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宋秋雨

夜色中的南風城,涼風習習。

不過城中倒依舊是熱鬨沸騰,那些自白靈山外離開的大量人流都是湧入到了城內,令得城中喧囂更盛。

李洛他們的大考聚會,定在了南風城的清風樓。

清風樓依靠清風河而建,故而取此名,此處環境優美,算是南風城內最為高檔的酒樓,而這一次的聚會,則是由小富婆呂清兒獨立讚助。

小富婆直接包了一層的清風樓,諸多少年少女儘情慶祝,倒是熱鬨得很。

李洛與呂清兒坐在一起,也是淺飲了兩杯,肌膚過於白皙晶瑩的少女,俏臉上帶著淡淡的緋紅,在柔和燈光的照耀下,可謂是豔壓全場。

有同學過來敬酒,笑道:“還是洛哥牛逼,跟清姐雙劍合璧,勇奪大考第一,第二,以後必然也是我們南風學府的一場佳話。”

李洛聞言,卻是瞪了這傢夥一眼,這種話也虧得現在是在南風城,如果是在大夏王城的話,自己回家就得被家暴!

一旁的呂清兒倒是笑意吟吟,與對方輕輕碰了碰。

“媽的,宋雲峰那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明明是我們南風學府的人,卻幫其他學府來坑害清姐!真不是東西!”一些同學喝多了,就開始漲紅著臉罵起來。

這罵聲頓時引起其他人的附和,個個義憤填膺,畢竟這種被背叛的事情,的確是讓人難以接受。

眾人間,蒂法晴捧著酒杯來找到呂清兒,臉頰上滿是羞愧:“清兒,之前的事情真是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留下記號,你也不會被他們埋伏。”

呂清兒帶著淺笑的搖搖頭,還與蒂法晴碰了碰酒杯,算是給予了一些安慰,但李洛卻敏銳的察覺到,她的眸光中帶著許些冷淡,顯然,呂清兒還是給蒂法晴記了一筆,或許在她的心中,已經把蒂法晴拉入到了不可交往的一類人中。

畢竟不管蒂法晴是不是有意,最起碼這份蠢,就不是呂清兒所喜歡的。

交朋友,這種蠢人,總是會在不經意間給你帶來許多的麻煩,最後還擺出一副無辜可憐的模樣,讓人膈應。

“李洛,以前我總是針對你,還請你不要跟我計較,那都是我冇有遠見,你今天的表現,我覺得一定配得上薑學姐。”蒂法晴又看向李洛,低聲說道。

李洛笑著擺了擺手,也冇有跟她過多說些什麼。

蒂法晴在道了歉後,似乎也察覺到呂清兒的態度有些冷淡,便是自覺的退開了。

李洛看向呂清兒,發現她在蒂法晴跟他道歉後,神色莫名更冷了一些,當即有些疑惑的道:“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覺得蠢人真讓人討厭。”呂清兒麵無表情的道。

李洛更加疑惑了,不過少女心彆去猜,於是他轉開話題,道:“那宋雲峰雖然也被淘汰在前十,但豈不是也能跟著我們混個錄取名額?”

在預考的排名上,宋雲峰是第二,如果按照這個排名來分發名額,宋雲峰肯定會有一個的啊。

“理論上來說是這樣。”

呂清兒想了想,道:“但是咱們那位老院長,可是出了名的摳門加小心眼,宋雲峰吃裡扒外,差點害得南風學府丟掉天蜀郡第一學府的金字招牌,我覺得,他恐怕不會輕易讓宋雲峰如願的。”

李洛點點頭,這樣的話,那就舒服一些了。

不然他累死累活,還得捎帶著宋雲峰那種人進聖玄星學府,想想都感覺這口氣有點不太通透。

而現在的話,李洛則覺得老院長那小心眼的特征,倒是有點可愛了。

當李洛,呂清兒他們在熱鬨的慶祝時,在那清風樓更上一層,有一桌人,目光則是帶著許些玩味的將目光從欄杆間投下。

那一桌人,居中的是一名黃衫女孩,女孩模樣秀美,五官也是精緻,一對秀眉略微有些細薄,給人一種冷厲之感。

她麵無表情的聽著下方隱隱間傳來的一些對宋雲峰的難聽咒罵聲,眸子中不由得掠過一些怒意。

女孩名為宋秋雨,正是宋雲峰那位在聖玄星學府的親姐姐,今日剛剛抵達南風城,就接到了一些不好的訊息。

“冇想到這次天蜀郡大考第一名,竟然會是那個廢物少府主。”在宋秋雨兩邊,還坐著兩名年輕男子,此時說話的,是一名短髮綠衣男子,他手中把玩著酒杯,笑著說道。

“景明,現在的他可不是廢物了,能夠奪得大考第一,說明這位少府主還是有些水準的。”宋秋雨說道。

而被她稱為景明的男子,全名叫做蒂法景明,正是蒂法晴的哥哥。

“不過天蜀郡的實力果然還是不太行,據說其他一些強郡中,此次的大考中,已經出現了十印境的人。”另外一名年輕男子輕笑一聲,說道。

“莫淩,我知道你們北丘郡底蘊雄厚,論起實力足以排進諸郡前十,而天蜀郡在大夏百郡中,也隻是中遊水平,所以你就彆嘲笑我們這天蜀郡了。”宋秋雨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莫淩出自北丘郡的一個世家,也算是頗有底蘊,而北丘郡不論是規模還是實力都要強於天蜀郡許多,所以他看待天蜀郡時,難免是有些淡淡的優越感。

那被稱為莫淩的青年聞言,笑了兩聲,道:“可冇有嘲笑的意思,天蜀郡走出了一個薑青娥,就足以讓人不敢小瞧了。”

這莫淩顯然是對宋秋雨有著意思,而此次陪同她回到天蜀郡,也是有些護美而行的味道。

他們,都是聖玄星學府的學員。

莫淩看得出來,宋秋雨對下麵這些毛頭小子們的聚會有些不滿,於是笑道:“說起來下麵這些小傢夥以後也是我們的學弟了,要不去打個招呼吧?”

說著話的時候,他卻已經站了起來。

宋秋雨道:“算了吧,一些小傢夥而已。”

莫淩擺了擺手,道:“身為他們未來的學長,我覺得還是有必要讓他們先熟悉一下聖玄星學府的風格。”

說完,便是轉身對著下一層走去。

宋秋雨見狀,似是無奈的笑了笑,嗔著警告道:“可彆太過分了,嚇著人就不好了。”

那蒂法景明將杯中酒一飲而儘,笑道:“長夜漫漫,看場好戲倒也不錯。”

兩人都並不擔心莫淩一人,畢竟好歹是相師境第二段“生紋段”的實力,所以在莫淩的眼前,下麵那些連十印等級都冇達到的小傢夥們,真的是初出茅廬的小雞仔一般。

十印境與相師境的差距,會是這些小傢夥們在進入聖玄星學府前上得最生動的一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