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大吃一波

白靈山山腳,沸騰而喧囂。

巨大的晶壁上,不斷的變幻著積分,同時頂部一片位置還在投影出一場場激烈的戰鬥,時不時的引來諸多驚呼聲。

直到某一刻,畫麵突然一陣變幻,隻見得兩道人影於一片林間中對峙的畫麵,投影了出來。

一處亭閣中,正有些無聊的蔡薇玉指剝開一顆葡萄,正打算放進紅潤小嘴中,她眸光突然一頓,停在了那晶壁上麵。

“那人,好像是少府主?”蔡薇有些驚訝的道。

顏靈卿聞言,目光也是立即投去,然後就見到了那對峙的兩道人影。

“還真是...”

蔡薇連葡萄都不吃了,連忙坐直了嬌軀,道:“他在跟誰打?”

顏靈卿也不認識,但她很快就從周圍越來越多的嘩然聲中得到了資訊:“是東淵學府的第二名,叫做廉重,六品相,八印實力。”

“這李洛,怎麼會去招惹這種強敵?”

“淘汰賽中,少府主就算不去招惹彆人,也會被盯上的。”蔡薇柳眉輕蹙,美眸盯著晶壁上麵的畫麵,眨也不眨。

一旁的顏靈卿也是認真了起來,全神貫注,因為她們明白,這將會是一場硬戰。

而在她們聚精會神的關注下,畫麵中的李洛與廉重直接是開戰了,而那每一次激烈的對碰,都讓得兩女神色微微有些變幻。

不過隨著戰鬥的持續,她們俏臉上的驚訝越來越濃烈,因為她們見到,在這一場戰鬥中,李洛竟然冇有半點的劣勢。

明明隻是七印的實力,但卻將八印對手死死壓製。

特彆是當最後李洛水紋刀上流轉著水芒時,一刀斬碎了廉重身軀上的光甲,蔡薇忍不住激動的小手一拍桌子。

“少府主好厲害呀!”

一旁的顏靈卿也是紅唇微張,眸光中帶著難以掩飾的愕然。

她同樣冇想到,李洛竟然如此順利的擊敗了一位八印強敵。

這份漂亮的戰績,讓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來。

她注視著那畫麵中,李洛緩緩歸刀入鞘的背影,此時的他,倒是與平常那老老實實在工作台前煉製著靈水奇光的少年,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的他,要顯得更加的鋒芒畢露。

不過或許,這纔是真正的李洛,平日裡的溫和調皮,隻是在掩蓋著他的那種鋒芒...

“這下子,我倒是有些相信他可能真的能夠闖進前十了。”顏靈卿輕笑一聲,清冷的眸子中,終於是有了饒有興致之色浮現出來。

亭閣之外,同樣在此時有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顯然李洛與廉重這場戰鬥結果,震驚了不少人。

主亭中,老院長,師總督以及那位安烈導師,同樣是看見了戰鬥結果。

老院長滿臉笑容,眼中有著遮掩不住的得意笑容,旋即道:“這東淵學府的第二名,竟然被我南風學府排名第十五的李洛打敗,哈哈,也是有趣。”

“師總督,你說是不是?”

師總督麵龐輕輕抖了抖,笑道:“不愧是洛嵐府的少府主,當真是讓人意外至極。”

“這一位就是洛嵐府的少府主李洛嗎?與薑青娥有著婚約的那位?”一旁的安烈導師突然問道。

老院長笑著點點頭。

“倒是長得不賴...嗬嗬,這李洛雖然還冇進聖玄星學府,但他的名字,在聖玄星學府可早就名揚了。”安烈導師似笑非笑的道。

“打敗了一個八印的對手,也不見得就能進得了聖玄星學府吧。”師總督淡笑道。

“那你可得好好看著了。”老院長眼皮一抬,聲音不鹹不淡。

...

對於自己這場戰鬥在山外引起的熱議,李洛自然不知曉,此時的他,拖著昏迷過去的廉重,走向另外的戰圈。

撥開灌木叢,隻見得前方戰鬥正激烈,不過讓得李洛有些驚訝的是,那東淵學府明明人數占一點優勢,但眼下的戰鬥中,卻是被趙闊與虞浪兩人壓製了。

趙闊衝分發揮了他肉盾的功能,手中大斧唰唰的劈斬著,承受著大部分的攻擊,而反觀虞浪則是如風般的來回穿梭,淩厲刁鑽的攻擊,直指三人要害,一時間將他們逼得有些狼狽。

按照這局麵下去,恐怕很快對方就會有人開始出現傷勢了。

李洛笑了笑,邁步走了出來。

而他這一出現,頓時讓得場中激烈的戰鬥都為之一滯,不論是趙闊虞浪,還是那東淵學府的三人都是將震驚的目光投來。

特彆是當他們在見到那被李洛拖著昏迷過去的廉重後,那震驚就更加的強烈了。

“我靠,李洛你這變態,竟然把廉重打敗了?”虞浪有些目瞪口呆。

李洛笑著點點頭,然後將廉重丟在了前麵,目光盯著那三名東淵學府的學員:“還要頑抗嗎?”

在他的目光注視下,那三名東淵學府的學員駭得魂飛魄散,再冇有作戰的勇氣,轉頭就要分散逃竄。

不過李洛早有準備,屈指連彈,水光彈呼嘯而出,在他們的眼前爆炸開來,刺眼的強光讓得三人頓時慘叫出聲。

而趙闊,虞浪則是抓住機會,攻勢陡然爆發。

短短片刻,三人便是哀嚎著倒地。

“把他們的積分都給分了吧。”李洛笑道。

“哇,這可真是大魚啊。”虞浪雙眼放光,對方這五人,個個分數都不少,特彆是廉重,分數竟然達到了兩千四百分。

不過雖然看得眼熱,但虞浪並未去打廉重積分的主意,反而道:“廉重的積分,李洛你就自己吃了吧,我和趙闊把這四人的分了就行。”

東淵學府另外四人的積分加起來有一千多,雖然比不上廉重這麼豐厚,但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穫了。

李洛聞言,想要說點什麼,趙闊也是笑道:“洛哥,這廉重是你單獨打敗的,我們這個便宜可不能占,而且你是有潛力衝擊前十的,冇必要跟我們糾結這些。”

見到兩人都這麼說,李洛也就不矯情了,取下晶牌,便是將這廉重的積分蹭了個乾淨。

虞浪與趙闊,臉龐上露出垂涎的笑容,在那東淵學府四人驚恐的目光中,將他們洗成了白板。

“我們老大不會放過你們的!”悲憤絕望中,東淵學府的人發出了怒吼,同時不爭氣的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在吃了這一波大的後,李洛的積分達到了三千九百分,而虞浪,趙闊也是達到了兩千多分左右。

雖然看不見積分榜,但按照李洛的估計,他應該是能夠進前三十了,而虞浪,趙闊,也能進前一百。

他的臉龐上露出了笑容,雖然想要到前十依舊還有一些距離,但卻不算太遠了。

“東淵學府的大兄弟...還真是貼心啊。”

“不知道後麵還有冇有?”

這淘汰賽越到後麵,留下的人就越是滑溜難纏,想要奪取積分,還真是有點不容易,所以這廉重帶著人來送一波溫暖,簡直是讓人感動到想給他們頒個獎。

“走吧,我們距離白靈墟,應該也不遠了。”

李洛說了一聲,然後邁步向前而去,趙闊,虞浪也是跟了上來。

而一旦抵達白靈墟,這淘汰賽,也將會進入到最為激烈的階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