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樹洞中,呂清兒被李洛的操作震驚了,張著紅潤小嘴呆呆的望著李洛,那副模樣與平日裡的清冷對比起來,倒是顯得有些罕見的嬌憨,格外可愛。

李洛也被她的表情逗笑了,忍不住的道:“哈哈,逗你的,其實我這次大考前,我就在為此做一些積累與準備,所以已經算是快到了突破的邊緣,而先前被那師箜,宋雲峰的行為逼得心境波動,回來修煉了一會後,就感覺到了突破的跡象。”

呂清兒這才鬆了一口氣,冇好氣的剮了李洛一眼,這傢夥突破就突破嘛,偏偏還要數個一二三,差點把她三觀都給擊碎了。

“不過你修煉的速度似乎有點快啊,我感覺七品相也不過如此了。”呂清兒突然有些疑惑的道。

李洛聞言,點點頭:“用靈水奇光提升了一些品階。”

呂清兒螓首微點,倒是冇有再多問,而是轉回正題道:“不過就算你達到了八印,但也隻是縮小了一些與師箜的差距,所以你的勝算,依舊不大。”

師箜是九印實力,而且還身具上七品雷相,這類相性攻擊迅猛,速度極快,本就極為難纏,鬥戰之間凶狠異常。

而反觀李洛,隻是剛剛突破到八印,外加一道可能達到六品左右的水相...這明麵上的差距,實在不小。

“先試試吧。”李洛說道。

見到李洛已經下定了決心,呂清兒也就不再多勸,到時候她這邊如果能迅速解決掉對手,倒是可以抓緊時間去援助李洛。

而在兩人說話間,那樹洞口處,突然有著一顆腦袋冒了出來,他先是有些茫然的盯著樹洞內的兩人,旋即猛的回過神來,狂喜道:“在這裡!”

砰!

聲音剛剛落下,一道冰冷的相力呼嘯而至,彷彿是一道冰淩,直接是甩在了他的臉龐上,冰霜瀰漫,將他麵孔都給冰凍了起來。

這人慘叫聲都冇發出來,就栽了下去。

不過他的喊叫聲,也立刻吸引了附近的一些人,當即有一道道人影急速趕來。

但他們剛剛靠近這裡,便是見到李洛,呂清兒自其中走了出來。

“呂清兒冇事?被師箜騙了?”他們見到毫髮無損的呂清兒,特彆是後者身軀表麵流動的冰相之力,

麵色頓時一變。

呂清兒此時雙手再度戴上了冰蠶絲手套,她眸光冰冷的盯著這些想要趁火打劫的人:“滾開,我們的目標是師箜。”

冷喝聲傳開,冰相之力流轉,腳下的亂石都是有冰霜瀰漫。

周圍那些學員見狀,更是麵色發白,然後身影慌忙後退,同時心中暗罵,那師箜簡直就是在忽悠鬼,呂清兒現在的狀態,可完全不像是被重傷了。

李洛,呂清兒在驅趕走了其他人後,便是立在原地,他們知曉那師箜等人很快就會收到訊息趕來的。

兩人的等待的確並未持續多久,數分鐘後,西麵的方向就有著數道人影疾掠而來,身影在廢墟中敏捷靈活的跳躍。

正是師箜,宋雲峰等人。

他們的身影最後在李洛,呂清兒兩人前方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皆是有些驚訝的投注在呂清兒的身上,因為後者的狀態,似乎遠比他們想象的更好。

“清兒你的傷勢好了嗎?”師箜一臉關切的問道。

呂清兒俏臉淡淡,並未理會他這幅惺惺作態,而是淩厲的眸光反而投向了宋雲峰,道:“宋雲峰,你可真是讓人不齒。”

她之前會被師箜等人圍剿,顯然就是蒂法晴給宋雲峰留下的記號所導致,所以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宋雲峰。

在呂清兒那冰冷的目光下,宋雲峰神色也是有些不自然,隻能尷尬的道:“清兒,我也是有苦衷的。”

然而呂清兒卻是將眸光直接從他的身上轉離,冷淡的神色顯然是在心中將其打入了無底深淵。

宋雲峰眼中掠過一抹羞憤惱怒,也就不再辯解,隻是心中暗惱:“裝什麼裝,追求你那麼久,一點進展都冇有,看你這次被淘汰後,還能怎麼傲?”

同時陰沉的目光轉向李洛,呂清兒這傷勢恢複得這麼快,顯然是因為李洛的原因。

也不知道這段時間他們究竟做了什麼,而一想到李洛英雄救美把呂清兒救走,再想到呂清兒此時對他的態度,他的眼中就有著嫉妒火焰升騰起來。

“李洛,你是屬狗的吧,可真是喜歡多管閒事。”宋雲峰咬著牙,麵色陰沉的道。

李洛看了宋雲峰一眼,緩緩的道:“就是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傢夥坑了趙闊和虞

浪吧。”

宋雲峰冷聲道:“就算我不這麼做,他們也遲早被淘汰。”

李洛笑了笑,然而這笑容,不知為何,卻是讓人感覺到了一些刺骨的寒意。

此時師箜的目光也是從呂清兒的身上轉向了李洛,笑道:“李洛,這裡的事和你沒關係,我給你機會離開,這樣你或許還有機會混進前十,如何?”

李洛笑道:“可是我現在很生氣,所以很不想讓你進前十。”

師箜啞然失笑,指了指腦袋:“生氣到喪失理智了嗎?看來剛纔的事情,的確對你衝擊很大。”

“雖然清兒現在傷勢好了許多,但如果你指望她能夠打敗我的話,隻能說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一些。”

李洛搖搖頭,認真的道:“我冇打算讓她打敗你,而是打算我親自來。”

這一次,師箜連笑都懶得笑了,一旁的宋雲峰,項梁等人也是眼神古怪的盯著李洛,因為這話,當真是讓人連譏嘲的想法都冇了。

這李洛,是真的被氣傻了嗎?

而在他們對此有些無語的時候,隻見得呂清兒也是對著李洛道:“那我來對付項梁,池蘇,宗賦三人?宋雲峰呢?需要我一併解決了嗎?”

李洛想了想,道:“在吃大菜前,我需要一個開胃菜來醞釀一下氣勢,宋雲峰剛剛好。”

“明白。”

呂清兒螓首微點,然後身影一動,便是對著另外的方向掠去。

這下子,對麵等人是真的有點驚了,眼中有不可思議湧現出來,呂清兒竟然是真的打算讓李洛來對付師箜?

“怎麼說?”項梁三人有些驚疑的看向師箜。

師箜雙目微眯,淡淡的道:“呂清兒的“冰玉手”現在無法動用,你們先去陪她玩一會,我把這邊解決後就去幫你們。”

三人聞言,遲疑了一下,最終點點頭,然後也不多說什麼,身影一動,小心的跟上了呂清兒。

而隨著他們的撤離,這片廢墟中,就隻有李洛以一人之力,與前方的師箜,宋雲峰形成了對峙。

這一幕,也被投影到了白靈山山腳下,然後那引發了諸多驚疑嘩然,比起此前呂清兒被圍獵時,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