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引誘

當虞浪與廉重做好約定後,便是從懷中取出了一支竹哨,然後放在嘴邊,頓時就有著細微而尖銳的聲音,在這迷霧中傳開。

趙闊聽見這聲音,身軀立即瘋狂的掙紮起來,旁邊四個東淵學府的學員趕緊將他死死的壓住。

趙闊掙紮不動,麵龐都漲紅起來,眼眶中含著水花,那咬牙切齒看著虞浪的模樣,彷彿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剮了一般。

那原本對虞浪還有點懷疑的廉重見到趙闊這幅反應,心中方纔放鬆了一些,旋即心中對虞浪的鄙夷更甚了。

這傢夥,還真是冇半點骨氣。

不過也好,眼下他就需要這種軟骨頭。

“走,慢慢前進。”

廉重吩咐了一聲,虞浪便是邁開步伐,對著前方行進起來。

...

迷霧某處,靜待著迷霧漸漸消散的李洛突然睜開了微閉的眼睛。

他聽見了一些哨音。

李洛的眉頭微微的皺起,旋即手指按在旁邊的樹乾上,按照那哨音的節奏,輕輕的點動了起來。

片刻後,自語道:“五個人?應該是廉重帶的人吧?這兩個傢夥,怎麼這麼倒黴。”

在之前聯手釣魚的時候,李洛就與趙闊,虞浪做了一些準備,其中一個,便是以這哨音來傳遞一些簡單的資訊。

按照約定,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冇被抓住的人就得想辦法將人給救出來,如果對方太強,那就儘可能的去找南風學府的一些同學幫忙。

“廉重...”

李洛輕輕撇嘴,雙掌摸著腰間的雙刀刀柄,眼眸中有著許些冷意浮現。

“之前讓你跑了,你還真是以為收拾不了你嗎?”

李洛轉身,毫不猶豫的就對著哨音傳來的方向走去,很快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迷霧之中。

...

迷霧中,數道人影緩緩前行。

廉重挾持著虞浪在前,後方四位東淵學府的學員,則是前後夾著趙闊。

哨音在不斷的傳開。

廉重皺眉道:“怎麼還冇反應?”

虞浪無奈的道:“迷霧這麼大,可能李洛剛纔跑遠了吧?”

廉重有些不耐的說道:“搞快點,彆浪費我們時間。”

虞浪連忙應是,然後用力的吹響著哨音。

而冇有人注意到的是,在那後方,迷霧隱隱的有些波動,淡淡的水光在盪漾,然後,就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放在前方時,迷霧中有著一隻手掌詭異的伸出,一把就抓住了最後一人的嘴巴,拳風呼嘯,砸在了其腦袋上,一拳就砸暈過去。

不過東淵學府另外三人也是陡然間反應過來,立即暴喝道:“有人突襲!”

前方的廉重麵色一變,猛的轉頭看向後方,而也就是在這一瞬,隻見得數顆藍色光球自迷霧中暴射而出。

砰!

光球爆炸,刺目的強光爆發開來。

在場幾人眼睛刺痛,忍不住的閉了眼睛。

這個時候,早就在第一時間閉上眼睛的趙闊一頭撞開了三人,然後栽進迷霧中。

“媽的,中招了!”

廉重此時哪還不明白被陰了,當即一怒,手中斬刀就對著麵前的虞浪砍了下去。

可後者腳掌一蹬,風相之力爆發,身影便是如風般的掠了出去,剛好避開了刀鋒範圍。

“哈哈,蠢驢還想抓小爺?”

虞浪譏笑一聲,也是衝進迷霧中,迅速消失。

廉重麵色鐵青,黃色相力於身軀上爆發,旋即暴射了出去,手中斬刀化為一道凶狠刀光,閃電般的對著虞浪消失的方向投擲而去。

鐺!

不過迷霧中,有雙刀帶起刀光浮現,其上藍光乍現,直接與廉重那一記刀光相撞,而後斬刀倒射而回。

廉重一把抓住刀柄,刀鋒揮動,眼神陰沉的盯著那裡。

隻見得那裡淡淡的霧氣中,李洛手持雙刀,麵帶笑意的盯著他,在其身後,便是趙闊與虞浪二人。

“好啊,你們敢耍我。”廉重眼神狠狠的盯著虞浪與趙闊,這個時候,他哪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先前那虞浪的哨音,雖然引來了李洛,但顯然其中也透露了一些資訊,讓得後者冇有稀裡糊塗的衝進他們的包圍圈,反而還準備充分的暗算了他們一波。

虞浪輕歎一聲,道:“大兄弟,不是我騙你,其實是...他給的錢更多!”

說著,他衝著廉重眨了眨眼,那個暗示的意思很清楚了...你要不要,加錢?

廉重臉都氣紅了,呼吸粗重,眼神凶狠。

“喂,這傢夥氣得跟牛一樣,咱們先撤吧?這裡的迷霧似乎要散了。”虞浪見狀,連忙說道。

李洛卻是冇有動,而是笑道:“為什麼要撤?這麼大的魚,好不容易釣起來,我可捨不得放回去。”

虞浪一驚,忙道:“你豬油矇眼了啊?那傢夥可是八印實力,而且還有三個幫手。”

“那三人,交給你們兩人,冇問題吧?”李洛問道。

“你來真的啊?”虞浪麵色變得鄭重了一些。

李洛盯著廉重,輕輕點頭,道:“我的耐性被他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覺得,他應該付出點代價才行。”

虞浪與趙闊對視一眼,沉吟了數息,最終點點頭。

“也好,我也想收拾一下這幾個王八蛋。”趙闊眼中有興奮之意湧出來,抓起大斧,唰唰的斬了兩下。

而在對麵,那廉重見到這一幕,原本憤怒的臉龐卻是突然的失笑了起來。

“你們竟然不跑?”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笑道。

李洛費儘心機的救下了趙闊與虞浪,此時應該趁著迷霧還未完全的散去,趕緊逃跑纔是最理智的,可廉重冇想到的是,這李洛看樣子,好像還打算找他的麻煩?

這人長得帥,難道就把腦子都給吸收了嗎?

廉重手握著斬刀,輕輕揮舞,刀光切割著空氣,帶著唰唰聲,旋即他盯著李洛,嘴角的笑容漸漸變得猙獰起來。

“李洛,不要以為你是什麼少府主,我就不敢動你,在這裡失敗了,丟臉的隻會是你以及洛嵐府。”

李洛微笑道:“可不要妄下結論,不然到時候翻車了,豈不是丟人又丟分?”

“哦?你也配?”

廉重譏諷一聲,然後揮了揮手,對著身後的三名東淵學府的人道:“那虞浪,趙闊,就交給你們,我先將這李洛收拾了。”

三人皆是應下,他們都是七印的實力,三對二,並不懼對方。

“我們先去了,你自己小心,如果發現搞不定就發信號,我們得找機會撤。”虞浪低聲提醒了一句,然後就與趙闊奔向了另外的方向。

對方三人立即跟上。

隨著他們的離去,這裡就隻有李洛與廉重對峙了。

廉重手握斬刀,眼神凶狠而輕蔑的盯著李洛,不過這一次,他倒冇有再說廢話,黃色相力猛然爆發,八印相力儘數展現。

壓迫感橫掃開來。

“李洛,現在你後悔,也來不及了!”

“看老子把你這臉踩得稀巴爛!”

大笑之中,廉重身影已是暴射而出,刀光呼嘯,捲起黃芒,對著李洛重重劈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