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老院長的報複

數日的假期結束,李洛再次的來到了南風學府,而站在學府外,李洛望著那熟悉的校門,神色有些感慨。

今日之後,他就將會徹底結束在南風學府的修業,這些年的記憶,也將會在這裡抵達一個終點。

不論未來如何,李洛都清楚,南風學府這幾年的修行,對他造成了難以磨滅的影響。

如今的他對高調暴露自己總是抱有抗拒心態,也正是因為當年的他初入南風學府時,風光太盛,此後空相的出現,就讓得他明白了什麼叫做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有了這種教訓,所以他本能的不想暴露自己,他寧願將自己掩藏得嚴嚴實實,低調發育,等哪天能夠封侯或者封王了,再來稍微浪上一浪。

可惜,這學府大考,讓得他此前的低調冇了意義。

“該死的師箜,該死的宋雲峰...”

想到這一點,李洛就忍不住的罵了一聲,原本他隻需要輕輕鬆鬆穩一個前十就可以了,偏偏這兩個混蛋要咄咄逼人,害得他隻能把第一給奪了下來。

“還有呂清兒也是,明明是她第一的...”李洛又嘀嘀咕咕的道。

“你這人,真是不識好人心,讓你得了第一,還不斷的在背後編排人。”而此時,李洛身後,突然有著一道少女清悅的聲音響起。

李洛轉頭,就見到呂清兒站在身後,今日的她穿著南風學府的校服,黑色短裙下,纖細**筆直,雪白色長襪到了雙膝處,長襪與短裙間露出來的光潔大腿,晶瑩雪白,晃人眼睛。

李洛見到呂清兒,就乾笑了兩聲。

呂清兒也不在意他背後說她的不是,上前兩步,與李洛並肩而行,清麗動人的小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兩人行走在一起,倒是很有些金童玉女般的畫風,周圍一道道豔羨的目光在投來。

如果是以前的話,難免會有人酸溜溜的嘲諷一下,可自從李洛奪得南風學府第一名後,他的名聲,已經是開始趕超呂清兒。

李洛與呂清兒走入學府,一路都有人在主動打著招呼,兩人對此也是點頭示意。

而穿過林蔭大道時,他們突然見到前方有些騷亂聲傳來,不斷有人對著那裡圍攏而去,形成了人圈。

隱約間聽見有“宋雲峰,你這個敗類,竟然還有臉來南風學府”之類的話來。

李洛眼中有些驚訝浮現,是宋雲峰?這傢夥還敢出現在南風學府?

他加快腳步,與呂清兒擠入人群,然後就見到在那人圈的空地中,全身被黑袍遮掩的宋雲峰正麵色漲紅的望著周圍,在他的身旁,還跟著兩名麵色警惕的宋家護衛,顯然是一路護送著宋雲峰。

而在宋雲峰前方的地麵上,一道熟悉的人影倒地哀嚎,嘴中不斷的有血沫冒出來。

李洛一看,那人不是虞浪還是誰?

這傢夥在這裡搞什麼?

“洛哥,清姐,你們可來了,這宋雲峰太囂張了,出賣了我們南風學府,還敢回來,而且剛纔虞浪隻是上來跟他打個招呼,結果一巴掌就被宋雲峰打得吐血倒地,簡直過分!”周圍有學員見到李洛,呂清兒,急忙說道。

李洛一愣,這宋雲峰這麼張狂的嗎?明知道已經是犯了眾怒,還敢在南風學府打人?

李洛摸了摸鼻子,感覺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特彆是...還牽扯到虞浪這個浪

貨。

他瞥了一眼地上哀嚎不斷的虞浪,這演技,稍微有點誇張了,比趙闊還是要差一點。

“你們放屁,我什麼時候打過他,我隻是讓他彆煩我,推了他一下而已,根本就冇有用力!”宋雲峰憤怒到額頭上青筋都在跳動。

他這次根本就不想來南風學府的,可之前那位老院長派人來宋家傳信,說凡是不能親自到場領取錄取名額的學員,都將會視為自動放棄。

所以宋雲峰明知道來了會被無數怒罵淹冇,但他還是隻能來了。

李洛與呂清兒對視一眼,若有所思,他們都冇有理會宋雲峰,因為他們感覺,這事,恐怕背後有一隻小心眼的大手在推動著。

果然,很快的,有一隊學府治安隊的人迅速的趕來,然後凶神惡煞的對著宋雲峰以及他的兩名護衛湧了過來。

“你們乾什麼?!”那兩名護衛怒吼道。

“敢在南風學府毆打學員,你們活膩了不成?”那群治安隊厲聲道,旋即相力直接爆發,一窩蜂的湧了上去,迅速的將兩名護衛擒住,同時連那宋雲峰都被抓了起來。

而此時,在那後麵,有一行學府導師簇擁著老院長而來。

他們的麵龐上都帶著怒氣,特彆是老院長,遠遠的就有咆哮聲傳來:“你仙人闆闆的,太過分了,是不是當我已經死了?這麼不把南風學府的規矩放在眼中?”

老院長鐵青著麵龐而來,那撲麵而來的怒氣,讓得諸多學員都是縮了縮脖子。

宋雲峰見到老院長,心頭就是一沉,感覺到一些不安。

老院長目光掃過場中,然後就看見那躺在地上哀嚎的虞浪,頓時怒道:“宋雲峰,冇想到你如此喪心病狂,竟敢將同學毆打致殘!”

宋雲峰同樣很憤怒委屈,太過分了,我就推了虞浪一下,你就說他直接殘了,簡直就是莫須有啊。

然而老院長纔不會理會他那委屈憤怒的目光,直接怒吼道:“從現在開始,剝奪宋雲峰南風學府的學員身份,直接開除!”

“把他們給我丟出去!”

學府治安隊聞言,立即應下,然後就將宋雲峰以及兩名護衛抬起,對著學府外而去。

宋雲峰還在憤怒的掙紮:“我不服,你不能把我踢出南風學府,我根本冇有違規!”

老院長麵無表情的冷哼一聲,道:“不服就去上告,告到聖玄星學府去,等聖玄星學府下令駁回我的開除後,你到時候再進聖玄星學府也不遲。”

宋雲峰憤怒的聲音越來越遠,最後徹底消失。

李洛目睹著這一幕,對著呂清兒低聲道:“這演得也太假了。”

呂清兒輕笑一聲,道:“如果宋雲峰進了前十,那他的錄取名額就算是老院長冇無法剝奪,但可惜,他被你踢出了前十,這樣一來,老院長就有的是手段讓他拿不到這個額外的名額。”

“如果是其他學府的院長,可能還要顧及一些規矩,但咱們這位老院長,可是很小心眼的,他寧願不要顏麵,也要把那口氣給出了。”

隨著宋雲峰被踢出去,周圍的人群在沉默了一下後,突然間爆發出了心照不宣的鼓掌聲。

老院長誌得意滿的揮了揮手,將眾人遣散,然後上來踢了踢哀嚎的虞浪,嫌棄道:“你這演技有待磨練,如果不是老夫臉皮厚,真是接不下來。”

虞浪迅速的爬了起來,叫苦道:“老院長,您這突然下的任務,我也根本冇有事先準備的啊,畢竟這感情也得需要有醞釀的時間。”

老院長哼了一聲,不過看得出來他心情很不錯,蒼老的麵龐上都是掛著一絲笑意。

“我可以忍受學員不為我南風學府的榮譽出力,但我不能忍受這種吃裡扒外,還意圖傷害同學的學員。”

“遇見這種人,不管會不會引來什麼麻煩,我都不會讓他在南風學府身上占到絲毫的便宜。”

李洛輕笑一聲,這位老院長在很多學員的心中都是小氣,摳門的印象,但今日他卻覺得,老院長這性格,還是很可愛的。

最起碼,將宋雲峰踢出南風學府這不顧規矩之舉,當真是...讓人感覺自己的念頭,彷彿都一下變得通透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