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大考落幕

大考結束的鐘聲迴盪在白靈山中時,那山外,同樣是氣氛沸騰起來,無數道視線帶著濃濃的驚歎,望著那晶壁上麵的積分榜。

那第一名的位置,清楚的寫著。

李洛,南風學府。

這個第一名,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大考開始的時候,恐怕冇人會想到,奪得第一的人,不是最熱門的呂清兒,也不是唯一能對她造成威脅的師箜,而是之前不顯山不露水,從未顯露過什麼驕人戰績的李洛!

對於這位洛嵐府的少府主,天蜀郡的人都並不陌生,畢竟洛嵐府是從南風城起家,最後屹立於大夏國,洛嵐府那兩位府主,曾經是許多天蜀郡人對外郡吹噓時的談資。

而作為那兩位的兒子,李洛從小就少不了關注,隻是後來因為那所謂的空相,導致無數人在暗暗感歎,李太玄,澹台嵐英明瞭一輩子,這生出來的兒子,倒是冇有繼承他們的天賦。

虎父犬子之類的言辭,恐怕是李洛這些年聽過最多的。

甚至還有人說,或許薑青娥纔是李太玄,澹台嵐的血脈,李洛根本不是他們的親生子。

此類種種,不一而足。

然而,今日這一幕,卻是重新整理了他們對於那位少府主的認知,那個少年,雖然冇有薑青娥的那種橫掃一切的銳利之氣,但卻給人一種溫和的深藏不露之感,在冇有真正到最後的時候,你似乎永遠不知道他還藏著什麼底牌。

這與他的父母以及薑青娥,似乎都不太一樣。

在山腳處,南風學府帶隊的徐山嶽抬頭望著晶壁,目光彷彿是被釘在了上麵,移都移不動,如此好半晌後,他方纔哆嗦著道:“你看見冇?李洛是第一名!”

一旁的林風麵色僵硬,現在的他根本不知道究竟應該是高興還是悲傷。

雖說第一名依舊留在了南風學府,但卻並冇有留在他所執掌的一院,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第一名,是他曾經強烈主張,將其下調到二院的人。

此前的李洛雖然有崛起之勢,但林風依舊冇有太當一回事,畢竟在他看來,李洛就算現在能夠追上來,也不可能跟呂清兒,宋雲峰之流相比,畢竟他落後了不少的時間。

可他從來冇想到過,最終成為大考第一名的,竟然會是李洛。

所以這一刻,麵對著狂喜到表情都有些扭曲的徐山嶽,林風的內心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種無比強烈的後悔之意。

他後悔為何在發現李洛開始崛起時,冇有放鬆口風,將他再度的拉回到一院。

而如今李洛成為第一,可以想象,未來他在南風學府必然會遭受到許多的異樣眼光,畢竟南風學府還從未出現過大考第一名不在一院的事情。

他林風,將會被斥為鼠目寸光,而徐山嶽,則是會被認為慧眼如炬。

所以這個時候,雖然南風學府保住了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但林風卻是有種想要哭出聲來的衝動。

徐山嶽此時也回過神來,他看了一眼麵色扭曲得跟吃了屎一樣的林風,有些同情的搖了搖頭,同時不忘表達自己的感激。

“林風導師,還是你夠兄弟,以後我再也不跟你抬杠了!”

林風露出了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聲音哆嗦得跟在漏風一樣。

“嗬,嗬嗬...都,都是自家兄弟,太,太見外了。”

...

蔡薇與顏靈卿同樣是盯著那第一名的名字看了好片刻,方纔從這措不及防的驚喜中回過神來。

“真是讓人意料不到的結果啊。”蔡薇有些感歎的說道。

“嘖嘖,這李洛,還真是藏得深,這個成績如果傳到青娥耳中的話,恐怕連她都會感到驚詫。”顏靈卿也是點點頭,給予了李洛此次大考極高的評價。

“少府主能夠進入到聖玄星學府的話,對於他在洛嵐府內的威望也會有所提升,也能分擔許多青娥的壓力。”蔡薇輕聲道。

顏靈卿微點螓首,雖說如今的洛嵐府內憂外患,但其實還是有一些所謂的保皇派的,而這所謂的皇,其實就是李洛,畢竟不論如何,他都是兩位府主的親生血脈,他所擁有的繼承權是最正統的,甚至要超過薑青娥。

隻不過以前因為空相的問題,導致未來前途暗淡,所以一些人隻能放棄,而未來李洛如果能夠表現得越來越好,未必不能再度凝聚人心,到時候再加上薑青娥的協助,他應該是能夠坐穩洛嵐府府主的位置。

那個時候,洛嵐府也將會再度穩定下來。

而對於那一天,蔡薇與顏靈卿都是很期待。

...

主亭中,當結果出現的那一刻,那位師總督一言不發,但任誰都能夠感覺到那從他體內散發出來的氣勢有多嚇人。

但老院長纔沒理會他,而是直接起身,用力的鼓掌。

“好小子,不愧是李太玄,澹台嵐的兒子,所有人都小瞧了你,包括我這老眼昏花的老傢夥。”老院長大笑道。

師總督陰沉沉的笑了一聲,冇有說一句話,也不與老院長,安烈道彆,直接是起身,然後裹挾著陰沉氣壓甩袖離去。

安烈導師見狀也是有些無奈,隻能衝著老院長笑道:“恭喜衛刹院長,今年南風學府又穩住了天蜀郡第一學府的招牌。”

眼下的積分榜上,李洛與呂清兒包攬了第一,第二,這個成績,簡直是南風學府近些年最好的一次,那足足二十一個額外的名額,將會引得南風學府成為天蜀郡最大的贏家。

可以想象,來年會有多少家庭,會擠破頭的將自家孩子送進去,畢竟就算到時候依靠自身爭不到名額,那也能夠靠學府的額外名額躺著上聖玄星學府啊。

老院長笑得合不攏嘴。

山下的沸騰在持續,而山中的學員也是開始陸陸續續的退出來,特彆是當李洛,呂清兒等人出現時,更是將氣氛推向了**,排山倒海般的歡呼聲在響徹。

而成為視線矚目焦點的李洛則是麵帶苦惱之意,以前因為顏值就已經給他帶來了許多的煩惱,這以後難道還要因為才華而煩惱嗎?

這種壓力,已經超越了我的年齡所能夠承受的了啊。

“洛哥,你太牛逼了!”趙闊滿臉狂喜的湧了上來,雖然他在前十就被淘汰了,但是李洛跟呂清兒取得了極好的成績,所以以他在南風學府的排名,必然是能夠躺著上聖玄星學府的。

其他南風學府的學員也是滿臉堆笑,看向李洛的目光中滿是敬佩,因為那額外的名額,他們這次參加大考的人,幾乎人人都能夠得到錄取名額。

真正的是一人得道雞犬昇天。

李洛衝著趙闊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轉動,找著虞浪,然後就在人群外發現了他的身影。

此時的虞浪,正拉著一名嬌俏可愛的小學妹的小手,一臉深沉的道:“你知道李洛為什麼能夠打敗師箜嗎?那是因為我之前費儘心機將師箜氣得心態紊亂,所以李洛能夠奪得第一名,其中應該有一半的功勞是我的,不過沒關係,我跟他是好兄弟,從不介意這些虛名,而我這個人對這個也不是很看重。”

天真的小學妹一臉崇拜的看著他。

“這騷

貨。”

李洛無語,也懶得理會這腦迴路跟常人不太一樣的傢夥。

而此時正跟一群小姐妹說話的呂清兒看來,淺笑道:“他們說今天是大好事,所以今晚聚會慶祝一下,問你願不願意。”

李洛歎了一口氣,這種聚會其實冇多大的意思,隻是到時候大家又來追捧敬佩他一下而已,以前這些小學妹在聚會時就喜歡占他便宜,今天恐怕還要更過分。

所以最終他點頭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