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相師三段

大考的餘波,在南風城中持續了數日,熱度依舊遲遲不退,可見大考的影響力。

而大考之後,南風學府的學員會有一週時間的休息假期,之後就會再去一趟學府,領取各自的錄取名額,徹底結束南風學府的修業。

因為那大考第一名的原因,導致最近李洛在這南風城中的關注度成倍的增長,而他對此感到頗為的苦惱,於是這幾日他都冇有外出,而是老實的待在老宅中修行相力以及研究相術,閒暇時,則是繼續靈水奇光的練習。

倒也是悠閒而充實。

...

鐺!

老宅的一處訓練室中。

李洛手持雙刀,自身相力全開,攻勢如浪濤般,一**的對著對麵的一道人影全力攻去。

與他對打的人,是老宅中的一名護衛,實力在相師第一段,開種段,此時壓製了自身相力在與他切磋訓練。

相力修行,十印境後,便是相師境。

而相師境有三段,第一段為開種段,據說這是將相宮內的相力凝聚成一團,宛如一顆種子般誕生出來,故而被稱為開種段。

第二段為生紋段,到了這個境界,相力變得雄厚,會逐漸的在相種之上形成紋路,這種紋路被稱為相紋,而生紋段的名字也就是這麼來的。

第三段為化相段,當相力達到這個層次時,自身相種將會漸漸的發生蛻變,為此後衝擊將階做著準備。

如果說十印境隻是相力修行的初學者,那麼相師境,方纔算是真正的開始摸到修行的門檻。

兩者間的差距,非常巨大。

而這種差距,在李洛與這位護衛交手時,也開始清晰的感覺到。

雖說後者壓製了相力,勉強達到十印左右,但李洛發現他的任何攻擊,都難以對對方造成什麼威脅,除非他將雙刀化為弓箭,開啟他最強的那一箭。

鐺!

李洛的雙刀之上,藍色水芒高速流轉,斬在了護衛手中鐵棍上,然後一股巨力反彈而來,反而是將李洛震得退後了數步。

他有些無奈的停下手,衝著對方擺了擺手,示意到此結束。

“少府主當真厲害,明明隻是八印實力,卻能夠讓我感受到壓力。”那名護衛抱拳行禮,然後說道。

此話倒也不是完全在吹捧,因為他發現在壓製了相力後,李洛的攻擊,的確是能夠給他帶來一點危險。

訓練場周圍,還有著其他的老宅護衛,他們也是在暗暗點頭,看向李洛的目光中,有著一種以前所不具備的東西,那或許可以說是一種敬畏與信服。

李洛奪得天蜀郡大考第一,已經讓得所有人都不敢再將他當做以前那個毫無潛力的空相之人。

未來的李洛即便達不到薑青娥那種程度,但也無人再會小覷於他。

這個洛嵐府的少府主,正在漸漸的散發出他的光芒。

李洛衝著他笑著點點頭,然後走向訓練場邊緣處,隻見得蔡薇正等在那裡。

今日的蔡薇穿著紅裙,紅裙上有絲線勾勒而成的牡丹花,精緻異常,而她本就玲瓏有致的嬌軀,更是在紅裙的包裹下延展著相當火辣的曲線弧度,嬌媚得如剛剛盛開的花兒一般。

在這汗味充斥的訓練場中,不少男性雖然目光不敢直接打量,但那隱晦的目光,則是在暗暗投來。

那是男人源自本能的對女人的欣賞目光。

“蔡薇姐。”李洛笑著招呼了一聲。

蔡薇吟吟一笑,道:“少府主還真是努力,都取得大考第一了,每天還這麼苦練。”

“隻是一個天蜀郡第一而已,冇多少含金量,據說其他一些強郡此次的大考中,甚至都出現了十印境界的學員。”李洛搖搖頭,道。

他此言倒是不假,天蜀郡在大夏百郡中僅僅中流,由此可見在其他的強郡,必然還有著實力更強的學員。

“蔡薇姐找我?”李洛問道。

“靈卿過來了,應該是有事。”蔡薇說道。

李洛點點頭:“那走吧。”

說著就與蔡薇出了訓練場,穿過走廊,來到了一間客廳中,然後就見到了穿著青色衣褲,帶著銀質眼鏡,顯得格外知性冷淡的顏靈卿。

入座下來,顏靈卿就道:“首先給你彙報一下,最近溪陽屋業績大漲,這全是因為你提供的秘法源水所導致,按照眼下的銷量持續下去,恐怕今年天蜀郡的溪陽屋分部,能夠達到一百萬枚天量金,拋除各種成本後,盈利大概會在三十萬左右。”

李洛聞言,頓時嘖嘖讚歎出聲,要知道之前洛嵐府在天蜀郡每年的所有利潤,也就在三十萬枚天量金而已,而今年,光是溪陽屋,就能夠達到這個程度,可見提升之巨大。

當然他也明白,這之間主要是因為他所提供的秘法源水,伴隨著他相力達到八印,他所提供的源水也是比以前量更多了一些,所以如今這些秘法源水開始用在了二品靈水奇光上,這才導致溪陽屋的收入暴漲。

然後他算了算,三十萬枚天量金如果去購買六品靈水奇光的話,似乎是能夠買到十支左右...

有點少啊。

李洛心中苦笑,此時他更加的明白,這後天之相的坑有多深了。

而顏靈卿在將這些事情彙報了之後,話音一轉,道:“前幾天你是不是在清風樓中遇見過宋秋雨?還有一個叫做莫淩的傢夥?”

李洛一怔,旋即點點頭:“那傢夥想要來找事,有過一點衝突。”

“莫淩出自北丘郡的莫家,莫家是大夏中專門經營靈水奇光的大家族,他們家族的“墨水屋”,在大夏中能夠排進前十,底蘊與實力都非常強。”

“根據我們得來的情報,宋家可能會選擇與“墨水屋”合作,將他們引入天蜀郡,從而抗衡溪陽屋。”蔡薇輕聲說道。

李洛眉頭皺了皺,這宋家,是找外援了啊。

“當日宋秋雨會出現在清風樓,多半是她精心設計的,無非便是讓那莫淩與你有些衝突,好促進他們兩家間的合作。”

“這個女人,心機很深,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顏靈卿柳眉微蹙,顯然對那宋秋雨很是不感冒。

李洛無奈的笑了笑,這感情無意間還成了那宋秋雨的助力了,這倒是之前未曾想到的,真是小瞧了那個女人。

“宋秋雨此時回來,應該就是為了下個月的靈水奇光之祭,她大概率會競爭天蜀郡第一淬相師的名頭,然後為鬆子屋造勢。”顏靈卿說道。

“靈卿姐是我們溪陽屋的招牌,能鬥過她嗎?”李洛問道。

“我跟她是老對手了,在聖玄星學府時就比試過很多次,雙方互有輸贏,這次也不知道結果如何,不過我不會輕敵,這段時間會全力準備的。”顏靈卿說著話時,那銀質眼眶內的雙眸中,竟是燃燒著熊熊戰火,顯然那宋秋雨的到來,激起了她的戰意。

“看來這是靈卿姐的宿敵啊。”李洛玩笑道。

“等你以後到了聖玄星學府,就知道我跟她有多不對頭了。”

顏靈卿說了一聲,然後俏臉凝重的道:“但我更擔心的是到時候墨水屋的靈水奇光被他們強力推出來。”

“墨水屋的靈水奇光,品質能達到什麼程度?”李洛想了想,問道。

“墨水屋要進入天蜀郡的話,應該是主打三品以及三品以下的靈水奇光,據我所知,墨水屋的一品產品,名為黑星靈水,淬鍊力能夠達到六成二。”

“二品產品名為黑月靈水,淬鍊力也是六成一。”

“三品產品名為黑曜奇光,淬鍊力六成。”

李洛聞言,眉頭一挑,不愧是老牌靈水奇光屋,這推出來的靈水,直接是超過溪陽屋的所有產品,由此可見,在配方這一點上麵,溪陽屋是遠遠不如墨水屋的,如果不是他靠著高純度的秘法源水,根本就比不過對方。

不過他對此倒也並不焦急,雖說在配方品質上麵比不過對麵,但在秘法源水上麵,李洛相信對麵並冇有這個優勢。

如今溪陽屋的第一版加強青碧靈水所使用的源水,從純度來說,依舊是維持在他五品水光相時所提煉的地步,所以,如果李洛願意的話,他提供的秘法源水,純度還能夠繼續的提升一大截。

但因為這個純度已經足夠使用,所以他就冇有說出來,可如果到時候那墨水屋要咄咄逼人的話,那也就不能怪他以源水純度來壓人了。

接下來,顏靈卿再度與李洛兩人商量了半晌後,便是急匆匆的離去,顯然是去為下個月的靈水奇光之祭做準備了。

而顏靈卿離開後,蔡薇則是施施然的從懷中取出了三支琉璃瓶,輕輕的放在了李洛麵前。

“這是...”

李洛盯著那三支顯然造價不菲的琉璃瓶,在那瓶身上麵還刻畫著一些淡淡的光紋,如此造型設計,顯然比以前看見的那些靈水奇光高級許多。

而李洛,也第一時間感應到了琉璃瓶中那些液體中所蘊含的強大淬鍊性。

“六品靈水奇光?”李洛的臉龐上,有驚喜湧現出來。

他這段時間還在用剩下的五品靈水奇光,但他發現隨著水光相進化到六品,這五品靈水奇光對他的效果大打折扣,所以一直很是愁悶,有心想要蔡薇幫他采購六品靈水奇光,可他也明白六品的價格,所以暫時是忍了下來,打算等去了大夏城後再開始采購六品靈水奇光。

但眼下蔡薇,顯然是給了他一個小小的驚喜。

“少府主,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斷的在使用大量的靈水奇光,但我對此並不好奇,你最近的表現,印證了這些靈水奇光取得了應有的價值。”

“所以,雖說資金流轉頗為的艱難,但姐姐我還是省吃儉用,幫你擠出了三支六品靈水奇光,雖然少了點,可也能湊合著用了。”蔡薇笑吟吟的道,光潔白皙的鵝蛋臉頰上,在燈光下耀耀生輝。

李洛歡喜的將三支六品靈水奇光抓在手中,然後望著蔡薇,感動的道:“如果不是怕被蔡薇姐打,我都想給你一個抱抱了。”

蔡薇嬌笑出聲,輕搖著花團蒲扇,衝著李洛嬌媚的眨眨眼。

“這種話,少府主還是留著給你們學府的小姑娘吧,對姐姐我來說,這些甜言蜜語,還冇你這張小臉有吸引力呢。”

說完,便是搖曳生姿的轉身而去。

李洛望著她性感迷人的倩影,摸了摸臉頰,一聲感歎。

這該死的帥氣,竟然連蔡薇姐都無法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