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依舊是人流洶湧而沸騰的街道上。

李洛,鹿鳴,孫大聖,祝煊四人急速前行。

在他們後方的那些街道上,劇烈的大戰在爆發,狂暴的能量波動將一座座房屋建築直接夷為平地,然而有些詭異的是,後麵那些地方爆發出了那種戰鬥,可李洛他們轉入的街道中,那些來來往往的人群與攤販依舊是神色如常的在交談著,那種祥和的平靜與後方的戰鬥動靜格格不入,明明是一副喧囂熱鬨的跡象,卻是讓李洛四人感覺到詭異的寒意。

不過他們也顧不得這些了,因為這條街道的儘頭處,就是淨化靈珠的佈置點。

隻要他們抵達那裡,就能夠將第一枚淨化靈珠佈置成功,而靈珠一旦落位,自會散發出淨化之力,雖說尚未完整成形,但卻能夠將這數條街道給覆蓋進去,到時候其他人的壓力也會減弱許多。

“這赤石城也太凶險了,這麼多人衝下來,結果就剩下我們四個。”鹿鳴皺著柳眉,先前那一個個不斷冒出來的強大異類,顯然還是讓她有些心驚。

還好此次是四支隊伍分成了一個小組,不然如果是一個小隊的話,恐怕連一條街道都衝不過來。

“強大的異類都被各個隊長們吸引過去了,我們這裡應該還算是安全吧?”祝煊說道。

孫大聖揮舞著鐵棍,眼中滿是狂熱的戰意:“出來了更好,看我一棍子把它砸得稀巴爛!”

李洛嘴角一抽,這孫大聖跟秦逐鹿一個樣,都是滿腦子就知道戰鬥,難道萬獸相都是這個衰樣嗎?這讓得他有些憂慮,因為他第三相的龍相,也將會是歸屬於萬獸相一類。

希望到時候他不會變成這種滿腦子肌肉的衰貨吧。

在李洛心中想著這些擔憂的時候,突然,他神色一凝。

“賣冰糖葫蘆咯,好吃又好看的冰糖葫蘆。”

吵鬨的街道上,突然有著一道叫賣聲響起,這叫賣聲來的極其的突兀,街道上明明人來人往甚是喧囂,但這叫賣聲,卻是如附骨之疽一般,精準的在李洛的耳邊響起。

他立即看向鹿鳴三人,發現三人神色也是驚疑起來,顯然都是聽見了這

突兀的叫賣聲。

“小心點!”李洛提醒道。

四人腳步不停,而那叫賣聲則是一聲聲不斷的傳來,某一刻,麵前的人群被撥開,似是有著一道佝僂的人影扶著一根插滿了冰糖葫蘆的杆子,出現在了李洛四人的麵前。

那是一個麵色慘白的老婆婆,她望著李洛四人,張開滿是黑牙的嘴,露出詭異的笑容:“賣冰糖葫蘆咯,好吃又好看的冰糖葫蘆。”

李洛四人神色一變,毫不猶豫的就催動了相力,就要對著眼前這詭異的老太婆攻擊而去。

但就在他們攻擊的那一瞬,那叫賣聲再度的傳入耳中,李洛四人的眼神竟是在此時漸漸的變得茫然起來,手中的攻擊,也是隨之消散。

他們的眼神,有些麻木的移動向了眼前老太婆手持杆子上麵插滿的冰糖葫蘆,似乎是受到了某種侵蝕與影響,竟然是緩緩的點了點頭。

老婆婆詭異的笑著,伸手取下了四根鮮紅欲滴的冰糖葫蘆,遞給了他們。

李洛緩緩的伸手接過一根,他的神色有些古怪,似是變得掙紮了起來,可心中莫名的情緒卻是讓得他對眼前的冰糖葫蘆生出了一種難以遏製的渴望,此時的他,很想將這冰糖葫蘆吞到肚子裡麵去。

可內心最深處,又讓他對此生出了一點抗拒。

而在這般矛盾的情緒下,冰糖葫蘆緩緩的遞到了嘴邊。

可就在他將要咬下去的時候,他的手腕處,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異常冰涼的氣息,那股氣息迅速的湧入體內,頓時讓得李洛有些失控的神智恢複了霎那間的清明。

那是此前在雷鳴山時,薑青娥給他的一顆光明石。

正是此物此時破碎,傳遞了一道精純的光明相力,讓得他從那神智被控製的狀態下恢複了過來。

而清醒過來的這一刻,李洛看向了手中的冰糖葫蘆,頓時瞳孔驟然一縮。

那哪是什麼冰糖葫蘆,隻見得那漆黑的木簽上麵,插著一顆顆乾癟的眼球,此時那眼球上麵還滴落著黑色的液體,散發著濃烈的腥臭之味。

李洛手一抖,手中的“冰糖

葫蘆”被他急忙丟開。

但旋即他想起什麼,猛的轉頭看向鹿鳴與孫大聖他們,隻見得此時的他們,也是神色茫然,眼神空洞,手握著那“冰糖葫蘆”,正要往嘴巴裡麵塞去。

“醒來!”

李洛暴喝出聲,聲音中相力充斥,宛如雷鳴一般的轟然響徹在鹿鳴與孫大聖的耳中。

突如其來的相力音波,頓時讓得鹿鳴,孫大聖回過神來,他們的眼神先是茫然了一瞬,然後就看見了手中的“冰糖葫蘆”。

那上麵,一顆顆乾癟的眼球彷彿是散發著怨毒與痛苦的在盯著他們。

而此時,第一顆乾癟的眼球,已經將要塞進嘴中。

嘔!

鹿鳴臉色瞬間慘白,一聲尖叫,急忙將手中的冰糖葫蘆丟了出去,嬌軀發抖,驚怒到了極致,同時還不斷的乾嘔出聲,想來是被噁心得不輕。

“他媽的,真是噁心。”

連孫大聖都是一臉心有餘悸的破口大罵,將“冰糖葫蘆”扔在腳下,一腳踩碎。

然後他眼中升騰起殺意,手中鐵棍已是裹挾著凶悍至極的相力,撕裂空氣,帶著尖銳的破風聲,狠狠的砸在了前方那賣糖葫蘆的老婆婆胸膛之上。

砰!

後者身軀被震退,胸膛都是塌陷了下去,但它臉龐上的詭異笑容,卻是遮掩不住。

“冰糖葫蘆,好吃麼?”它張開漆黑的嘴巴,再次發出詭異的聲響。

李洛,鹿鳴,孫大聖嚴正以待,神色陰沉,體內相力瘋狂的運轉起來,保持戒備。

哢嚓。

而也就是在此時,他們突然聽見了細微的咀嚼聲。

三人的身體都是猛的一僵,他們似是呆愣了一瞬,然後下一刻,三人幾乎是同時的猛然轉頭。

他們看向了身後幾米位置。

隻見得祝煊站在那裡,此時的他,麵色茫然,眼神空洞的握著黑色的木簽,然後將一顆“冰糖葫蘆”塞進了嘴中,牙齒咬下去,黑色的汁水在嘴中爆裂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