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老套的英雄救美出現了

亂石廢墟中。

師箜渾身都是在冒著震怒的煞氣,眼神陰沉得嚇人,眼見著呂清兒就要被他淘汰,最大的攔路石將被清除,結果突然冒出一個李洛來,還將人給救走了!

這種功虧一簣的結果,即便是師箜頗有城府,可依舊是險些氣炸,當下恨不得將李洛碎屍萬段。

師箜目光掃視,想要感應李洛的行跡,但卻毫無結果,李洛帶著呂清兒彷彿是直接隱身了一般,讓人無從察覺。

搜尋了片刻,師箜知道這樣不是辦法,於是深吸一口氣,壓下情緒,回身來到了被冰凍的項梁三人身旁,然後運轉相力,將三人都是被冰凍中給救了出來。

三人破冰,麵龐都是一片紫青,渾身瑟瑟發抖,顯然是被凍得不輕。

過了好半晌,三人方纔漸漸恢複了一些。

師箜見狀,道:“呂清兒被李洛救走了,我們的任務還冇完全完成。”

“眼下當務之急,是將他們給找出來,呂清兒先前被我打傷,必然需要一些時間恢複傷勢,而且她的“冰玉手”力量耗儘,短時間內無法催動,所以隻要將她找到,淘汰她將會很容易。”

項梁三人聞言,也是點點頭。

他們付出了這麼大的努力,當然不希望做了無用之功。

“光靠我們幾人,人手怕是不夠,這裡地形太過的複雜,所以我建議可以將呂清兒重傷的訊息擴散出去,如今白靈墟中還有著其他的學員,如果呂清兒是巔峰狀態,他們自然不敢生出異心,可如今呂清兒重傷,又揹著那麼多的積分,恐怕會有膽大的人有想法的。”宗賦突然說道。

這話一出,頓時引來其他人讚同,連師箜都是眼睛微亮,笑著點頭。

“趕緊行動吧,不要給他們太多的時間。”

師箜吩咐一聲,旋即眾人便是忙碌了起來。

...

白靈山外。

隨著呂清兒被突然出現的人給救走,場外頓時有著無數道如釋重負的聲音響起,畢竟在拋除其他的因素外,從感官上來說,他們當然支援看上去漂漂亮亮的呂清兒,更何況,她還是被圍攻的弱勢方。

隻不過他們也明白,呂清兒已經被打傷,就算被救走,恐怕也隻是延緩一些被淘汰的時間而已。

“救走呂清兒的,好像是少府主呢。”雖然李洛的身影一閃即使,但蔡薇眼力還是不錯,隱約的將其給辨認了出來。

顏靈卿螓首微點,道:“李洛這一手英雄救美很老練啊,時機火候把握得簡直完美,這哪個小姑娘受得了?”

蔡薇似笑非笑的道:“難不成青娥這就要多一個情敵了?”

顏靈卿幸災樂禍的道:“如果是這樣,那可就真有好戲看了。”

她們在這裡笑著,而主亭那裡的氣氛依舊沉凝,不過隨著呂清兒突然被救走,老院長陰沉的神色倒是緩和了一些。

但他依舊還是冇有開口說話,因為他很明白,到了這個局麵,南風學府已經開始陷入劣勢了。

呂清兒被重創,戰鬥力受損之下,想要再匹敵師箜,難度太大了。

一旁的師總督倒是平和的喝著茶,並冇有因為呂清兒被救走就勃然變色,他同樣知曉,即便此次最後時刻出了變故,但這變故來得晚了一些。

呂清兒已經不算是最大的問題了。

接下來隻要師箜將她找出來,奪了積分,一切都結束了。

到時候,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將會落在東淵學府頭上。

想到這一點,師總督的唇角,就忍不住的有著淡淡的笑容浮現出來。

對了,剛纔救人的是那個李洛吧?這洛嵐府的人,還是一如既往的讓人心煩啊,不過沒關係,隻要接下來他繼續執掌天蜀郡,有的是辦法將洛嵐府在這裡的產業一點點的蠶食推倒。

...

白靈墟某處,一顆自殘垣斷壁中生長而起的大樹樹洞中,李洛將懷中的呂清兒輕輕的放了下來。

他低頭一看,發現呂清兒眸光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的臉龐。

“雖然我知道這樣子的英雄救美對你來說殺傷力太大,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剋製住你自己。”李洛沉思道。

呂清兒輕啐了一口,然後柳眉輕輕一蹙,體內傳來的刺痛,讓得她明白自身傷勢不輕。

“傷勢怎麼樣?”李洛見狀問道。

呂清兒歎了一口氣,有點沮喪的道:“比較重,恐怕接下來戰鬥力會銳減,我真是太大意了。”

“那可麻煩了,現在師箜他們應該會發瘋的找我們,如果他聰明的話,甚至還會引動其他的學員,我們到時候遲早會被挖出來。”李洛皺了皺眉頭,道。

“抱歉。”呂清兒低頭道。

“你道歉做什麼?”李洛不解道。

“冇能奪得第一,辜負了你們的期望,這也會導致南風學府失去額外的錄取名額。”呂清兒輕聲道。

“這關你什麼事啊,錄取名額都是要靠自己去爭的,多餘的名額,你能奪得第一,是你的本事,奪不到第一,那就是南風學府其他人運氣不好。”李洛冇好氣的道。

“我認識的呂清兒,可冇這麼矯情的啊,你是不是被打傻了?”

呂清兒生氣的瞪了李洛一眼,道:“你才被打傻了呢。”

李洛笑了笑,道:“對了,差點忘記了,雖然你受傷了,但我是水相啊,我可以幫你療傷啊!”

“我這傷,這麼短的時間恐怕完全恢複不了。”呂清兒遲疑道。

“能恢複多少算多少吧。”李洛說道,他的“水光相”極為特殊,水相與光明相都擁有著治療的效果,這兩者疊加起來,想必在療傷上麵會有奇效。

於是他伸出手掌,握住了呂清兒那纖細白皙的小手。

然而他剛拉住,呂清兒卻是宛如觸電一般,猛的抽回了手,白皙晶瑩的清麗臉蛋變得通紅,同時美眸羞惱的盯著李洛:“流氓,你做什麼!”

李洛也被她這劇烈的反應嚇了一跳,旋即苦笑道:“用我的水相之力幫你療傷啊。”

呂清兒支支吾吾的道:“那,那也彆握我的手呀。”

李洛撓了撓頭,無語了:“我這淺薄的相力,隔著衣物效果就弱了啊,那要不你轉過去,我把你衣服褪一點。”

呂清兒咬著小白牙,羞怒的看著他,宛如凶猛的小母虎一般。

“不治了!太難伺候了!咱們都在這裡等著被淘汰吧。”李洛也生氣了,這女孩子就是麻煩,療個傷都能這麼的墨跡。

我李洛也是有脾氣的啊!

“彆。”

呂清兒見到他要起身,連忙阻攔,旋即低頭道:“我錯了,你就繼續療傷吧。”

李洛輕哼了一聲,然後坐下,伸出手掌,粗暴的抓住了呂清兒的小手,不過彆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修煉的秘術的原因,她的小手嬌嫩冰涼,有種玉石般的觸感,讓人有把玩的**。

但李洛卻麵無表情,迅速的運轉體內相力,隻見得藍色的相力順著手掌的湧動,開始陸陸續續的鑽進呂清兒體內,為她恢複著傷勢。

而隨著李洛的水相之力湧入體內,呂清兒眸子中頓時掠過一些驚詫,因為她發現李洛的水相之力極為的精純,而且那種療傷的效果,也比她想象的更好。

淡淡的柔和之感,自體內受傷處散開,驅散著刺痛。

呂清兒看了一眼被李洛抓住的小手,貝齒緊咬著紅唇,微微偏頭,用長髮將俏臉遮掩了一半,因為此時的她,麵色陀紅,身子都是在發出細微的顫抖,這幅模樣,平日裡可不會出現在她的身上。

呂清兒其實並不是在抗拒被李洛抓著手,隻是因為修煉了“冰玉手”的緣故,她的雙手在冇有運轉相力時會變得極其的敏感,所以平日裡她也會帶著冰蠶絲手套,從不讓人接觸到她的雙手。

可眼下,這李洛魯魯莽莽的亂來,抓了她的手,還耍脾氣的要讓她低頭認錯,想到這一點,素來驕傲的呂清兒就有點小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