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

五品

“冰河藻,半株。”

“盤山靈藤,三根。”

“千溪水,三份標準劑量。”

“......”

溪陽屋的煉製室中,平靜而快速的聲音不斷的從顏靈卿嘴中吐出來,一旁的李洛則是立即將一份份材料迅速的按照她所說的份量裝進一支支水晶瓶中,然後遞了過去。

而顏靈卿在接過這些水晶瓶後,水相之力便是一縷縷的湧入其中,相力攪動間,直接是將其儘數的磨碎,相力與材料的特性迅速融合。

兩人冇有說任何的廢話,如果是在平常時候,或許還能悠閒一點,但眼下是在比賽,所以可冇有什麼休息的餘地,隻能一鼓作氣的完成煉製。

不過李洛在一旁打下手,倒是能夠從顏靈卿那有條不紊的煉製中學到不少的東西,後者對於材料特性的融合,可謂是相當的完美。

那一道道複雜的步驟,如果換做他來的話,恐怕會直接搞砸掉。

可見顏靈卿的淬相技術,水平還是相當高的。

但李洛也明白,這還隻是開始而已。

在會場中,有裁判激昂的在解說著,場外的人雖然有些看不明白,但看著淬相師那種緊張的煉製的氣氛,還是讓得他們有種不明覺厲般的感覺,同時也受到氣氛的影響,變得亢奮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顏靈卿麵前的架子上麵,已是放滿了一支支散發著藍色光澤的水晶瓶,其中是被暫時融合好的一份份材料。

而此時,顏靈卿光潔額頭上,也有著香汗順著臉頰滑落,但她卻連搽拭的時間都冇有,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在手中水晶瓶內,在那裡,隨著顏靈卿的水相之力攪動,侵蝕,一份份材料在進行著融合。

這種看似簡單的融合,實則需要自身對相力的精準把控,同時分解著各種材料中的雜質,繼而在那千百次的碰撞,侵蝕間,形成所需要的物質。

所以外人看起來,彷彿就是拿著水晶瓶,以相力灌注其中,看上去挺簡單的,但卻根本不知道,在那肉眼不可見處,究竟是在發生著何等激烈的變化。

這就是典型的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

而這種時候,越是高品相的淬相師,其優勢就會變得越大,因為高品相的相力,靈性更盛,能夠彌補很多經驗上麵的缺陷。

一旁的李洛望著顏靈卿那專注的漂亮臉蛋,微微沉吟了一下,這一次他將整理著材料時,屈指一彈,有一縷水光相力落入到了其中。

“天葉汁。”

當顏靈卿的聲音傳來時,李洛將手中的水晶瓶立即遞了過去。

顏靈卿接過,然後水相之力湧入,直接是將其震碎,不過這一次,伴隨著材料的調製融合,她的玉手突然一頓。

顏靈卿的臉頰上劃過一抹驚愕之意,因為她發現這一次的融合,比之前竟然要順利許多,她的相力在水晶瓶中傳遞時,彷彿是得到了某種特殊的推力一般,讓她能夠省不少的力氣。

不過此時畢竟是在比賽中,顏靈卿也無法去細究,隻能迅速的完成調製,繼續開始一步步的融合。

一旁的李洛一直在盯著顏靈卿的神色,而在見到她並冇有顯露出什麼驚慌後,方纔暗自鬆了一口氣,顯然,他留在其中的那道相力並冇有乾擾到顏靈卿的融合,反而為其順利的推動了一把。

這倒是並不算意外,畢竟李洛的相力幾乎相當於秘法源水,因為空相的原因,他的相力能夠包容其他任何的水相,光相之力,再有就是,如今他的水光相是六品,可如果要光比拚相力中所蘊含的淬鍊性的話,李洛的水光相絕對足以媲美上七品水相或者光明相。

而顏靈卿自身是下七品的水相,所以在論起單純的相力品質上麵,現在的李洛甚至是要強她一籌。

不過因為顏靈卿是主要的煉製者,再加上李洛自身不過九印實力,相力微薄,所以他那一道水光相力隻能說能夠取到一些順水推舟的作用,讓得顏靈卿的煉製能夠更得心應手一點。

並且他明白,煉製這“藍藻靈水”,顏靈卿並不需要他的幫助,所以他這一手,也隻是一個小實驗而已。

時間在緊張的氣氛下迅速的流逝。

顏靈卿這邊的煉製,即將進入尾聲,這讓得一旁的李洛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的煉製冇有出任何的問題,這道四品“藍藻靈水”,即將誕生。

鐺!

而此時,會場中是而會有著鐘鼓聲響起,繼而裁判那激昂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綠光屋,趙楓,煉製四品“綠水奇光”成功,淬鍊力五成五!”

“白牙屋,柳瞳,煉製四品“白芽靈水”成功,淬鍊力五成六!”

“......”

聽著那些煉製成功的聲音,顏靈卿神色倒是冇有什麼波瀾,繼續平靜的煉製著手中的“藍藻靈水”。

不過,她的這種平靜並冇有持續太久,因為突然間,場中一陣急促的鐘鼓聲陡然響起,那裁判震驚的聲音響了起來。

“鬆子屋,宋秋雨,煉製...五品“玲瓏奇水”成功!淬鍊力,五成三!!”

嘩!

當這道聲音響起時,整個會場都是掀起了滔天嘩然聲,無數人震驚的望向鬆子屋所在的方向,隻見得那裡的宋秋雨滿臉笑顏,她的手中,一支琉璃瓶正在閃爍著奇光。

五品靈水?!

這鬆子屋的宋秋雨,竟然真的把五品靈水煉製成功了?!

會場中,其他的一些靈水奇光屋的淬相師麵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許多,因為在場幾乎都是四品淬相師,無一人能夠達到五品,而眼下宋秋雨竟然煉製出了一支五品靈水,這豈不是碾壓嗎?

不管這五品靈水究竟是不是宋秋雨機緣巧合下煉製成功的,但既然在這比賽中成了,那就是屬於她的成績。

宋家所在的看台上,那宋山與莫淩都是露出了勝利在望的笑容。

而洛嵐府這邊,輕搖著花團蒲扇的蔡薇小手一頓,嬌媚的鵝蛋臉頰便是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眸光帶著擔憂,盯著顏靈卿,李洛所在的煉製室中。

在這座煉製室中,氣氛在此時極為的沉凝。

原本正專心調製著材料的顏靈卿,整個人猶如是突然僵硬了下來,握住水晶瓶的手掌都是一動不動。

她呆呆的望著手中的水晶瓶,漂亮臉蛋上的神采都是開始在黯淡。

“怎麼會...她怎麼可能煉製出五品靈水?”顏靈卿喃喃自語。

砰!

手中的相力陡然失控,水晶瓶瞬間炸裂開來,液體順著顏靈卿的指縫間流淌下來,她雙手按在了煉製台上,一直都是清傲的頭顱彷彿都是在此時漸漸的低了下來,長髮遮掩住臉頰兩側。

現在繼續煉製已經冇有意義了...

因為宋秋雨已經煉製出了五品靈水,她就算將這藍藻靈水煉製成功了,那也被宋秋雨甩在了身後。

李洛望著低頭的顏靈卿,他能夠感覺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頹然氣息,目光透過髮絲,可見她的眼眶都是變紅了許多。

這還是李洛第一次見到顏靈卿顯露出這種軟弱頹然的模樣。

李洛抬頭望著宋秋雨所在的方向,此時的她,俏麗的臉頰上滿是勝利者的笑容,她的眸光也在看著這邊,李洛能夠感覺得出來,她看著顏靈卿的目光中,帶著一些譏誚與戲謔。

李洛沉默了數息,突然將顏靈卿的身子強行轉了過來,他目光盯著後者無措的通紅雙眼,低聲道:“靈卿姐,你的實力絕對比那宋秋雨更強,雖然不管她使用了什麼手段煉製出了五品靈水,但她可以,你也一定可以!”

顏靈卿搖搖頭,聲音都嘶啞了一些:“到現在我都冇有煉製成功過的。”

“之前不行,現在未必也不行,反正都是最差的情況了,試一試又何妨?”李洛沉聲道。

旋即他抓住顏靈卿一隻素白的小手,用衣衫將上麵的水漬搽乾,緩緩道:“靈卿姐,我不是在乎這一場輸贏會不會對溪陽屋造成什麼影響,我隻是單純的覺得,你這麼出色的人,怎麼可能輸給她?”

顏靈卿呆呆的望著麵前李洛那張如刀削斧刻般的麵龐,雖然上麵帶著一些少年人的青澀,可卻充斥著昂揚的戰意,振奮著人心。

於是,最終她咬著嘴唇,輕輕的點頭。

“那...那就試一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