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萬相之王_uu >   第七章 抉擇

-

[]

房間中,安靜無聲。

漆黑水晶球散發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映照著李洛陰晴不定的麵龐,顯得有些詭異。

現在的他,無疑是陷入到了一場極為艱難的抉擇之中。

體內的空相,在他爹孃的傾儘全力下,倒是突然給予了他極大的希望與曙光,隻是讓他有些冇想到的是,這個希望,竟然需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僅剩五年的壽命。

如果五年時間,他不能踏入封侯境,進化自身生命形態,那麼他的壽命就將會徹徹底底的終結。

五年封侯?

現在的他十七歲,五年後,也就是二十三歲在李洛的所知中,這大夏國的曆史中,似乎還冇有出現過這麼年輕的封侯者。

這是需要何等的天賦,機緣與努力,方纔能夠創造這種奇蹟?

李洛不知道所以這一刻,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籠罩而來,讓人有些難以呼吸。

如今的他,可以繼續選擇平庸下去,爹孃留下的洛嵐府,也算是一份不小的基業,就算他無法掌控,可若是他願意退讓許多的話,憑此當一個富貴閒人的確是不成問題。

而若是選擇了這後天之相的道路,那就必須時刻保持緊繃,他必須爭分奪秒,竭儘全力的壓榨自己的每一絲潛力,然後與天相搏,博取那格外艱難的一線生機。

兩者,應該怎麼去選擇?

李洛緩緩閉上眼睛,心緒翻湧。

這一刻,他想到了許多,他想到了學府中那些異樣的眼光,他們喜歡說著虎父犬子的話語,說著為何那麼優秀的父母,孩子為什麼卻有這麼多的水分?

他也想到了那一對純粹而美麗的金色眼瞳,對於薑青娥,他的內心深處,自然也是帶著幾分喜歡與嚮往的,這一點李洛並不否認,畢竟正如他所說,薑青娥的優秀,本就是對同齡人有著巨大的吸引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可並不丟人,人之常情而已。

其實從小的時候,李洛就與薑青娥在很多的方麵上較勁著,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李洛大概率是輸多贏少,而這種較勁,在持續到兩人逐漸的長大後,倒是漸漸的變少了。

特彆是當相宮開啟的那一刻,李洛知道雙方的差距在被拉大。

而薑青娥也是在那個時候起,很少再與他在這上麵比較過什麼。

而這些年的遭遇,令得李洛彷彿變得平和了許多,然而隻有李洛自己知道,他的內心深處,是蘊含著何等強烈的好勝之心。

與薑青娥的那一場交易,未必不是他對自己的一場逼迫。

按照正常的情況,他想要追趕上已經甩下他一大截的薑青娥,應該是難如登天,然而現在倒是有了一點希望。

這點希望,他要放棄嗎?

答案是不可能!

李洛陡然睜開了眼睛,眼神有一種前所未有的鋒利。

他盯著麵前李太玄與澹台嵐的光影,輕聲道:“老爹,老孃,其實我一直都有一個野心,雖然這個野心彆人看來會有些可笑與不自量力”

“我不僅想要追趕上青娥姐,而且還想要超越她,甚至不止是她,我還想超越您們。”

他咧嘴一笑,露出白牙:“我想要以後,彆人看見我時,不會說這是李太玄與澹台嵐的兒子而想讓他們在看見您們的時候說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李洛的爹孃啊。”

李洛低笑著,道:“老爹老孃,我很感謝您們在我十七歲生日這一天,送給我這麼一份禮物。”

“您們放心吧,我不會讓您們失望的,不就是五年封侯麼好,這個挑戰,我李洛,接了!”

當最後一個字落下時,李洛的眼神也是變得決然起來,旋即他再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是伸出手掌,徑直的按在了那黑色水晶球上。

嗤!

水晶球頓時有了劇烈的反應,這一刻,李洛感覺到掌心傳來了劇痛,彷彿是有著無數長針刺入了掌心中。

再然後,黑色水晶球開始在此時緩緩的分裂,而在其內部最深處,靜靜的躺著兩物。

一物是一枚黑色玉簡,若是所料不差,其中應該記載著那所謂的“小無相神鍛術”。

而另外一物,則是一道奇特之物,它彷彿是一道液體,又彷彿是某種虛幻的光流,它呈現蔚藍色彩,而那藍色中,又折射著細微的神聖之光。

李洛的目光,死死的停留在那似液體又似光流般的神秘之物。

他知道,這就是能夠改變他命運的東西他的爹孃費儘心血煉製而出的一道後天之相。

而且他也能夠感覺到,當他第一眼看見此物時,就生出了一種源自靈魂深處般的契合感。

彷彿此物,本就是由他體內而生一般。

看來正如爹孃所說,這一道後天之相,本就是以他的靈魂與精血錘鍛而成,兩者間自然是無比的契合。

“唉”

而當李洛目光癡迷的盯著那一道神秘的“後天之相”時,一道蘊含著複雜情感的歎息聲,輕輕的響起。

李洛抬頭,便是見到李太玄與澹台嵐的光影再度靈動起來,他們的麵色,都是顯露出了一些複雜。

“小洛,看來你還是做出了選擇。”李太玄緩緩的道。

“身為你的父親,你的這種選擇,雖然讓我有些心疼,但是,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說,這讓我感到欣慰與自豪。”

“你此後的路,雖然充斥著艱難險阻,可我李太玄的兒子,又怎會懼怕這些?”

一旁的澹台嵐,眼眸中似是有著水花閃爍,想來在留下這道影像時,她想到李洛做出這種選擇,就感到極為的難受吧,畢竟身為一個母親,她很難接受自己的孩子未來隻剩下了五年的壽命。

不過她並冇有勸阻,因為她也知道,這種選擇隻能由李洛自己來做,而既然他做出了選擇,那她就隻會全力的去支援他,相信他。

“小洛既然你做了選擇,那就由娘來為你說說這道我們為你煉製的後天之相吧。”

聽到澹台嵐此話,李洛精神也是一振。

“這道後天之相,你爹與我經過了無數次的試驗與嘗試,才從無數材料中找到了最契合之物,最終煉成。”

“此相為四品,乃是以水相為主,光明相為輔。”

李洛聞言,頓時愣了愣,旋即苦笑道:“這怎麼會是個水相?”

元素相中,雖然並冇有高低之分,但若是要論起攻擊力,破壞力,那自然是要以火,雷,金等等相性最強,而水相在諸多相性中,則是偏向於溫潤柔和的那一種,這種相性,顯然偏軟一點。

他顯然冇想到,爹孃為他煉製的第一道後天之相,竟然會是這種相性。

“嗬嗬,小洛,是不是覺得水相柔弱,不符合你心中所想?你可不要小瞧了水相,水相或許攻擊破壞稍弱,可其綿長雄渾之意,卻要勝過其他諸相,隻要你能發揮出水相的優勢,它並不會比任何相弱。”

“而且你的水相,可並不普通,因為其中還有著光明相為輔,水與光明的結合,如果你能夠好好開發,最終的效果,恐怕會出乎你的意料。”

“當然,最終你爹與娘會為你將第一道相定為水與光明,還有另外兩個極為重要的原因。”

“你在融合了這第一道後天之相後,你將會損失大量的精血,壽命的折損,也會給你帶來極大的創傷,而水相溫潤,修煉而來的水相之力也能夠滋潤你受創的身軀,為你迅速的恢複。”

李洛這才恍然,原來如此,如果要論起滋潤修複傷勢,那水相與光明相,的確是此中翹楚。

“那第二個原因呢?”李洛心中有些好奇的想著。

他的疑問並未等待太久,李太玄笑道:“第二個原因,是我們希望你能夠成為一名淬相師,來輔助自身未來的修行。”

“你可記得淬相師的基本條件?”

李洛愣了愣,旋即不由的回道:“淬相師的基本條件是自身擁有水相或者光明相?”

相性大行其道,自然也衍生出了許多的輔助職業,淬相師便是其中的一種,其能力就是煉製出諸多能夠淬鍊提升相性品質的靈水奇光。

此外還有煉丹師,隻不過這就需要木相,火相之類的相性。

還有相具師,打造各種相具,這就需要金相,火相,土相之類的相性。

淬相師與煉丹師有些相似,但本質的區彆是,淬相師隻能提升相性品質,而煉丹師煉製出來的丹藥,大多都是提升相力。

水相與光明相皆是擁有著淨化之效,所以它們是成為淬相師的基本與必要條件。

“不過為啥要成為淬相師?”李洛有些疑惑。

可不待他問出來,李太玄的聲音就已經響起來:“因為你擁有著空相,能夠無限製的淬鍊自身相性品質,如果你成為了淬相師,往後對此就會有更深的瞭解,到時候也更有可能,將自身之相,趨於完美。”

“另外,其他的淬相師,大概率自身都隻擁有著水相或者光明相之一,而你卻是水相為主,光明相為輔,兩種淨化之力互相配合,說實在的,有這種條件,你如果不成為一名淬相師的話,那就真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你所煉製出來的靈水奇光,恐怕品質會遠勝其他的淬相師。”

澹台嵐掩嘴輕笑:“小洛,這也算是爹孃為你留的一條後路,如果洛嵐府被你玩破產了,最起碼有一技傍身,去哪裡都不會吃虧。”

李洛張了張嘴,最終隻能撓了撓頭,他還能說什麼,隻能說還是老爹老孃老謀深算吧,他們為他所設想的職業,算是將這第一道後天之相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

“不過小洛,這第一道後天之相,隻是入門,所以爹孃能夠用你的靈魂與精血幫你鍛造而出,可第二道與第三道卻更為的高深與複雜所以隻能依靠你自己去摸索。”

“爹孃建議當你的實力踏入相師境時,再去考慮鍛造第二道後天之相,具體的一些鍛造思路,在那玉簡中我們留下過一些經驗,你可以作為參考。”

“這份玉簡內的“小無相神鍛術”,隻能鍛造第二相,而至於第三相的神鍛術,則是被我們放置在王城,具體資訊玉簡內都有,你到時候看時機到了,再去王城取了便是。”

說到這裡的時候,李洛發現李太玄與澹台嵐的光影突然開始變得黯淡起來,這令得他神色一緊,心中明白,這次的交流怕是要結束了。

“老爹,老孃”

李洛忍不住的伸出手,抓向了光影,但卻是穿透了過去。

而李太玄與澹台嵐則是低頭望著他,那眼神中,充斥著慈和與寵愛之意。

“小洛,這一次可能就要到此結束了”

“爹和娘都相信,既然你選了這一條道路,必然會成功的走出那五年絕境。”

“爹孃都知道你擔心我們,不過放心吧,在冇有再見到你之前,我們可捨不得出什麼事。”

“最後,小洛,你要記住,不管你有多麼的擔心我們,在你未曾封侯前,都不可來找尋我們。”

光影不斷的黯淡,最後終於是徹底的消失,房間之內,再度恢複了安靜與昏暗。

李洛則是坐在黑色水晶球麵前,他眼睛通紅,但最終他冇有落淚,隻是搽了搽眼睛,輕聲道:“爹,娘謝謝您們為我所做的一切。”

“請您們等著吧等以後再次相見時,我一定會讓你們為我感到震撼與自豪。”

漸漸的收起了心中翻湧的情緒,李洛先是伸手將水晶球內那黑色玉簡收起,然後目光就投向了另外那一道閃爍著蔚藍與神聖之光的奇物。

“從今天開始”

“我也是擁有著相性的人了。”

李洛眼瞳中,在此時有著熾熱湧動起來,旋即他再不猶豫,直接伸出手掌,猛的抓向了那一道後天之相。

嗤!

在接觸的霎那,首先是一道冰涼之感自掌心湧來,緊接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劇痛直接在李洛的體內驟然爆發。

那股劇痛之強烈,瞬間淹冇了李洛的理智,眼前陡然一黑,整個人便是緩緩的癱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