了無數道深深的孔洞,藍瀾所在的半空處,更是呈現一種虛空塌陷般的跡象。

青色劍光,遮蔽了半壁天際。

長公主鳳目也是冷冽的盯著那崩塌的虛空處,如此約莫十數息後,她臉色忽然微微一變。

因為隨著虛空的恢複,藍瀾所在的位置,突然有著一股莫名的力量橫掃開來,那股力量宛如深淵般的神秘與浩大,其所過之處,漫天青色劍光紛紛消散。

短短片刻,青色劍蓮所化的劍光被儘數的化解,而藍瀾的身影立於半空

在其身後,那道巨大神秘的影子,已經完全顯露了出來。

一股滔天之威,隨之散發。

山林間那些窺探的目光,也是隨之變得充滿著忌憚。

這藍瀾的明王經,終於還是成功的施展了出來。

“宮學長,那藍瀾已經將明王經施展出來,如果我們再不出手幫忙,長公主恐怕會被淘汰啊!”都澤紅蓮也是在此時麵色變得凝重緊張起來,忍不住再次說道。

宮神鈞神色肅然的盯著場中,道:“我說過,我一旦出手,局麵會變得更加的麻煩,現在與其指望我,還不如希望薑學妹能夠在藍瀾發動之前,將那陸金瓷擒住,以此威脅。”

都澤紅蓮聞言,眸光不由得隨著許多目光一同,投向了薑青娥那邊。

砰!

陸金瓷的身影在此時被一道光明相力攻勢搽中,頓時其身軀如遭重擊的倒飛了出去,直接是將道路旁的一片巨石撞成粉碎。

但他卻是絲毫不顧傷勢,手掌一撐地麵,相力爆發,身軀便是化為道道殘影繼續逃竄。

而他身影剛動,一枚光束從天而降,狠狠的刺中了他先前所在的地方。

陸金瓷眼角一瞟,那道光束之內,正是一枚燃燒著光明之炎的封魔釘,而此前的院級賽上,陸金瓷可是吃足了此物的苦頭,所以他知道,一旦被這東西釘中,他體內的相力就將會被逐步的封印。

在這種情況下相力被封印,即便隻是一部分,那也足以分出勝負了。

“藍學長,快動手,我頂不住了!”陸金瓷滿頭冷汗,急忙吼道。

藍瀾也聽見了陸金瓷的聲音,當即明白情況緊急,所以他的神色也是變得冷厲起來,目光鎖定長公主,聲音淡漠的道:“既然你們還不肯退去,那就怪不得我了。”

他雙手印法一變,身後那巨大的神秘影子便是開始有了動作。

一股恐怖的威壓,從天而降,將長公主覆蓋了進去。

長公主嬌軀一沉,在那股威壓下,即便是她,都是難以遏製的生出了一絲驚懼之意,但她卻並冇有認輸,而是緊咬銀牙,手握青玉權杖,將自身相力催動到極致。

身後七顆天珠,也是在此時爆發出了極度璀璨的光彩。

顯然這是打算跟對方抗到最後了。

長公主雖是女子,可這關鍵時刻的狠勁,卻是比一

般男子還要更強幾分。

藍瀾深吸一口氣,不再猶豫,巨大的身影便是泛起層層漣漪波瀾,天地間的能量也是在這一刻瘋狂的躁動起來。

可就在他將要催動明王身影拜下那一瞬間,一道聲音卻是突兀的響了起來:“藍學長,暫且停手,我手頭有人!”

這聲音來得太過的突然,乃至於藍瀾都是愣了一下,目光就順著聲音投射而去,然後他的瞳孔便是猛的一縮。

隻見得在那遠處的亂石堆間,李洛長身而立,此時的他,手持玄象刀,而刀刃,卻是落在了麵前跪倒在地的景太虛胸膛處,在那裡,懸掛著一枚靈鏡。

這一幕,饒是以藍瀾的心性,都是有著霎那的失神。

景太虛,竟然敗了?

而且還是這麼快就敗在了李洛的手中?!

怎會如此?此前院級賽上,李洛雖然勝了景太虛,但那也是拚得兩敗俱傷方纔險勝一分,然而現在,李洛那模樣,可半點冇有苦戰的樣子。

那他怎麼贏的?!

藍瀾望著景太虛,此時的後者,也是一臉的蒼白,眼神有些恍惚。

山林間,有一些驚呼聲響起。

顯然他們都是見到了李洛這邊突然的取勝。

他們其實也都明白李洛與景太虛實力相仿,想要分出勝負需要一場苦戰,所以一開始他們根本就冇有關注兩人,他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長公主,藍瀾以及薑青娥與陸金瓷那邊。

可誰能想到,在薑青娥還未能抓住陸金瓷的時候,李洛這裡,卻已經結束了戰鬥。

而且,還搶在了藍瀾發動大招前,將其逼停了下來。

山林間的都澤紅蓮他們同樣是看見了這邊的情況,當即她臉頰上就有著震驚之色忍不住的浮現出來,一旁的祝煊更是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

“他怎麼能這麼快打敗景太虛的?”祝煊忍不住的道。

都澤紅蓮倒是鬆了一口氣,雖然她也不明白李洛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如今李洛率先擒住景太虛,那麼藍瀾還想要動手的話,就得考慮一下積分的得失了。

一旁的宮神鈞英武的臉龐上也是在此時浮現出一抹訝異之色,他認真的盯著李洛的身影,而後露出笑容。

“咱們這位李洛學弟,還真是屢屢讓人意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