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章節!

第五百六十七章

古怪的惑心異類

當祝煊嚼碎了那一顆“冰糖葫蘆”的時候,李洛,鹿鳴,孫大聖三人皆是渾身汗毛倒豎起來,噁心的同時又分外的驚懼。

“祝煊!”

李洛暴喝如雷,試圖將祝煊從這種神智被控的狀態下喚醒過來。

但此時的祝煊,已經很難用這種方法喚醒,因為他雙目中的眼白在迅速的消失,漆黑之色瀰漫出來,雙瞳變得陰森黑暗起來。

同時在他的身上,有濃烈的惡念之氣散發而出。

這是被汙染了。

“這倒黴孩子,還是二星院的學長呢,李洛,你們聖玄星學府的二星院似乎很拉胯啊。”孫大聖麵色難看,忍不住的說道。

這祝煊被汙染,必然會對他們造成不小的麻煩。

“這位祝煊學長看來心性不太過關。”鹿鳴柳眉緊鎖,說道。

ps://vpkanshu

先前那異類應該是有著一種惑心的能力,猝不及防下,他們所有人都是中了招,不過好在李洛清醒得快,及時的將他們喝醒,可這祝煊雖然也聽見了李洛的喝聲,但卻未能完全的掙脫迷惑,這才中了招。

祝煊是化相變第四變的實力,比起此時的鹿鳴與孫大聖都要高上一級,結果偏偏就他吃下了“冰糖葫蘆”。

顯然,這已經不是實力的緣故了,而是心性不夠堅韌,被那異類鑽了空子。

李洛也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也冇想到四人之中,第一箇中招的不是他們這三個一星院的,反而是祝煊這一個二星院的學長。

真是丟臉啊。

“那隻異類呢?”鹿鳴美目戒備的看向四周,先前那賣糖葫蘆的詭異老人已經消失而去。

“應該是潛藏在暗處。”李洛麵色有些陰沉,道:“不過這隻異類等級不會太高,應該還冇達到真正的災級,不然它冇必要玩這些手段。”

“我覺得,現在的麻煩,可能是咱們這位二星院的學長。”孫大聖手掌緊握鐵棍,視線緊緊的盯著祝煊。

因為此時的祝煊,皮膚表麵開始有著如蚯蚓般的東西在鑽動著,這令得他看上去更為的可怖,而且他那漆黑的眼瞳,也開始投向了三人。

下一瞬,他直接是化為一道黑光對著最近的鹿鳴撲了過去。

黑光中有腥風湧動。

不過好在鹿鳴早就有所戒備,身軀表麵有雷霆相力閃爍,而後她那纖細的身影就出現了十數米外,避開了祝煊的攻擊。

“這位學長,可不要怪我下手重了啊!”

孫大聖一聲怒吼,體內相力爆發,在其身後隱隱間形成了嘶吼的猿猴光影,而他手中的鐵棍也是裹挾著異常狂暴的力量,撕裂空氣,狠狠的對著祝煊腦袋怒砸了下去。

祝煊抬起了漆黑的手掌,他的指甲都是在此時變得尖銳暗沉了下來,然後硬生生的一拳與孫大聖的棍影相撞。

轟!

低沉聲響起,祝煊身影紋絲不動,而孫大聖卻是雙臂劇烈震動,身影急急的被震退了十數步,雙掌發麻,當即色變道:“他的肉身變強了好多。”

顯然,在被汙染後,祝煊的實力有所增強。

祝煊擊退孫大聖,漆黑的眼瞳鎖定後者,揮舞著尖銳的指甲,對著其撲殺而去。

咻!

鹿鳴也是在此時出手了,隻見得她倩影掠過,彷彿是化為了三道幻影,而後雷光閃爍,三道雷光劍影劃破空氣,帶著轟鳴聲,極為刁鑽的刺向祝煊周身要害。

嗤!

然而如此淩厲的攻勢,落在祝煊的身上,僅僅隻是穿透皮膜,那裡流出來的血跡,都是帶著點點黑斑。

孫大聖也是怒吼著再度撲上。

“猿王三棍,搬山棍!”

兩人火力全開,對著祝煊發動了極為迅猛而狂暴的攻勢,他們雖然現在隻是化相段第三變,比起祝煊要弱上一級,可兩人都不是尋常人物,越級而戰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所以兩人聯手,即便祝煊是處於被汙染的狀態,此時也被兩人的攻勢所纏住。

李洛並冇有參與進去,他的目光不斷的掃視四周,因為相比於被汙染的祝煊,先前那隻擁有著迷惑人心的惑心異類,危險程度無疑會更高。

祝煊這裡,難以突破鹿鳴與孫大聖的聯手,他相信那隻異類必然會再次出現。

而李洛的猜測並冇有出錯,隨著祝煊那邊被鹿鳴二人封鎖,那隻異類很快就開始出現了蹤影。

它出現在了人群中,手持著那糖葫蘆杆子,漆黑陰冷的眼瞳,注視著李洛。

然後,它拔下了一串“糖葫蘆”,猛的一抖。

上麵的“糖葫蘆”飛射而出,而這一次,這些“糖葫蘆”竟然是射向了這條街道上那些來來往往的行人,這些行人原本是在自顧自的於大街上行走,至於李洛他們的戰鬥,即便有時候他們被波及到了,也是毫不理會。

那一幕彷彿李洛一行人於他們的認知中並不存在一般。

可這種情況,隨著那些“糖葫蘆”射出來後,頓時出現了變化。

李洛清晰的感覺到那些行人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些飛射而來的“糖葫蘆”,眼中迸射出了一種火熱的垂涎與渴望。

下一刻,有人抓住了“糖葫蘆”,一把塞進嘴中。

隨著“糖葫蘆”被吃下,隻見得那些行人的身軀上,開始有著濃烈的惡念之氣升騰起來,他們的麵龐漸漸的變得詭異扭曲,身體發出了哢嚓哢嚓的聲響,漆黑陰毒的目光,直接鎖定了李洛。

然後,一道道人影尖嘯著衝出來,直撲李洛。

李洛麵色冰冷,手持玄象刀,體內兩座相宮在此時震動起來,雙相之力爆發。

刀光劃過,似是化為連綿水幕傾灑而出,地麵都是在此時變得潮濕起來。

而後李洛腳掌一跺,土相之力散發而出,頓時周圍的地方出現了一道道的泥坑,那些撲來的汙染者一腳踩進去,然後就被泥坑吸扯住,雙腿都是迅速的陷了進去。

李洛麵無表情,玄象刀揮出,波光粼粼的刀光橫掃,將這些汙染者攔腰斬斷。

然而即便身軀被斬斷,這些汙染者彷彿依舊還存活著一般,劇烈的掙紮著,片刻後,方纔漸漸的倒塌下去,化為黑氣消散。

不過李洛雖然斬得快,可那異類製造汙染者的速度更快,一顆顆“眼球糖葫蘆”不斷的飛出去,將街道上的行人迅速的轉化為汙染者,源源不斷的對著李洛衝殺而去。

這種人海攻勢,讓得李洛眉頭也是皺了起來,眼前的惑心異類正麵戰鬥力或許不強,可這般手段,實在是麻煩,這樣持續下去,如果他不找機會破局,說不得還真是會被其耗儘相力。

而鹿鳴,孫大聖那邊,也冇辦法給他援助,他們能夠拖住祝煊,已經是極限了。

“擒賊先擒王,那“惑心異類”纔是源頭,隻有將它斬殺了,才能夠化解眼下的局麵,不然越是拖下去越是不利。”李洛心中念頭急轉,當即在應對著“汙染者”的衝殺時,目光也不斷的掃視四周,開始找機會鎖定那“惑心異類”。

而李洛的等待並未持續多久,他就再次見到了“惑心異類”那如幽靈般的身影出現在了街道的人群中。

這一瞬,李洛知道,機會來了。

轟!

他的體內,雷霆轟鳴聲陡然響徹。

雷鳴音波於體內閃電般的擴散,他的肉身在此時得到了極強的增幅。

李洛一步踏出,腳下石板直接爆碎龜裂,有衝擊波爆發開來,將附近的汙染者都是生生的震飛,下一瞬,他的身影彷彿是化為一道閃電暴射而出。

數步之下,便是出現在了那“惑心異類”之前。

李洛眼中殺機湧動,手中玄象刀劃起刀光,而後身影與那“惑心異類”交錯而過。

一道光滑如鏡的裂痕出現在了街道上。

同時留下的,還有著那“惑心異類”自額頭上劃下來的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