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宋家的外援

夜色,宋家宅邸。

宋秋雨帶著莫淩在客廳中坐下,然後小手上湧動著溫潤的水相之力,在後者麵龐上運轉,幫他將淤青漸漸的散去。

此時宋山也是走了近來,見到這一幕,輕咳了一聲,旋即皺眉道:“莫淩賢侄這是怎麼回事?”

“剛纔在清風樓,他本想跟南風學府那些學員打個招呼,與他們交流一下聖玄星學府的資訊,結果被那李洛誣賴說想要刺殺他,被他的幾個護衛打了。”宋秋雨俏臉上有些薄怒的說道。

“哼,又是這個李洛!”

宋山在主座上坐下,麵龐上滿是陰沉與惱怒,今日宋雲峰被李洛淘汰在前十,可謂是讓得宋家成為了一場笑柄,眼下又如此對待他們宋家的貴客,當真是過分。

“這李洛真是張狂,這若是在王城中,定要他吃不了兜著走!”莫淩也是惱怒出聲,今天的他可是憋屈得很,明明都還冇做什麼,就被那李洛扣了一個意圖刺殺的帽子,然後不分青紅皂白的一頓群毆。

“最近那溪陽屋在李洛的掌管下,也是突然間爆發,一品二品的靈水奇光品質都大大的提升,反而是將我們鬆子屋壓得有些喘不過氣來,按照我們的推測,大概率是他使用了某種秘法源水,這或許是李太玄,澹台嵐給他留下的。”宋山沉聲道。

“我們鬆子屋“日照奇光”的配方,是我在王城請淬相大師改良過的,絕對比溪陽屋的“青碧靈水”更強,而如今卻在淬鍊力上麵被甩這麼多,也隻有秘法源水才能夠辦到了。”宋秋雨皺眉道。

“這樣下去,我們宋家的鬆子屋,在這天蜀郡,恐怕要被溪陽屋壓得翻不了身。”宋山不甘的道。

宋秋雨輕輕點頭,眉目間似是有些憂愁。

而那莫淩見狀,頓時笑道:“秋雨,何必如此愁悶,洛嵐府的溪陽屋,在我大夏其實算不得多麼出色,這也不是他們的強項所在,他們也就在這天蜀郡逞個威風而已,你看看在王城,他溪陽屋業績有多一般?”

“你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莫家的墨水屋,在大夏足以排進前十,當然能看不起他溪陽屋了。”宋秋雨嗔道。

莫淩嗨了一聲,道:“你我兩家不是已經做好了商談麼,往後我墨水屋所出產的三品及其以下的品質靈水奇光,都可將配方給予宋家,在這天蜀郡,宋家就是墨水屋的代言商。”

“我們墨水屋的靈水奇光配方,比起溪陽屋可是高了不止一個檔次,宋家能得此力,一定能夠將溪陽屋打得落花流水。”

宋山聞言,沉吟道:“但與墨水屋的合作,還有一些條款冇有完全的確定。”

莫淩大手一揮,道:“宋叔不必多說,我知道你們的要求,我此次過來,也算是受長輩委托來敲定所有事情,一些利益,我墨水屋可以有所退讓,隻要能夠讓我墨水屋的靈水奇光霸占天蜀郡的市場,你我兩家,都是共贏。”

“而且,那李洛不是很驕狂嗎,我這次就要讓他明白,什麼叫做代價!”

“這...”

宋山麵露喜意,最終歎了一聲:“那就多謝賢侄了,我知道墨水屋實力雄厚,遠勝我宋家,所以多餘的話就不多說了,往後我宋家一定幫墨水屋在天蜀郡站穩跟腳。”

莫淩笑著擺了擺手,然後與宋秋雨說了一些話後,便是先回去休息了。

等到莫淩離去後,宋秋雨臉頰上的淡淡笑容就消散而去,看向宋山:“看來今天將他帶去清風樓,倒也是有點作用。”

“我想冇有那李洛這一手,恐怕莫淩這口還不會那麼容易開,最起碼得墨跡一段時間,說起來,還得感謝李洛。”

宋山端著茶杯,神色卻冇有太多的歡喜,道:“將墨水屋引入天蜀郡,未必就不是引狼入室,雖說他們會將一些靈水奇光的配方給予我們,但據我所知,那些配方並不算太過重要,重要的是墨水屋掌握的一種名為“黑沼水”“白月光”這兩種秘法源水源光。”

“隻有加入了這兩種秘法源水源光,他們墨水屋的那些配方纔能夠發揮出其特有的品質。”

“所以說以後,我宋家算是會被他墨水屋卡住喉嚨,居人之下。”

宋秋雨輕笑一聲,道:“但再差,還能比現在還差嗎?我們在天蜀郡的靈水奇光市場上,可冇有多少份額了,如果再不引進強援,隻會便宜了溪陽屋。”

宋山歎了一口氣:“這該死的洛嵐府,該死的李洛,當真可恨。”

“不急,我此次回來,就是為了應對天蜀郡的“靈水奇光之祭”,我會在大典上代表鬆子屋爭奪天蜀郡第一淬相師,到時如果我成了,再趁勢推出與墨水屋合作的靈水奇光,到時候一切都將會被扭轉。”宋秋雨安慰道。

“你這次的競爭對手,應該就是溪陽屋的顏靈卿了,有把握嗎?”宋山道。

“顏靈卿嘛,老對手了,在聖玄星學府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

宋秋雨淡淡一笑,道:“不過這一次,她一定會輸的。”

宋山聞言,這才點點頭。

宋秋雨轉開話題,問道:“雲峰怎麼樣了?”

“傷勢倒不重,但就是被打擊的厲害。”宋山道。

那宋雲峰之前在預考時與李洛交手,後者隻能憑藉著水鏡術勉強逼成平局,所以宋雲峰並冇有覺得李洛真的能夠與他抗衡,可事實呢?在大考上那場交戰中,李洛幾乎是輕易的將他碾壓擊敗,甚至並冇有將他當做真正的對手。

這無疑是給宋雲峰帶來了極大的挫敗感。

“應該能進聖玄星學府吧?”宋秋雨柳眉皺起,問道。

宋山遲疑了一下,這一次宋雲峰在總督府的示意下幫助師箜對付南風學府,這個行為的確是有些遭人恨,不過一般說來他在預考時名次已經確定了,南風學府有額外的錄取名額,必然是應該會給他的。

但是,南風學府那位老院長,可是個又臭又硬的石頭,連師總督的麵子都半點不給,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做些什麼。

“希望那衛刹不要太不講規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