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大戰師箜

鐺!鐺!

廢墟的一處殘破小巷中,兩道渾身升騰著相力的人影衝撞在一起,手中刀槍飛快的互相劈砍,槍影刀光飛掠,將附近的破牆不斷的撕裂開一道道的裂痕。

腳下的碎石更是被不斷的卷飛,劈裡啪啦的擊打在四周的牆壁上,發出有節奏的聲響。

李洛神色凝重,雙刀揮舞到片片刀光,連綿不斷,宛如是重重波浪般,一**的卷向師箜。

而麵對著他的攻擊,師箜神色則是要顯得平淡許多,即便李洛攻勢連綿不斷,但他卻是選擇以力破之,每一次蘊含著雷相之力的槍鋒掃過時,都將會撕裂重重刀光。

兩人混戰在一起,相力激盪,倒是激烈得很。

不過這種纏鬥,師箜肉眼可見的占據著一些優勢,時不時的有著槍鋒洞穿李洛的攻勢,給他造成極大的威脅。

而每當此時,李洛刀尖之上便是有著一顆顆光球暴射而出,爆發出刺目的強光,令得師箜不得不有所回防。

因此雖說局麵占據著一些上風,但師箜的心中,顯然是有些不爽,因為這種局麵,可並不是他想要的。

所以隨著戰鬥的加劇,師箜瞧準一個空檔,眼神陡然淩厲,手中長槍之上跳動的雷相之力變得狂暴起來。

“高階相術,雷鳴之鳥!”

師箜長槍上,雷光大盛,有著刺耳的鳥鳴聲響徹起來,那鳥鳴如響雷,轟然響徹間,將李洛雙耳都是震得失聰起來。

雙耳失聰,而眼前則是有雷光大盛,那師箜長槍之上的雷相之力,彷彿是化為暴怒的雷鳥,裹挾著凶狠之勢撲殺而來。

李洛那如重重浪潮般的刀光瞬間被擊潰。

不過就當槍鋒呼嘯而來時,李洛麵前有水鏡陡然浮現出來。

“水光魔鏡!”

嗡!

雷鳥直接狂暴的撞擊在了水鏡之上,頓時在其上濺起了陣陣漣漪,不過下一刻,鏡麵之中便有著一股沛然大力傾瀉而出,與那雷鳥衝撞在一起。

轟!

雷鳴響徹,相力衝擊波將小巷的斷牆都是震出了許些裂紋。

而李洛與師箜的身影同時的倒射而出,腳掌在地麵上蹬蹬的踩出了一道道的印子。

師箜麵色冰冷,盯著李洛的眼神如鷹般鋒銳:“這就是你預考時將宋雲峰逼成平局的詭異水鏡術嗎?”

顯然,對於李洛的情報,他也是掌握著一些。

“你可以叫它...大平局之術!”李洛笑道。

麵對著李洛的調侃,師箜冇有理會,他長槍一擺,雷相之力再度奔湧,又是一記雷鳴之鳥轟了過去。

李洛抬手,水光魔鏡施展而出,緊接著兩人皆是被震退。

接下來雙方又是一通纏鬥,但即便師箜占據著優勢,但他的攻擊始終無法突破李洛的“水光魔鏡”,雙方的戰鬥,一時間就僵持了下去。

這一幕落在白靈山外那無數道目光中,便是引得無數道驚歎聲響起,這個結果,顯然是有些出人意料的。

這位洛嵐府的少府主,這些年在天蜀郡名聲不顯,低調得很,可誰能想到,在這學府大考上,竟然會迸發出如此異彩。

倒也真不愧是那兩位的兒子。

蔡薇與顏靈卿也是看得驚訝萬分,這個李洛,竟然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八印,要知道,一個月前,他甚至還隻是一個空相,雖說這其中有此前一些積累的原因,但如此迅猛的修煉速度,還是讓人感到有些驚愕。

最終,也隻能歸功於厚積薄發了。

在那山外無數目光驚歎時,李洛與師箜的纏鬥,再度持續了數分鐘。

直到某一刻,師箜眼神冰冷的再度一槍轟來,水光魔鏡施展,便是有著沛然之力反彈而至。

不過這一次,師箜身軀上突然有著淡淡的雷光跳躍,彷彿是形成了雷鎧一般,而那股反彈之力一接觸到雷凱,就被其儘數的吸收了下去,頓時雷光跳躍得更為凶猛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李洛眼神一凝,身形陡然暴退。

但師箜的出手更快,槍身橫掃,劃起一片雷光,直接是掃中了李洛身軀。

砰!

低沉之聲響起,李洛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手中短刀在地麵上劃出兩道長長的痕跡,最後方纔穩住身影。

他的嘴角有一抹血跡浮現出來,胸膛處傳來劇烈的刺痛,顯然是被師箜這突如其來的一槍所傷。

不過好在他自身是“水光相”,擁有著極強的治癒之力,所以相力運轉間,胸膛處的刺痛也是在迅速的消退。

李洛望著前方,此時的師箜手持長槍,神色淡漠的注視他,在其身軀表麵,淡淡的雷光形成了若隱若現的光鎧,正是這雷光之鎧的存在,吸收了李洛“水光魔鏡”的反彈之力。

“狂雷之鎧麼...”

李洛微微皺眉,此前呂清兒就跟他說過,這就是師箜的殺手鐧,這雷鎧一現,不僅會大幅度增強師箜的防禦,甚至其攻擊力,速度都會有一些提升,相當的棘手。

而在李洛心緒轉動間,那師箜卻並不打算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身影一動,雷光乍現,便是直接對著他攻來。

這一次的攻勢比起之前,顯然是猛烈了許多。

李洛冇有再硬碰,屈指連彈,水光彈暴射而出,刺目強光爆發,阻擋著師箜的攻勢。

然而師箜對此早有準備,直接是閉攏了雙目,跳躍著狂暴雷光的長槍,直接籠罩向了李洛所在的範圍。

李洛腳下宛如有水光盪漾,倒滑而退,避開了攻擊範圍。

可師箜攻勢卻是毫不停歇,宛如雷暴一般,轟鳴聲響徹,不斷的追擊而去。

小巷中,斷牆被震裂,李洛急退,師箜急追,所過處雷光跳躍,水光流淌。

這一次,李洛的所有手段都是失去了作用。

在狂雷之鎧的加持下,此時的師箜,完完全全的碾壓了李洛。

白靈山山腳,有一些遺憾的聲音響起,戰鬥到這一步,差距已經顯露了出來,李洛還是敵不過九印的師箜。

看來這一次天蜀郡的學府大考,南風學府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要危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