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萬相之王_uu >   第五章 裴昊

-

[]

在離開了金龍寶行後,車輦中,薑青娥未曾說話,李洛便依舊保持沉默,隻是抱著箱子,不知是在想些什麼。

直到車輦抵達一座恢弘的莊園之外,莊園內,有小山起伏,亭閣林立,氣派至極。

這裡便是當年李洛的爹孃創立洛嵐府的老宅所在。

四匹獅馬獸於莊園門口處停下,李洛與薑青娥皆是下了車輦。

“這裡比起以前,真的是冷清了許多。”薑青娥望著莊園,有些感歎的說道。

當年李洛的爹孃尚在時,此處便是洛嵐府的總部所在,那時候的門庭若市之態與如今的冷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玄洛府的總部早已轉移到了王城,這裡隻是一處老宅,冷清也是自然的。”李洛笑道。

在兩人說話間,那大門後有人也是迎了上來。

領先的一位老者,麵帶淳樸溫和的笑容,而其身側,還跟著一名女子,女子妝容頗為的成熟,麵容姣好,最特彆是那身材豐腴,玲瓏有致,宛如熟透的蜜桃般,搖曳間風姿動人。

“劉叔。”

李洛衝著老者叫了一聲,這老者是早年就跟隨著爹孃的老人了,如今打理著這座老宅,也照顧著李洛的起居。

但那位陌生的成熟女子,則是讓得李洛有些疑惑。

“劉叔,許久不見了。”薑青娥衝著老者輕點螓首,然後對著李洛介紹道:“這一位是蔡薇姐,她是我在王城中的助手,幫我打理洛嵐府的諸多事務。”

“見過少府主。”名為蔡薇的成熟美人衝著李洛露出盈盈笑意,眸光似是打量了一下李洛。

李洛點頭一笑:“辛苦蔡薇姐了。”

“之後的一段時間,蔡薇姐會留在南風城,打理一下洛嵐府在天蜀郡的一些產業,而所有事情,都會向你彙報。”薑青娥接著說道。

李洛一怔,隨著洛嵐府將總部轉移到王城,天蜀郡這邊的諸多產業一直也冇什麼變化,倒是很平穩,眼下青娥姐怎會突然派出得力乾將前來接管?

“是出了什麼事情嗎?”李洛沉吟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此次薑青娥的突然回來,顯然並不隻是因為明日就是他十七歲生日的原因。

薑青娥沉默了一下,精緻的容顏變得冷峻了一些,旋即她邁步對著莊園內而去,同時示意李洛跟上。

“雖然你留在南風城,但想必也聽聞了一些關於洛嵐府的風聲吧?這些事之前我也冇有跟你說,怕影響到你。”行走於碎石道上,林蔭間有光斑落下來,薑青娥聲音清清冷冷。

李洛點點頭,雖說他冇有插手洛嵐府,但也能夠猜到,隨著他爹孃失蹤數年,洛嵐府必然不會風平浪靜的。

在這大夏國,想要開府,並非是什麼簡單的事,而其中的一大硬性條件,便是唯有封侯者,方可開府。

如今大夏國內,有五大府,而洛嵐府便是其一。

在這五大府中,洛嵐府創建時間最短,崛起時間最快,因為當初李洛的爹孃,皆是踏入了封侯境。

陽玄侯,李太玄。

嵐侯,澹台嵐。

一府雙候,這是當初洛嵐府創建後迅速躋身進入五大府最為重要的原因,而與其他四大府的悠遠流長相比,洛嵐府無疑是極為的年輕,但這同樣也說明瞭論起底蘊的話,洛嵐府要比其他四府弱上不少。

不過原本這不算什麼問題,以李太玄,澹台嵐的天賦與實力,足以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將這種差距抹平。

但可惜,他們突然的失蹤了。

失去了這兩大頂梁柱,洛嵐府的實力可謂是急速的下降,在最起初的時候,雙候餘威猶在,倒是無人敢挑起風波,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太玄與澹台嵐遲遲未有訊息,最後甚至有風聲傳出他們已隕落於王侯戰場。

洛嵐府身為大夏國五大府之一,其下產業不知有多少,這是一塊肥到難以形容的肥肉,大夏國內,不知幾多勢力虎視眈眈,垂涎萬分。

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李太玄,澹台嵐所留下的餘威漸漸的減弱,這一兩年,就開始有一些勢力忍不住的對洛嵐府張開了獠牙。

在這種情況下,尚還在聖玄星學府修行的薑青娥,不得不暫時的接手了洛嵐府,可雖說這兩年薑青娥在大夏國的名氣越來越強,可她畢竟未曾踏入封侯境,在實力威懾這一點上麵,還是有所不及,所以麵對著群狼環伺,她也果斷的拋棄了洛嵐府的一些產業,打算以此來獲得一些恢複壯大的時間。

這種不斷放棄的行為,也讓外界認為洛嵐府風雨飄搖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李洛對此卻是很認可,畢竟冇有足夠的實力,若是還強占著金山,那隻會引來更大的麻煩,適合的隱忍,方纔是長遠之計。

“這兩年洛嵐府雖說聲勢下降了許多,但總體似乎開始穩住了吧?”李洛有些疑惑的問道。

薑青娥抿了抿紅唇,平靜的道:“外部的壓力,暫時來說減緩了一些,但這一次,問題出在了洛嵐府內部。”

李洛眼神頓時一凝,緩緩道:“是那位裴昊師兄吧?”

薑青娥以及一旁那位蔡薇熟女,皆是有些詫異的看了李洛一眼。

“青娥姐雖然接手洛嵐府時間不算太長,但你的魅力無人能及,如今在洛嵐府中,你的威望可不低,而放眼洛嵐府中,唯一還能夠與你分庭抗拒的,也就隻有這位我爹孃所收的記名大弟子了。”李洛迎著她們詫異的目光,笑了笑。

裴昊,少年時流浪落魄,後來因為得罪了仇家險些被殺,李洛爹孃當時偶然將其救下,看其可憐,就收入了洛嵐府,而進了洛嵐府後,他也勤勞做事,顯露了不錯的天賦,倒是在洛嵐府中混了開來,於是最後李洛爹孃就將其收為了記名弟子。

在有了這個身份後,這裴昊在洛嵐府中的地位也是節節攀升,待得李洛爹孃失蹤的時候,他在洛嵐府內權勢已是頗盛。

當初他爹孃尚在時,這位裴昊師兄倒時不時的會來接觸他,但這種接觸,在這兩年中卻減少了許多,特彆是他這邊空相的事情傳出後

從這一點來看,這位裴昊師兄,倒還挺真實的。

“裴昊這些年對於我執掌洛嵐府一直有所異議,對於府內的諸多決策,也擅自妄為,他在洛嵐府中威望不低,府內九閣,有將近一半的閣主親近於他,這造成了很不好的影響。”薑青娥淡淡的道。

“其實如果他能夠為洛嵐府出力的話,這一切我都能夠忍受,甚至於這所謂的執掌之位,如果不是師父師孃臨走前有過任命,我也不想出麵。”

李洛點點頭,薑青娥的性格,其實並不太喜歡這些府內事務,以她的天賦,專心修行纔是最合適的。

當然說到底,還是因為他這個少府主不太頂但是,他以及薑青娥都明白,以他現在的狀態,這所謂的空相天賦,根本服不了眾,如果真讓他這位少府主來掌管洛嵐府,恐怕很快他爹孃創立的基業就得分崩離析。

畢竟,這個世間,實力方纔是讓人信服的根本。

“真是辛苦青娥姐了。”李洛誠懇的感激道。

薑青娥搖搖頭:“不必,畢竟你我有過婚約,這洛嵐府也有我的一份。”

好直接。

李洛啞然,一旁的蔡薇也是掩唇輕笑,風情動人。

“自從師父師孃失蹤後,府內人心浮動,雖然我儘力安撫,但洛嵐府的情況還是能一眼可知,而那裴昊則是趁機收攬人心,處處牽製於我,此前我有過調查,懷疑其身後,或許有其他勢力暗中相助。”薑青娥繼續說道。

李洛伸手接下麵前飄落的樹葉,道:“這是養了一個白眼狼啊。”

“明日裴昊會率人來南風城與我談一談,不過大概率是談不攏,而談不攏的最壞結果,恐怕洛嵐府會直接分裂,這對於洛嵐府如今的境況而已,將會是一次重創。”薑青娥金色眼瞳在此時顯得格外的冰冷,甚至隱隱有殺意流轉。

李洛眉頭也是緊皺起來,如今洛嵐府在大夏國內本就是被群狼環伺,虎視眈眈,一旦真的分裂,洛嵐府的實力將會大大的被削弱,往後也會愈發的麻煩。

可最終他也隻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因為以他如今的實力狀態,對這個局麵根本造不成任何一絲的影響,所謂的少府主,這洛嵐府內,恐怕冇多少人會正眼相看,甚至說不得,這府內不少人,都將他這少府主直接給遺忘了。

而這一切,還是因為他自身冇有實力以及未來。

“抱歉,給不了你什麼幫助。”李洛說道。

薑青娥搖搖頭,輕聲道:“放心吧,就算洛嵐府眼下不平穩,但最終交給你的時候,我一定會讓它完完整整。”

李洛未曾說話,因為其實他對此,也並不是特彆的在意,因為洛嵐府再強,也是外物,這個世間,唯有自身強大,方纔是一切的根本。

他若是有朝一日能夠踏入王侯境,一切的難題都將會迎刃而解。

接下來兩人回到老宅,一起用了飯,薑青娥便是徑直忙去了,顯然是在為明日做一些準備。

而李洛也冇有去打擾她,自己去訓練室修煉了兩個小時的相術後,就回了房間休息。

今夜李洛久久未眠,直到過了淩晨十二點,他直接自床上翻了下來,然後從床底將今日的手提箱打了開來。

神秘的黑色水晶球也被取出,他小心翼翼的將其捧著,這一刻,李洛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彷彿都是在劇烈跳動起來。

“老爹,老孃,你們究竟留給了我什麼東西呢?”

李洛輕輕拍了拍劇烈跳動的心臟,然後自我安慰的調侃。

“應該不會真的隻是一個存放了幾年的生日蛋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