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為什麼要逼我?

李洛所在的這跟石柱格外高,下方的地麵上到處都是尖銳亂石,當然他也不是真不能跳,隻是剛纔那一箭抽乾了他所有的力氣,此時暗處還有許多的眼睛在盯著他,如果他跳下去的時候表現出了無力感,難保彆人不會生出心思,畢竟眼下這裡,可是有太多唾手可得的積分了。

所以李洛乾脆就坐在上麵乾坐著擺出架勢震懾住那些人。

呂清兒掠身而上,帶起一股香風來到李洛身旁,妙目在後者身上流轉了一下,旋即伸出小手。

“戴著手套的吧?”李洛看了一眼,還好,戴了,免得到時候兩人都栽了下去。

呂清兒眸光流轉的橫了他一眼,少女風情如詩如畫,然後直接抓住李洛手掌,自石柱頂端翩然掠下。

雙腳落在地麵上,李洛頓時感覺踏實了許多,他望著那被呂清兒困住的項梁,宗賦三人,笑道:“三位也栽了啊?”

項梁,池蘇神色懨懨,冇有說話,不過看向李洛的眼神中,那種忌憚倒是要超過呂清兒了。

畢竟眼前這幅場景,太嚇人了一些。

倒是宗賦歎了一口氣,道:“我之前就說過,李洛,你可能會是這場大考最大的變數,看來我冇猜錯。”

項梁,池蘇默然,他們之前對於宗賦這個猜測都是一笑置之,從未真正的李洛當做威脅,可如今來看,宗賦的謹慎纔是對的,如果他們之前精心策劃,能夠將李洛的實力摸透,局麵不至於如眼下這般淒慘。

李洛擺了擺手,然後過去將釘在牆壁上的宋雲峰給拖了過來,丟在師箜身邊。

同時他還貼心的幫師箜給止了個血,免得到時候失血太多直接死了,那反而平添一些麻煩。

師箜睜開了虛弱的眼睛,盯著李洛,咬牙道:“李洛,你可真能藏啊。”

李洛笑了笑,然後一臉沉痛的道:“你們為什麼要逼我呢?我明明隻是想要拿個前十而已,你們為什麼要把我逼到這一步?”

身後的宗賦,項梁等人嚥了一口口水,這也太殺人誅心了,過分了啊。

果然,那師箜被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一口鮮血又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先彆急著吐血。”

李洛連忙將他製止了下來,然後用晶牌檢視著積分榜,發現積分榜上麵還有還剩十三人,不對,說話間又有一人消失了,那就還剩下十二人。

“哎喲,還好,差一點就不行了。”他笑道。

“知道我接下來會做什麼嗎?”李洛望著師箜與宋雲峰,淡淡的笑了笑,隻是笑容中的寒意極為濃烈。

“我說過,會讓你們兩人在前十就被淘汰。”

師箜麵色鐵青,眼中掠過一抹恐懼之意,怒道:“李洛,你好狠!”

在前十淘汰,就將會失去主動的錄取名額,他甚至有可能進不了聖玄星學府,這對於師箜而言,無疑是極為慘重的代價。

一旁的宋雲峰也是怒吼道:“李洛,你不能這麼做!你這是在激怒我們宋家與總督府!”

“幼稚。”

李洛搖了搖頭,聲音溫和的道:“做錯事情,就得付出代價,而現在,就是該你們為之前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他取下晶牌,直接是將師箜的積分全部的蹭走,然後把宗賦的晶牌取了下來,蹭走了宋雲峰的積分,畢竟同學府間的人是不能互相搶奪積分。

師箜,宋雲峰積分瞬間歸零。

而此時李洛還鼓起掌:“讓我們在這裡恭喜師箜,宋雲峰勇奪大考十一,十二名!”

師箜,宋雲峰麵如死灰。

一旁的項梁等人噤若寒蟬,瑟瑟發抖,感覺這個時候的李洛好可怕。

呂清兒則是靜靜的望著李洛,不知道為何,看見這個狀態下的李洛,她卻是感覺到一絲歡喜之意。

平常的李洛太低調了,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但呂清兒就喜歡看他渾身都是刺眼光芒,就如同當初初進南風學府時,李洛指點她相術的時候,把她罵得委屈無比的一幕。

“大考應該要進入倒計時了。”呂清兒微笑道。

李洛的目光又是轉向了項梁,宗賦三人,皺眉道:“倒是便宜你們三個傢夥了。”

因為最終隻能把兩個人淘汰在十名之外,而從仇恨度上麵來說,顯然師箜,宋雲峰有絕對的優先權。

這就導致項梁三人還是進了前十,即便現在把他們的積分清空了,他們也就頂多隻是排名末尾罷了。

項梁,宗賦,池蘇三人聞言,頓時露出討好的笑容:“洛哥,我們也是被逼的,主要是後麵學府高層的主意,我們吃了學府那麼多資源,總得聽他們的話啊。”

“不過你放心,等以後

進了聖玄星學府,你就是我們的老大,你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李洛冇搭理他們,而是看向呂清兒,道:“你先把他們積分給清零吧,不然看他們總是不太順眼。”

呂清兒聞言,卻是淺淺一笑:“不要。”

李洛愣了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一旁的宗賦冷靜的提點道:“洛哥,她的意思是如果取了我們的積分,她就會反超你現在的積分,成為大考第一名。”

項梁,池蘇的眼睛都是一亮,目光在兩人身上轉動著,呂清兒打敗了他們,他們的積分自然是屬於呂清兒的,可有這麼光明正大的理由成為第一,她竟然偏偏寧願屈居李洛之後,這是什麼樣的關係?

這有情況啊?!

連宗賦都是有些佩服的看著李洛,洛哥牛逼啊,跟薑青娥那種絕世天驕有著婚約,竟然還能彩旗飄飄?

聽到宗賦所說,李洛這才留意到他在得了師箜,宋雲峰的積分後,他現在竟然變成了第一名,當即有點慌:“清兒趕緊,我這人現在有點第一名恐懼症。”

“習慣就好了啦。”呂清兒輕笑道。

李洛悲憤道:“呂清兒,你不要太過分了,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你竟然要這麼害我?”

“快點快點,我不想第一名,求你了。”

呂清兒則是在旁邊的亂石上坐了下來,任由夕陽傾灑下來,讓得纖細苗條的倩影上披上霞光,她雙手撐著晶瑩下巴,帶著笑意的望著憤怒指責她的李洛。

而也就是在此時,有悠揚的鐘吟聲在白靈山中響徹起來。

白靈墟中,所有人都是在此時鬆了一口氣,麵龐上有狂喜之色湧現而出。

而李洛則是麵色灰暗了下來,這是大考結束的鐘聲。

很不幸的是,他得到了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