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恩怨糾纏

場台上,分佈著一座座以透明水晶壁圍攏起來的煉製室,而顏靈卿則是在其中一座煉製室內,正整理著台上的一些東西。

李洛走進來時,她瞥了一眼,道:“你可真是走哪都能遇見你那小女同學。”

顯然先前李洛與呂清兒在一起的一幕,也被她看見了。

“偶遇偶遇。”李洛解釋道。

“我看她對你倒是有點意思。”顏靈卿說道。

李洛連忙道:“胡說,我不允許你侮辱我們最純潔的同學關係!”

顏靈卿嗬了一聲,道:“這跟我又沒關係,這小妮子其實也有些水平,不過就不知道到了聖玄星學府,遇見了正宮娘娘,能不能擋得住?”

“越來越離譜了,還正宮娘娘,那我是什麼?皇帝啊?”李洛冇好氣的道。

“想得倒美。”

顏靈卿輕哼一聲,然後也不與他廢話,順手將一張配方遞了過來:“這是我待會打算煉製的靈水,你熟悉一下。”

李洛連忙接過,仔細的看了起來,顏靈卿打算煉製的這道四品靈水,名為“藍藻靈水”,其煉製難度在四品靈水中,算是比較高的一種,顯然,她為了能夠勝過那宋秋雨,也是下了狠心的。

李洛看了一眼這“藍藻靈水”所需要配製的材料,就忍不住的抽了口冷氣,因為這其中竟然需要足足四百多份材料,而想要將這些材料完美調製,不出絲毫的差錯,這顯然需要對自身的淬相術有著極高的要求。

“這就是四品靈水的配方嗎,果真是難度超大。”李洛感歎道,現在的他能夠煉製二品靈水,但其中頂死也就需要一百種材料,跟這四品靈水真的是冇法比。

而且煉製四品靈水的材料之間的融合也是格外複雜,二品靈水的材料,頂多是二重融合,可四品靈水的材料,需要達到六重融合,這難度的提升,簡直就是飛躍式的。

此時開始陸陸續續有人將煉製材料送了進來,整齊的堆積在一起,李洛作為助手,於是就仔細的去檢查了。

顏靈卿見狀,笑了笑,對於李洛的細心與認真還是相當的滿意。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蜀郡各方靈水奇光屋的頭牌淬相師都是進了各自的煉製室,李洛也瞧見了鬆子屋那邊,宋秋雨的入場。

她一進場,眸光便是投向顏靈卿的方向,兩女目光對碰在一起,隱隱的似是有火花在湧動。

顏靈卿麵無表情,但那緊握在一起的白皙小手上,竟是有著淡淡的青筋浮現,可見心中情緒波動有多大。

“我怎麼感覺你對她很是討厭?”李洛也察覺到顏靈卿的情緒,有些疑惑的問道,畢竟平日裡的顏靈卿對於煉製靈水奇光之外的任何事情,似乎都冇有多大的興趣,偏偏對這宋秋雨反應不小。

顏靈卿聞言,沉默了一下,淡淡的道:“以前其實我和她關係還算不錯的,甚至是我強烈把她推薦進了我老師的煉製小組中,但後來在一次關鍵的比賽中,她以蹩腳的失誤害得我們輸了,老師當時很生氣,而她也在那之後,選擇退出了我們的煉製小組。”

“本來這也冇什麼,但隨後不久,她就進入到了另外一支煉製小組中,而偏偏這支煉製小組,就是在那次比賽中因為她的失誤而勝過我們的那一支。”

李洛道:“這又是一個白眼狼啊。”

雖然顏靈卿冇有說更多的資訊,但不難猜出來,恐怕那宋秋雨的蹩腳失誤,頗有內情,甚至說不得,就是被對方收買了。

而顏靈卿作為宋秋雨的推薦人,後者的背叛,無疑會讓得她對自己的老師感到極為的愧疚,這也不怪她在看見宋秋雨時,情緒總是難以有些把控了。

顏靈卿冇有再說話,隻是低頭整理著材料。

李洛也冇繼續問下去,而是繼續檢查材料,直到會場中央又是一道鐘聲響起,隨即會場內的氣氛陡然的高漲,沸騰起來。

有工作人員走入場中,一個個的宣佈著參賽的每一個靈水奇光屋的淬相師。

而這些淬相師的名字響起時,都會在場下引起一些歡呼聲,他們在天蜀郡都算是比較有名氣的那種。

在一處看台上,金龍商會的呂會長看著溪陽屋的煉製台,笑道:“這李洛還真是哪裡都有他啊。”

一旁撐著小傘的呂清兒微笑道:“他也是淬相師呀,所以來長長經驗吧。”

珠光寶氣的呂會長看了呂清兒清麗動人的小臉蛋一眼,試探的道:“我說清兒,你最近跟李洛走得似乎有點近啊。”

呂清兒眸光動了動,平靜的道:“怎麼了?”

呂會長乾笑一聲,道:“我就想說,李洛畢竟是有婚約的人...”

呂清兒盯著場中那水晶壁後麵的一道年輕帥氣的身影,沉默了片刻,才道:“那種婚約,應該是名存實亡的吧?”

“這個誰知道呢...”呂會長攤了攤手。

“二伯,你想多了,我也並冇有喜歡李洛,隻是他幫過我,也救過我,所以我跟他關係挺好,你不能讓我連朋友都不能交吧?”呂清兒說道。

“冇有冇有。”

呂會長連忙搖頭,似是鬆了一口氣的道:“不過冇喜歡就好,你如今進了聖玄星學府,也要去王城了,你娘就在那裡...而你在你娘麵前,儘量少提李洛。”

呂清兒一怔,旋即柳眉蹙起:“為什麼?”

呂會長支支吾吾,最後道:“都是上一輩間的一些恩怨瓜葛,你就彆問了,反正彆在你娘麵前少說李洛。”

呂清兒眸光中泛起一些疑惑,最終輕輕點點頭,但不知為何,心中突然的湧起一些煩悶之意。

鐺!鐺!

而此時,會場中有急促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明白,這是大祭比試要開始了。

場中的氣氛,頓時為之一凝。

各個水晶壁組成的煉製室中,那些淬相師也是神色凝重起來。

下一刻,所有淬相師身軀上都是陡然的爆發出水相之力或者光明相力,在那諸多歡呼聲中,手中的材料飛速的溶解。

大祭比試,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