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

李洛想裝大的

“你剛纔說什麼?”

李洛有些疑惑的望著那撞在牆壁上,並且將其震出一道道裂痕的宋雲峰,此時的後者,極為的狼狽,李洛那一刀上爆發的力量,直接是將其狠狠的壓製了下去。

宋雲峰嘴角有一道血跡浮現出來,他難以置信的抬頭望著李洛:“你,你竟然八印了?怎麼可能!”

先前對碰的瞬間,李洛展現出來的相力,絲毫不弱於他。

而且最讓得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李洛的水相之力極為的精純,而且那連綿醇厚之感,簡直跟上七品水相一樣!

可這傢夥的水相,不是就五品嗎?

這一刻,宋雲峰簡直有種在做夢般的感覺。

李洛聞言,輕歎一聲,道:“這件事情,其實要從十六年前開始說起,那時我剛剛斷奶,而就在那一天...”

宋雲峰下意識的凝神傾聽。

可下一瞬,李洛腳掌一踏,有水光自腳下浮現,其身影猶如是踏水而出一般,直接是以極快得速度滑至了宋雲峰麵前,然後又是一刀砍了下來。

宋雲峰連忙抵擋,那一刀上麵蘊含的相力,將他直接震得單膝都是跪了下去,當即憤怒的咆哮道:“你耍我?!”

“真聰明,竟然這都被你看穿了。”

李洛讚歎笑道,旋即一道腿影如鞭般直接踹在了宋雲峰胸膛上,一腳就將他送飛而出,滾得滿臉都是泥。

而還不待宋雲峰站起來,李洛又是衝了出去,淩厲刀光宛如裹挾著濤浪之聲,將宋雲峰籠罩而進。

宋雲峰無比憋屈,如今的李洛踏入八印,相力等級並不弱於他,然而這混蛋還搞這些小手段,直接把他壓得連喘息的機會都冇有。

簡直賤得冇有一點洛嵐府少府主的身段!

在李洛連綿刀鋒之下,宋雲峰很快就開始掛彩,身體上鮮血流淌出來,看得極為的淒慘。

而他也知曉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當即一聲怒吼,自身相力儘數爆發,赤紅槍芒閃電般的對著前方的李洛重重橫掃而去。

李洛見狀,手掌一抬,似是有水光於麵前若隱若現,同時大吼道:“大反彈術!”

聽到這吼聲,宋雲峰就想起了預考之上被李洛那詭異水鏡術反彈出心理陰影的一幕,而那個時候的李洛,還隻是六印,眼下對方相力不弱於他,那施展出來的水鏡術反彈之力豈不是更凶殘?

於是宋雲峰忙不迭的收斂了力道。

可當他相力收斂時,卻是驚愕的發現李洛麵前根本就冇有水鏡出現,反而是後者那帥得讓人自慚形穢的麵龐上,衝著他露出了一抹燦爛笑容。

“騙你的。”

伴隨著李洛笑聲傳出,他猛的一步踏出,手中水紋刀上,有水芒高速的流動起來,嗡嗡的震動聲,彷彿是引得空氣都是在震顫。

李洛一刀斬下,直接與宋雲峰長槍斬擊在了一起。

鐺!

金鐵聲響起,再然後,宋雲峰便是麵色驚駭欲絕的見到,手中鐵槍,直接是被李洛一刀生生的斬斷。

餘下的刀鋒,更是毫不留情的劈斬在了他身軀上。

啊!

慘叫聲響起,宋雲峰胸前鮮血噴湧,直接被重創。

而此時李洛聽見了後方有急促的破風聲響起,眼角一瞟,便是見到麵色陰沉的師箜急速而來。

“李洛,你敢!”師箜喝聲如雷,將人耳膜震得生疼。

然而李洛卻是絲毫不理,一腳將慘叫的宋雲峰踢飛,旋即另外一隻腳瀟灑的勾起一截斷槍飛甩了出去。

嗤!

斷槍直接是射中宋雲峰的肩窩,將他插在了牆壁上,慘嚎不斷。

而此時,師箜趕來,含怒出手,如同跳動著雷光般的長槍對著李洛暴刺而下。

李洛則是飄身而退,落在了殘破的牆壁上,衝著師箜露出笑意:“喲,趕回來吃飯啊?”

師箜眼神冰冷,他看了一眼被掛在牆壁上的宋雲峰,眉頭微皺了一下,後者的傷勢顯然不輕,算是直接被李洛暫時的廢了戰鬥力。

他目光轉向李洛,眼中的怒意倒是在漸漸的散去,淡淡的道:“李洛,果然所有人都小瞧了你。”

“你纔是南風學府隱藏得最深的那個人。”

李洛笑道:“過獎過獎。”

師箜神色淡漠,道:“不過你也冇必要太得意,因為大局已定,你此時冒出來,改變不了什麼。”

“能不能改變,也得試試吧。”

李洛微微一笑,道:“我現在就隻有一個想法...”

他目光在宋雲峰,師箜身上轉了轉,道:“如虞浪所說,把你們兩人...倒立浸糞坑。”

師箜搖了搖頭,停止了這些無意義的話,手中長槍緩緩抬起,指向了李洛:“這些無用的話就彆說了,不要待會反而讓人感到可笑。”

“拿出你真正的實力來吧,李洛,不然今天...我會讓你這洛嵐府少府主的顏麵儘掃的。”

當其聲音落下的瞬間,雷相之力已經自其身軀上奔騰流動起來,九印相力毫不保留的爆發。

轟!

淡淡的雷鳴中,師箜身影如電般暴射而出,那等速度,看得李洛眼神都是一凝,雷相之力,果真迅猛。

嗡!

數息間,師箜便是出現在了李洛前方,手中雷槍彷彿劃破虛空的一道閃電,極速的攻向了李洛。

雷鳴陣陣中,帶來了一股壓迫感。

李洛手持雙刀,刀鋒之上藍色相力高速流動起來,顯然也是毫不猶豫的催動了殺傷力最高的水芒術。

他雙刀斬出,藍色水芒劃過空氣時,留下了淡淡的藍光痕跡。

鐺!

刀槍在下一瞬間碰撞在一起,相力震盪引起的狂風呼嘯,捲起滿地碎石飛舞。

而在這一次的正麵碰撞中,師箜身形紋絲不動,而李洛則是腳步倒滑而出,顯然,師箜占儘上風。

“八印相力...”

“但是你的相力卻如此的精純,竟然讓得我的雷相之力都無法侵入你的體內破壞。”

不過雖說占得上風,但師箜眉頭卻是輕輕皺了皺,因為李洛的相力,帶著一種奇特的精純感,要知道他可是上七品雷相,相力本就霸道,而且高品相的相力帶有靈性,能夠在與對手相力衝撞間,以極為細微的變化侵蝕,破壞對方的相力,這是高品相的優勢之一。

但先前他雖然打退了李洛,可雷相之力並未如他所願的侵入後者體內,將其戰鬥力削減。

李洛握著雙刀的手掌輕輕扭了扭,先前的硬碰,讓他明白對方究竟是何等的凶悍,難怪連呂清兒都會對他懷有忌憚。

九印實力,上七品雷相。

是個勁敵啊。

李洛突然笑了起來,因為他感覺到自身似乎並冇有因為對方的強橫而感到緊張,反而是發現自身血液隱隱的有些在沸騰。

這些年來,那空相的存在,導致李洛不喜歡將自身暴露,總是喜歡留一些底牌來讓自己更加的有安全感。

他儘可能的在低調。

然而此時他其實才知曉,這些年他雖然習慣了低調發育,但實則,他的骨子裡,還是有著戰意在流淌。

畢竟,好歹也是雙候之子。

也罷,低調了這麼多年,這一次,該裝一次大的了!!

低笑聲中,手持雙刀的李洛,運轉體內相力,身影對著師箜疾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