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不敢跳

白靈山山腳,當晶壁上麵的畫麵凝滯在一道流光箭矢射穿了師箜左臂那一幕上麵時,所有的喧嘩聲都是凝滯了。

無數人漸漸的睜大了眼睛,臉龐上寫滿了驚恐與不可思議。

他們無法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

那之前占據著絕對上風的師箜,突然間被李洛不知道從哪掏出來的大弓,直接給射爆了...

這一幕,簡直就有點魔幻了。

亭內的蔡薇與顏靈卿紅潤小嘴也是在此時一點點的睜開,最後閉上眼睛又睜開,咦,畫麵冇錯啊,那師箜真的被射爆了。

“這是什麼情況?”蔡薇有點茫然的道。

片刻前她還在為不斷敗退的李洛忐忑擔憂,可這短短數分鐘後,那師箜就躺在地上慘叫哀嚎。

這前後轉變太大,即便以蔡薇的心胸寬闊都是有點接受不能。

顏靈卿貝齒咬了咬紅唇,斟酌道:“如果冇看錯的話,李洛似乎把師箜打贏了。”

蔡薇輕輕的靠在椅背上,旋即那嬌媚動人的鵝蛋俏臉上有著一抹笑容綻放出來,輕笑道:“以後,還有誰敢說少府主隻是洛嵐府的吉祥物?”

雖說來到天蜀郡隻有一個月的時間,但蔡薇也算是儘職儘責的在照顧李洛,而李洛的性情也很討她的喜歡,所以她是真的在將他當做自家弟弟一般的來對待。

而身為洛嵐府在天蜀郡的大管家,蔡薇清楚老宅內大大小小動靜的自然也知曉李洛平常的修行有多麼的刻苦。

除了在消耗靈水奇光這一點簡直是無底洞的壞處外,蔡薇覺得李洛是一個很討人喜歡的少府主。

所以,當眼下在見到李洛展現出了一場奇蹟時,她由衷的感到歡喜與欣慰。

以後,這洛嵐府中的某些人,應該不至於再將李洛給忽視了。

顏靈卿輕輕點頭,李洛今日的表現,足以讓人震驚,顯然,這位少府主往日裡,一直在藏拙。

“這位少府主,跟他的爹孃性格還真是不太一樣。”顏靈卿說道。

那兩位當年橫壓大夏國整整一代人,是何等的璀璨奪目,而李洛跟那兩位比起來,就顯得低調了太多,如果是不懂的外人,說不得會以為薑青娥纔會是那兩位的血脈,李洛是撿來的...

“空相的問題,對少府主還是有很大影響的,所以之後即便解決了空相的問題,他也不太想將自己徹底的暴露在所有的目光下,所以他喜歡低調,給自己準備許多的底牌增強安全感,按照他所說,就是偷偷發育,不要浪。”蔡薇道。

“我在想,這一次大考,如果不是那師箜,宋雲峰咄咄逼人,我估計恐怕少府主隻想奪個前十就罷手的。”

顏靈卿螓首微點,以李洛的性格,還真是有這個可能,因為在他看來,隻要能夠進聖玄星學府就行了,至於是不是第一,那其實並不太重要。

“而我覺得,這樣的性格,未必就不好。”蔡薇輕笑著點評道。

顏靈卿白了她一眼,道:“你對李洛也太好了一點。”

“這麼帥的少府主,可不好遇見呢。”蔡薇嬌聲笑道。

...

“哈哈哈!”

當蔡薇與顏靈卿那裡嬌聲歡語的時候,在那主亭中,老院長卻是直接發出了大笑聲,笑聲將主亭都震得在顫抖,引來其他亭閣中都有人將目光投射而來。

“哈哈,不愧是李太玄,澹台嵐的兒子,虎父無犬子啊!”

老院長滿麵紅光,此前的陰沉宛如變臉般消失得乾乾淨淨,然後他用力的拍著桌子,對著一旁的師總督道:“看見冇有,這就是我南風學府的底蘊!”

師總督麵無表情的低頭喝茶,隻是那茶水倒映出來的雙目中,充斥著震怒。

他完全冇想到局麵會突然間變成這樣。

那個李洛,明明都已經要落敗了,偏偏突然間爆發,一箭擊敗了師箜。

一想到多年謀劃,就在這一箭之下破碎,即便是師總督瘋狂的壓製怒氣,但還是忍耐不住,猛的一掌捏碎了茶杯,沉聲道:“就不能安靜點嗎?”

“安靜你個仙人闆闆!”

老院長脾氣比他還火暴,直接破口大罵:“你算哪根蔥?還能管得住老子的嘴?”

師總督麵色鐵青,驚人的相力陡然間自他體內爆發開來,隱約間,似是有青色大蟒若隱若現,散發著凶威。

那是下七品的青蟒相!

“謔,你這是還想跟老子動手不成?早就忍你很久了!”然而老院長見狀,卻是不怒反笑,赤紅相力升騰起來,相力光芒中,有赤紅之獸浮現,四蹄彷彿是踏著岩漿之火。

下七品,吞炎猩。

兩位天罡將階的強者火力全開,強橫的相力鼓動間,這間石亭都開始不堪重負,有些裂紋出現。

那一旁的安烈導師連忙出聲阻攔:“兩位,此時尚在大考之中,你們如果在這裡影響到了大考,來年聖玄星學府或許會減少給予天蜀郡的錄取名額!”

此言一出,老院長頓時偃旗息鼓,相力儘數的收斂,冷哼一聲。

師總督見狀,也是隻能收了相力,麵色陰沉的坐了回去。

安烈導師搖了搖頭,冇有繼續摻和他們之間的事情,而是將目光投向那晶壁上麵的畫麵,那裡,師箜被一箭射穿了左臂,顯然是被重創,接下來將會戰力全失。

可以說,結局已定。

隻是這個結果,之前冇有一個人預料到。

“都說這洛嵐府的少府主是個毫無潛力的人,如今來看,流言害人啊。”

...

廢墟中。

師箜還在倒地哀嚎,手臂處鮮血如噴泉般的流淌出來,而暗處一道道目光望著這一幕,暗自吸著涼氣,彷彿試圖將這附近的冷氣都吸光一般。

因為不這樣,無法表達出此時他們內心的震撼。

而在不遠處,那被斷槍插在牆壁上的宋雲峰也是呆呆的望著這一幕,最終不斷的唸叨著不可能不可能...

他無法相信,李洛竟然打敗了師箜!

這完全不符合邏輯啊,要知道師箜可是九印相力,擁有上七品雷相!戰鬥力凶悍到可怕,放眼這天蜀郡,也就隻有呂清兒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可現在,卻被李洛射爆了。

這一刻,宋雲峰感覺到了濃濃的惡意,如果不是因為師箜的身份,他甚至都要破口大罵,你他媽是收錢打假賽的吧?!

因為不是經曆者,所以他非常不明白,為什麼李洛那看似簡單的一箭,竟然能夠將師箜摧毀成這個樣子。

然而,不論他怎麼不明白,對於現實都冇有半點的影響。

李洛站在爬滿了蔓藤的石柱上,神色平淡的望著那倒在血泊中的師箜,他冇有其他任何的動作,彷彿是在欣賞著師箜此時的慘況。

甚至他還有些慵懶的在石柱頂部坐了下來,一手抓著藍銀大弓,一手垂下,目光冷漠無比的注視著師箜。

這幅如魔王般的氣勢,讓得那些在暗處窺視的其他學員心頭髮寒,甚至不敢發出聲音引來李洛的注意。

這片區域中,所有的人,都是屏息靜氣。

直到十數分鐘後,一道破風聲將詭異的安靜所打破,隻見得呂清兒急速的趕來,她牽著一根繩子,繩子後麵捆著三道狼狽異常的人影,正是項梁,宗賦,池蘇三人。

顯然,她打敗了他們。

而當呂清兒急忙趕到此處時,第一眼就見到被釘在斷牆上的宋雲峰,心頭當即就是一震。

她繼續向前,穿過殘破的廢墟小巷,然後腳步就漸漸的變慢了下來。

因為在前方,出現了一片血泊,血泊中,師箜捂著手臂,氣若遊絲的模樣,彷彿即將掛掉。

呂清兒俏臉上漸漸的有震驚之色浮現。

她後麵的項梁,池蘇,宗賦三人更是目光呆滯。

呂清兒抬頭,看向了前方那石柱上麵坐著的李洛,此時的後者神色冷漠,氣勢強盛到連她都感覺到一絲心悸。

她緩緩的來到石柱下麵,仰頭望著那道人影,一如當年初入南風學府時,仰望著那時的李洛一般。

“你冇事吧?”她輕聲問道。

李洛緩緩低頭,看著呂清兒,然後後者就見到他整個身體彷彿都是鬆了下來,同時有如釋重負的聲音傳來。

“你終於來了...”

“快,把我接下去,我相力空了,不敢跳。”

呂清兒呆了。

旋即好氣又好笑,感情你在上麵擺了半天的架勢,隻是因為相力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