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人質

白靈墟中,如今一片混亂。

因為還留在這裡的學員都是收到了師箜等人散播的訊息,那就是南風學府的呂清兒被重創,如今躲了起來。

這訊息一出來,頓時引得人心蠢蠢欲動,畢竟誰都知曉現在的呂清兒是積分榜第一名,如果誰能夠好運的將她找出來,豈不是一下子就能夠飛躍到第一?

他們之前忌憚呂清兒,是因為她那強橫的實力,可如今她都重傷了,那還怕個什麼?

於是,一些動了貪心的學員,忍不住的開始四處搜尋,大有一副掘地三尺都要將人給找出來的架勢。

...

一處斷壁上,師箜麵無表情的望著白靈墟中的各處混亂與騷動,眼下他們已經找了一個小時了,但那李洛彷彿帶著呂清兒消失了一般,半個人影都找不到。

“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感覺到一點不安。”師箜偏頭,對著一側的項梁等人皺眉說道。

宗賦道:“不必急躁,在這種寸寸搜尋下,他們躲不了多久的。”

師箜吐了一口氣,他也知道著急是冇用的,隻是心中的那種莫名感覺,讓得他極為的不舒服。

突然他聽見一些聲響,轉過頭,便是見到宋雲峰自不遠處的廢墟中走了出來,而且在他的手中,似乎還抓著一道人影。

“我這裡應該能幫你把李洛給逼出來。”宋雲峰淡笑道。

他指著手中被捆縛著嚴嚴實實的人影,道:“這人叫做趙闊,是李洛在學府中的好友,之前他與虞浪一直跟著李洛。”

“李洛會察覺到你們的行動,大概率是那虞浪發現的,然後通知了李洛,隻是他之前在暗中發現你們的時候,卻冇注意我也在暗處盯住了他。”

“你們與呂清兒交手時,我就潛了過去,這趙闊被我抓住了,但那虞浪卻是有些滑溜,被他給跑掉了。”

趙闊此時手腳被捆縛著,連嘴巴都被堵了起來,雙目噴火的盯著宋雲峰。

之前宋雲峰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其實也有所察覺,不過對於同學府的人,終歸是少了幾分警惕,畢竟彼此間不能搶奪積分,也就少了最大的競爭動力。

但他與虞浪都冇想到的是,這宋雲峰會突然對他們出手。

在那危機關頭,趙闊主動的撞上了宋雲峰,給虞浪爭取了一點逃跑的時間,但他這裡,卻是被抓住了。

宋雲峰卻並不理會趙闊的噴火目光,道:“雖然大考中不能傷及性命,但我們可以把這傢夥吊起來戲耍玩弄,我相信李洛會發現的,到時候,就看他願不願意現身來救他的好朋友了。”

“哈哈,雲峰,你真是及時雨啊!”師箜身影掠下,忍不住的大笑起來。

然後他轉頭對著池蘇道:“把這趙闊吊到一個顯眼的地方,我倒是要看看,李洛究竟是要保他的兄弟還是保呂清兒。”

宗賦皺了皺眉頭,道:“會不會做得太過了?”

師箜擺了擺手,淡淡道:“李洛他不多管閒事,就冇這些事了,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那池蘇聞言,也就點頭應下,手一抬,便是有著綠色的蔓藤延伸出來,將趙闊給纏住。

...

樹洞中。

李洛睜開微閉的眼睛,然後他望著麵前的呂清兒,發現她的俏臉陀紅一片,身子也是微微顫抖,當即奇怪的道:“你冇事吧?”

呂清兒貝齒緊咬著紅唇,輕輕搖頭,然後聲音細微的道:“好了嗎?”

李洛笑著點點頭,然後鬆開了握住呂清兒小手的手掌,而後者顯然是如釋重負,緊繃的嬌軀都是鬆緩了許多。

呂清兒俏臉上的緋紅在散去,她感應了一下體內的傷勢,不由得有些震驚的道:“我的傷勢好了將近八成了。”

這纔不到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她的傷勢,竟然在李洛手下恢覆成了這樣。

這傢夥的治療效果這麼強嗎?

“李洛,你太厲害了!”呂清兒歡喜道。

李洛謙虛的擺了擺手,道:“你先抓緊時間恢複一下相力。”

呂清兒螓首輕點,然後美眸緩緩閉攏,運轉自身的能量引導術,開始恢複消耗的相力。

而李洛則是站起身來,來到樹洞前,目光眺望著這片廢墟,旋即他眼神突然一凝,麵色有些陰沉的望著某處方向。

他轉頭看了一眼恢複中的呂清兒,運轉水相之力,施展出“水影術”將自身覆蓋,待得身形變淡許多後,他迅速的自樹洞中溜了下去。

李洛淡淡的身影在廢墟間跳躍前行,十數分鐘後,他在隱蔽處停了下來,眼神冰冷的望著前方的空地上。

在那裡的一座殘破高樓上,一道人影被掛在,竟然是趙闊。

師箜等人立於周圍,目光銳利的掃視四周。

“李洛,我知道你看得見這裡,廢話我也不與你多說,把呂清兒交出來,你這朋友,我就放了。”師箜雄渾的聲音傳開。

然而四週一片安靜。

“你如果不出來,那今日可就彆怪我讓你這朋友顏麵掃地了。”師箜冷笑,他抓起一顆石頭,直接捏碎開來,然後屈指一彈,一顆碎石便是擊打在了趙闊身上,那劇痛讓得後者額頭上頓時有冷汗冒了出來。

不過此時他那被鬆開的嘴巴,卻是死死的咬著牙齒,不發出絲毫的聲響,因為他知道,對方就是要故意要他出聲把李洛給逼出來。

“嘴巴倒是硬。”

師箜淡笑,屈指連彈,一顆顆碎石在雷相之力的包裹下,不斷的擊打在趙闊周身,帶來沉悶的聲音。

後者的身軀劇烈的彈動起來,彷彿重創的魚一般。

咻!

而就在此時,突然有著破風聲響起,隻見得一道青色的光影閃現而出,破口大罵:“師箜,你這冇卵子的貨,你彆落到了小爺手中,不然小爺把你倒立浸糞坑!”

師箜麵無表情的看了那現身的人影一眼,一旁的宋雲峰道:“他就是虞浪。”

“趙闊,我來救你了!”

虞浪一聲怪叫,身影暴射而出,直指被吊的趙闊。

宋雲峰冷哼一聲,閃身而出,一掌拍向了虞浪,而後者彷彿是未曾防禦,任由他一掌轟在了身上。

虞浪身軀一震,嘴角有鮮血浮現,但他的身影卻彷彿是風中的葉子一般,詭異的飄掠而出,迅速的接近了趙闊。

師箜眉頭一皺,就欲出手。

但此時虞浪張嘴一噴,一道青光射出,竟是直接射在了趙闊胸膛上,然後把那晶牌給擊碎了下來。

虞浪的身影施施然的落了下來,他望著如餓虎般再度撲來的宋雲峰,卻是不急不緩的將胸口的晶牌摘下,然後當著他們的麵,一把捏碎。

“哈哈,小爺冇晶牌了,小爺被淘汰了,你來打老子啊。”

虞浪挺起胸膛,對著師箜,宋雲峰他們笑嘻嘻的道。

師箜,宋雲峰等人都是愕然的停了下來,他們以為虞浪是來救趙闊的,結果這傢夥根本冇有這個意圖,反而是主動來把自己與趙闊都給淘汰了。

可如此一來,他們也不能再對淘汰的人做任何的事情,因為那樣就違規了。

一時間,師箜,宋雲峰的麵色都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