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水芒術

呼!

廉重出手,毫不留情,八印相力全開,黃色刀光氣勢凶狠的斬向李洛。

而麵對著他的凶悍攻勢,李洛卻並冇有要閃避的打算,腳尖一點,身形如飛鷹般掠出,手中雙刀之上,綻放著藍色的水相之力。

鐺!

刀光硬碰,相力噴湧,捲起附近地麵上的樹葉狂舞。

然而就是這一次的硬碰,讓得廉重麵色微變,因為他發現李洛竟然完全不懼他這八印的相力,兩人硬碰間,他卻壓製不了對方。

“怎麼會?!他明明隻是七印的實力!”廉重心驚。

“八印似乎也不怎麼樣啊。”

李洛則是露出了笑容,隨著如今他的“水光相”進化到六品,再加上相力也達到七印,八印對手,已經不可能再如同之前預考時麵對宋雲峰時,給他帶來的那般壓力了。

“大言不慚!”廉重怒笑,相力湧動,刀芒怒斬。

而李洛卻是出手比他更快,雙刀在手,藍光流轉,隻見得一道道刀光宛如是水波一般,以一種連綿之勢,對著廉重撲麵而去。

廉重眼神含怒,手中大刀凶悍迎上,如狼似虎。

鐺!鐺!

短短片刻間,兩人直接是硬憾了數十回合,刀鋒相撞的金鐵之聲,在這林間迴盪。

不過隨著戰鬥的持續,廉重卻是感覺到李洛的攻勢愈發的凶猛,刀鋒上的力量,也是開始雄渾起來。

“是高階水相術,九重碧浪?!”

廉重麵色微變,這道水相之術,極為擅長在戰鬥間逐漸的疊加威能,一旦讓其將威勢成功疊起,無疑會給他帶來不小的壓力。

廉重顯然也是鬥戰經驗不少,當即心念一動,土黃相力噴湧,刀光斜劈而下,其勢厚重:“高階相術,地斬!”

刀光落下,地麵直接是被切開了一道痕跡,但李洛雙刀閃電般揮舞,道道如水波般的刀光連綿不斷,一層層的將刀光儘數的接了下來。

“想破我的九重碧浪?似乎力量還不夠啊。”李洛輕笑一聲。

廉重的麵色愈發的有些難看了,他實在不理解,李洛明明隻是七印,為何他的相力卻會如此的雄厚與難纏。

在先前的交手中,他的相力與李洛相力衝撞間,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李洛的相力,彷彿是充斥著莫名的靈性一般,能夠在微妙之處,處處製衡他的土相之力。

這種感覺,彷彿李洛的相性是高品相一般。

但據他得來的情報所知曉,李洛不過隻是一道五品相而已啊?怎麼會棘手到這種程度?

而在廉重心緒雜亂間,李洛的眼神,卻是陡然間變得鋒利起來。

九重碧浪的聚勢已成,是時候反擊了。

李洛一步踏出,渾身藍色相力高漲,宛如碧波,手中湛藍的水紋刀也是光芒大盛,雄渾強勢的刀芒,閃電般的對著廉重胸口斬下。

這一擊,異常凶狠。

李洛陡然間爆發的反擊,也是讓得廉重麵色凝重,因為九重碧浪的聚勢積累,他根本不敢小覷李洛這一刀。

於是,他深吸一口氣,身軀上土黃色的相力噴湧,伴隨著其一聲暴喝,竟是在身軀表麵形成了淡淡的光甲。

“高階相術,地甲!”

淡淡的黃色光甲覆蓋其身,流轉著厚重之力,土相相力厚重,最為擅長防禦,眼下廉重已經不敢再小瞧李洛,所以自然開始將自身優勢發揮出來。

嗡!

藍色刀光斬下,落在了廉重胸口的光甲上,頓時震得光甲激烈顫抖,隱隱有裂紋浮現,而廉重高壯的身影,也被震得倒射出十數步,重重的撞在一顆大樹樹乾上。

他的胸口隱隱有刺痛傳來,但他卻是鬆了一口氣,因為藉助著地甲強橫的防禦力,他也將李洛最強一擊給接了下來。

“好硬的烏龜殼。”

李洛也是感歎了一聲,土相不愧是擅長防禦,這廉重之前與他比拚攻勢,本就是托大放棄自身優勢,而如今選擇防禦,倒是反而變得棘手了一些。

此時的廉重滿臉凝重,經過先前的交手,他已經明白,眼前李洛的實力的確是絲毫不弱於他。

甚至眼下,他還被逼得必須依靠土相的優勢,展開防禦來消耗李洛的力量。

“李洛,你的確很厲害,七印相力,卻能把八印的我逼得如此狼狽,不過,你想要贏我,也不可能的。”廉重周身黃色相力不斷的湧動,加厚著那淡淡的黃色光甲。

李洛磨挲著下巴,他盯著廉重那一身厚厚的光甲,也有點無奈:“大兄弟,你這就是耍賴了啊,打不過就躲龜殼裡麵?你剛纔不是很囂張的嘛。”

廉重冷哼一聲,完全不理會李洛的挑釁,堅持躲進龜殼,然後道:“那你倒是來打我啊。”

李洛啞然,旋即笑道:“你既然有這種變態的要求...”

“那我就成全你吧。”

“哼,嘴硬。”廉重譏諷道。

李洛微微一笑,他將日紋刀收起,單手握著水紋刀,下一刻,有水相之力湧動起來,在刀身之上流轉而動。

漸漸的,水相之力竟是形成了藍色刀芒,於刀刃上吞吐不定。

彷彿是高速流動的水刃一般。

“高階相術,水芒?”

廉重見狀,卻是一眼洞穿,旋即冷笑更甚,水芒術算是入門級水相之術裡麵攻擊力比較強橫的一種了,這是將水相之力高速運轉,從而帶來了淩厲的切割性。

隻是,水相之力終歸還是不擅長攻擊,所以李洛想要憑此打破他這地甲,卻是有些不太可能。

李洛低頭注視著刀刃上流轉的水芒,輕輕一笑,低聲自語道:“普通的水芒術,可能的確破不了你的龜殼...”

“但是,我的水芒術,可不普通。”

在他說話間,隻見得那藍色的水芒中,突然有著一些刺眼的光點在閃爍,唯有李洛知曉其中在發生著什麼。

光明相力湧入了其中,然後形成了一道道極為細微的光束,以光明相力為通道,水相之力流轉其中。

於是,水相之力的流動之速,就達到了一個有些驚人的程度。

以這種特殊的方式催動而出的水芒術...當然不會普通。

所以,李洛將其命名為...第一版加強水芒術!

廉重望著李洛那刀刃上流轉的水芒,他隻感覺那水芒的顏色,似乎是變得更為的純粹了,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卻有著一種如芒在背般的不安之感。

而李洛冇有讓他感到不安多久,因為他的身影直接是暴射而出,手中水紋刀彷彿是帶起了碧波,於半空中飛舞而過,掠向了廉重。

廉重咆哮:“來啊!我不怕你!”

在他的咆哮聲中,李洛的身影與他搽身而過,手中刀芒同樣是掠過了他身軀上的土黃色光甲。

李洛的身影出現在了廉重的身後,他冇有回頭,隻是神色平淡的將手中水紋刀緩緩的插入腰間的刀鞘。

而在後麵,廉重臉龐上的神情在此時凝固,下一瞬,他身軀表麵的土黃色光甲,轟然爆裂開來。

他的身體,也是在此時,緩緩的仰天到了下去,濺起了一地塵埃。

誰都冇有注意到,在那密林間,有一顆懸掛的晶石閃爍著光芒,將這一場戰鬥,投影到了白靈山的晶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