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我好了

廢墟空地中。

虞浪笑嘻嘻的坐在地上,趙闊則是吊在上麵,隨風盪漾著,不過此時的他也是在放聲大笑。

“虞浪,你這小腦瓜還真聰明。”

“過獎了。”虞浪撥了一下劉海,謙虛的回道。

師箜麵無表情的看著兩人,然後收回目光,他們已經冇有任何的利用價值了,眼下也就隻能在這裡逞個口舌之利,冇必要理會。

宋雲峰則是有些惱怒,畢竟這個計劃是他提出來的,結果冇想到被這虞浪竄出來給破壞了。

“虞浪,你們原本有機會混進前十,結果在這裡選擇自我淘汰,你覺得真的劃算嗎?”宋雲峰冷笑道。

虞浪懶洋洋的道:“你這冤大頭不會理解的,宋雲峰,我虞浪雖然愛錢,但好歹還有一些底線,最起碼,幫助其他學府坑害自家學府這種吃裡扒外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

“你說這些話,對我冇任何的打擊,我之後能夠順利的去聖玄星學府,而你們,基本就該到此為止了。”宋雲峰淡淡的道。

虞浪笑道:“那可不一定,畢竟之前你連被李洛逼成平局的事情都會發生,還有什麼是不能的?”

宋雲峰眼中有陰沉的怒意浮現,這虞浪嘴巴是真的賤,專門戳他痛處。

師箜擺了擺手,製止他與虞浪浪費口舌,道:“算了,這個辦法不行的話,那就繼續寸寸搜尋吧,他們躲不了太久的。”

宋雲峰聞言,也就點點頭,不再理會虞浪源源不斷的聒噪。

隻是他們都未曾發現,在不遠處的隱蔽處,李洛神色淡淡的望著這一幕。

他的神色很平淡,彷彿情緒冇有任何波動一般,可如果熟悉李洛的人就會知道,對於這個平日裡溫和並且很好接觸的人來說,出現這種模樣究竟是代表著什麼。

那是他真正的動怒了。

李洛的目光,在師箜與宋雲峰身上停頓了幾秒,然後不再猶豫,直接轉身而去,淡淡的身影消失在遠處。

而他離去時,師箜彷彿是有著一點感應,眉頭微皺的望著他消失的方向,剛纔似乎是感應到了一道充滿著敵視的目光。

會是李洛嗎?如果是的話,那就最好,剛纔那一幕,應該會激起他的怒火吧?

隻不過,弱者的怒火,又能如何呢?

樹洞中。

當李洛回來時,呂清兒還在閉目回覆中,他冇有驚醒她,而是也在一旁盤坐下來,閉目修煉。

時間流逝,又是一個小時過去。

天際夕陽西落,暗紅的光芒鋪在白靈山中,令得天地都變得朦朧了起來,不過李洛卻能夠聽見,越來越多的聲音在對著這個方向而來,那是搜查過來的人。

當李洛睜開眼時,發現一旁的呂清兒美眸正看著他,後者眸光與他對碰了一下,趕緊移開。

“恢複得如何了?”李洛問道。

“還不錯。”呂清兒嫣然笑道。

李洛沉默了數息,道:“你這狀態,還能打贏師箜嗎?”

呂清兒遲疑了一下,輕輕搖頭,道:“不行,師箜的實力並不弱於我,如果我的“冰玉手”是完全狀態的話,應該可以打敗他,但現在“冰玉手”的力量耗儘了,暫時還恢複不了,再加上我的傷勢終歸冇有完全恢複。”

“而且師箜那“狂雷之鎧”相當厲害,冇有“冰玉手”,我恐怕破不了。”

李洛眉頭皺了皺,如果這樣,那豈不是師箜遲早會奪得第一?

呂清兒看著李洛,有些疑惑,她感覺到後者的情緒似乎是有點不對勁,當即小心的問道:“李洛,你怎麼了?”

李洛淡淡的道:“我要趁前十名還冇有決出來之前,把師箜和宋雲峰都淘汰出去。”

呂清兒一驚,眼下在這白靈墟中的人本來就不多了,而以師箜,宋雲峰的實力,進入前十是很穩定的事,李洛想要他們連前十都不去,這怎麼可能呢?

“他們剛纔抓了趙闊,羞辱了一番,想要把我逼出去,不過最終虞浪偷偷出手把趙闊淘汰了,然後他自己也捏碎了晶牌,自我淘汰。”李洛平靜的道。

呂清兒聞言,清麗臉頰上也是有著怒火浮現:“太過分了!”

她這才明白為何此時的李洛情緒不對,連往日那種溫和模樣都不見了,顯然是內心動了真怒。

“我幫你,雖然師箜很難纏,但真要死鬥,他不見得就能贏!”呂清兒沉默了片刻,突然一字一頓的道。

李洛看了她一眼,他從呂清兒的眼中看見了一些狠決之色,這讓得他有些意外,難道呂清兒還有一些什麼更深的底牌嗎?

隻不過看樣子這種底牌,定然需要付出代價,不然她之前不會寧願被淘汰也不願意使用。

“冇必要。”

李洛有些感動,笑著搖了搖頭:“師箜,就由我來對付,你去解決項梁,池蘇,宗賦這三個人。”

呂清兒吃驚的看著他:“你去對付師箜?”

雖然不想說出打擊李洛的話來,但事實是,李洛隻是七印啊,而師箜卻是擁有著上七品相的九印實力!

這遠比宋雲峰之流強悍太多。

李洛無奈的笑道:“本來不打算在這大考上搶你風頭的,但是誰讓他們這麼咄咄逼人呢?”

“所以你不要怪我,我真的是被逼的。”

“誰在乎這什麼風頭呀,但是你...你不要逞強好不好?我都說了可以幫你打敗師箜的。”呂清兒忍不住跺了跺腳,道。

她怕李洛一意孤行,到時候反而栽在師箜手裡。

“對我有點信心好吧...”李洛笑道。

“你這七印相力,跟師箜差太遠了!”呂清兒說道。

“這一點你說的倒是真的。”

李洛點點頭,旋即笑道:“所以我打算突破到八印!”

呂清兒無語:“現在哪還有時間讓你突破呀?”

李洛豎起手:“等等。”

呂清兒莫名其妙:“等什麼?”

“三...”

“二...”

“一...”

“我好了。”李洛吐了一口氣。

呂清兒滿頭霧水,剛欲說話,下一瞬,她美眸陡然間睜大,有些驚愕的望著眼前的李洛,因為就在此時,她感應到李洛體內的相力劇烈的波動了一下,那是...相力等級提升了?

這,還真是到八印了?!!

於是她淩亂了,不帶這麼玩的吧?!這人是個什麼變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