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李洛的箭

轟!轟!

廢墟中,淡淡的雷鳴聲不斷的響徹,不遠處有其他學府的學員在看著這一幕,而在他們的注視下,此時的師箜戰力全開,將李洛逼得不斷的後退,躲避。

按照這局麵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李洛就會直接出局。

這讓得他們暗暗搖頭,這李洛雖說崛起之勢相當迅猛,但麵對著師箜這等強敵,還是差了一些火候啊,倒是可惜了。

鐺!

而在那諸多目光的注視下,刀槍凶悍相撞,李洛的身影再度被撞飛,直接是砸進了一座殘破的建築物中。

師箜駐槍而立,眼神睥睨的望著那建築物中,渾身雷相之力跳躍,看上去給人一種強力的壓迫感。

“李洛,想要玩一場力挽狂瀾的把戲,看來你能力還不到家。”他微微一笑,言語間有著淡淡的嘲諷。

“如果你還想保全一點顏麵,就趕緊主動認輸吧。”

殘破的建築物中,光線昏暗,李洛靠在牆壁邊,他聽著外麵師箜的聲音,突然的笑了笑,自語道:“還真是個強敵啊。”

“看來是我天真了一些,還以為不用到這一步的呢,不過眼下火候,應該正好吧。

他神色有點無奈,手握著雙刀,然後將它們的刀柄對碰在一起,兩把刀的刀柄都是呈現獸口之形,如今貼合在一起,獠牙互相交錯,輕輕一扭,竟然是直接連接在了一起。

與此同時,雙刀的刀鋒延伸了一些,於是刀弧變得更深了。

看上去...竟然是變成了一張由雙刀組合起來的大弓。

而這的確就是一柄藍銀色的大弓。

李洛伸出手指,在刀柄處一按,隻見得那刀尖處露出了一個小孔,有銀線彈射而出,然後被李洛輕輕一繞,便是形成了弓弦。

這就是他之前要求特製打造的相具,平常是雙刀形態,但外人都不知道它還有另外一個隱藏形態,便是這柄被李洛命名為“瀾光弓”的大弓。

李洛手掌緊握住雙刀刀柄所形成的弓口位置,這是他隱藏的底牌,原本不想暴露的,但顯然,太低調的話,容易翻車。

他抬起頭,望著外麵師箜的身影輪廓,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隻是那笑意,充滿著冰冷至極的寒意。

而此時,在那外麵,師箜似也是隱隱的感覺到一些莫名的不安感,當即眉頭皺了皺,下一瞬,他手中長槍化為一道銀光直接是射進了那殘破的建築之中。

轟!

有相力轟鳴,隻不過此時一道人影自上方疾射而出,最後落在了遠處的一根佈滿著蔓藤的殘破石柱之上。

正是李洛。

師箜手掌一握,長槍被吸入手中,眉頭微皺的望著此時的李洛,特彆是後者手中那柄呈現藍銀兩色交替的大弓。

而此時,不論是這白靈墟中,還是白靈山外,同樣是有許多驚疑的目光望著突然間取出一張大弓的李洛,顯然不明白他這是想要做什麼。

“這個時候了,還要裝神弄鬼嗎?”師箜淡淡的道。

李洛冇有說話,而是深吸一口氣,直接是拉弓開弦,下一刻,體內的相力傾瀉而出,最後竟是在弓弦上形成了一支淡淡的光箭。

光箭箭頭以及箭身部分閃爍著明亮的光,那是由光明相力凝聚而成,而唯有李洛知曉,這支箭矢之中,光明相力構建出了許多有序的空洞管道,這些光明空洞密佈箭身,而他再以水相之力高速的流轉其中,彼此推動。

那種感覺,彷彿是光載著水,以無法形容之速流淌而過。

當水的速度達到這種地步時,誰還敢說水相連綿柔弱?

李洛感受著體內相力的急速流失,唇角卻是泛起了一抹笑意,這道相術的底子,其實是一道高階水相之術“水流失”以及高階光明相術“流光術”...

而李洛以這兩道相術為根,曆經諸多構思以及無數次的失敗,最終還是藉助著自身在相術上麵的悟性,成功的將其改造了出來。

這一箭,他將其稱為...

瀾光天流箭。

這是如今李洛殺傷力最強的相術,也是最後的底牌。

師箜原本的神色是很淡然從容的,因為他並不覺得李洛此時能夠做什麼,可是,當李洛那張藍銀弓上麵的流光箭矢凝聚而出,並且將他鎖定時,他的麵色開始變了。

因為這一刻,他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種無處不在的刺痛感,那種感覺,彷彿麵對著足以對他造成重大威脅的強敵一般。

“怎麼可能?他不過是八印相力,怎麼可能讓我生出如此的懼意?”師箜眼中有震驚湧動,此時的他,有狂雷之鎧加持,就算是麵對著全盛時期的呂清兒也絲毫不懼,而李洛,怎麼可能對他造成威脅?

李洛那一道流光箭矢,究竟是什麼?!

難道是將階相術?但那種程度的相術,根本不可能是一個八印相力能夠催動得了的!

可若不是將階相術,怎麼會讓他如此的如芒在背?!

眼神變幻間,師箜突然身影暴射而退,麵對著李洛那未知的一箭,他冇有魯莽的上前,而是選擇了暫時的退避。

他相信,這一箭將會是李洛的最後一擊,隻要他能夠避開,那麼接下來的李洛就是菜板上的魚肉,任他宰割。

李洛眼神平靜的望著急退的師箜,你的雷相之力的確擅長速度,可是你再快,能快得過光載著的水嗎?

弓弦如滿月,李洛扣住弓弦的手指猛然鬆開。

嗡!

那一瞬,似是有低低的嗡鳴聲響起。

所有人都是見到有一道流光自半空中疾射而過,但卻幾乎難以看見其飛行軌跡。

轟!

流光箭矢飛出,師箜渾身汗毛都是倒豎了起來,一身暴喝:“雷步!”

腳下彷彿有雷光閃現,他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

然而,一切都冇有用。

師箜僅僅隻能見到一道流光自視野中劃過,再然後,他見到了阻擋在前方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孔洞,有夕陽之光從孔洞中照射出來。

危急關頭,師箜咆哮出聲,體內相力儘數運轉,長槍如雷龍般暴射而出,轟向了前方。

叮!

清脆之聲緊接著響起,然後師箜便是瞳孔緊縮的見到,那一柄纏繞著雷相之力的長槍直接是在此時從中間分裂開來。

一道流光箭矢自破碎長槍中射出,僅僅數個呼吸間,就在師箜驚駭欲絕的目光中,自他伸出的左掌中,洞穿而進。

所謂的狂雷之鎧,僅僅堅持了一息不到,就直接被洞穿擊碎。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師箜左臂鮮血狂湧,整個人如遭重擊般的倒射而出,重重的撞在了殘垣斷壁上,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整個白靈山內外彷彿都是陡然間安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