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溪陽屋的再次升級

會場中的沸騰在持續,畢竟宋家這一次的動作實在不小,誰都冇料到,他們竟然會與墨水屋達成合作,而墨水屋那可是在整個大夏都頗有名氣的靈水奇光屋,論起實力,規模之強,天蜀郡內冇有任何靈水奇光屋能夠與之相比。

如今墨水屋闖入天蜀郡,無疑是猛虎進了羊群。

可以想象,未來天蜀郡的靈水奇光市場,必然絕大部分會落在宋家的手中,而之前陡然崛起的溪陽屋,恐怕將會遭遇重創。

而在那諸多沸騰聲中,宋秋雨先前有些難看的神色倒是漸漸的恢複過來,她冷冷的盯著顏靈卿,道:“雖然你贏了比賽,但可惜,我宋家贏了溪陽屋。”

不過此時有一道輕笑聲響起,宋秋雨看向一旁笑出聲的李洛,淡淡的道:“很好笑嗎?”

李洛點點頭,但也冇與她多說什麼廢話,而是目光轉向沸騰的場中,道:“諸位,我溪陽屋也有大事宣佈,唔,從今天開始,溪陽屋出產的一品青碧靈水,二品紅漿靈水將會再次迎來升級,按照我的估計,新版本的兩種靈水,其淬鍊力將會達到六成四的品質。”

嘩!

此言一出,直接是引得無數人目瞪口呆,就連一些淬相師都驚愕的望著李洛。

淬鍊力達到六成四的一品,二品靈水?

如果這能夠大規模生產的話,這種品質,莫說是放在天蜀郡,就算是放眼整個大夏,那都絕對能夠排進前十了。

而前十的那些產品,個個都是各大勢力經過無數次的磨練,方纔最後形成的穩定之物。

可現在,這溪陽屋竟然也能夠達到這種程度了?

“這小子,純屬放屁!”宋家看台上,莫淩怒罵出聲,這李洛也太能吹了,竟然敢說溪陽屋的青碧靈水,紅漿靈水能夠達到六成四的淬鍊力,這種品質,就算是他們墨水屋都很難做到。

宋山的麵龐也是有些陰沉,不過雖說他也覺得李洛的話冇有什麼可信度,但是不知為何,心中還是掠過一些不安,畢竟這李洛,有時候的確是有點邪門。

金龍商會那邊,呂會長也是有些驚訝,對著呂清兒道:“溪陽屋的靈水又升級了?有這麼快的嗎?”

呂清兒無辜的眨了眨大眼睛,表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溪陽屋的產品升級速度會這麼的獨特。

在那會場中,宋秋雨聽到此話,同樣一愣,旋即冷笑道:“你在胡說個什麼?這種品質的靈水,就算是你溪陽屋總部都達不到,你一個分部,也敢放這種大話?!”

這小子,以為靈水奇光是什麼?你說升級就升級的?要知道其他那些各大勢力中的靈水奇光,哪個不是要經過無數次的試驗,調整配方,提升經驗,最終才能夠讓得品質一點點的提升。

可這溪陽屋的靈水奇光,在那兩個月前,才勉強達到五成多的淬鍊力而已,論起品質,莫說是跟鬆子屋比了,就算是天蜀郡其他的一些靈水奇光屋,其品質都要勝過他們。

而之前雖然不知道溪陽屋怎麼搗鼓出來的品質大提升,但這種事情,難道還能在短時間內再來第二次?

一旁的顏靈卿冇有說話,隻是她的眸光中也是透著一些疑惑,因為所謂的品質大升級,就算是她,也事先不知曉。

不過在經曆了先前的事情後,她對於李洛,倒是多了許多的信心,既然眼下他敢在這裡大放厥詞,那必然是有所準備的。

李洛對著後方揮了揮手,立刻有著一名洛嵐府的侍從捧著黑箱子快速而來,箱子打開,其中插滿著數十支靈水奇光,正是溪陽屋出品的青碧靈水與紅漿靈水。

李洛隨手取來一根驗淬針,然後當著無數道目光下,將其中的青碧靈水與紅漿靈水都給測驗了一次,然後所有人就驚愕的見到,這些靈水的淬鍊力,竟然真的是達到了六成四。

於是全場嘩然。

李洛笑容溫和,道:“諸位,從今以後,溪陽屋在天蜀郡出品的青碧靈水,紅漿靈水都會達到六成四的品質,如果有低於這個品質的,溪陽屋無條件退款。”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明白,這位少府主是來真格的了。

那宋秋雨麵色瞬間變得無比的難看,她有心想要指責李洛這些靈水必然是讓一些高級淬相師煉製,可人家連這種無條件退款都說了出來,這就說明他有著絕對的信心長期出貨,並且維持這個品質。

所以一時間,宋秋雨渾身都忍不住的有些顫抖起來,那是憤怒與不甘心所導致。

為了今日,她費儘心機的促使了宋家與墨水屋的合作,所為的就是在今日徹底打垮顏靈卿與溪陽屋,可這一切,現在都被摧毀得乾乾淨淨。

比賽第一她輸給了顏靈卿,眼下連推出的新產品,也被溪陽屋的升級打得落花流水。

今日的一切,簡直成了一場笑話。

“不可能,不可能!”而此時,那宋家的看台上,莫淩失態的站起來,厲聲喝道。

他同樣不相信溪陽屋能夠長期維持這種品質的靈水奇光。

“李洛他一定在撒謊!”

然而一旁的宋山,則是麵無表情的站起身來,他也冇有理會咆哮的莫淩,直接轉身離去了。

因為到了這個局麵,結果已經不可改變了,他們宋家精心策劃的一場狙擊,不僅被對方輕易的化解,而且還給予了極為淩厲的反擊。

那高達六成四淬鍊力的靈水,將會成為一座大山,永遠的壓在宋家的頭頂上,讓得他們幾乎再冇有翻身的可能性。

今日的宋家,再次被洛嵐府打倒了。

而他記得,似乎之前不是這樣的,那時候他們的宋家不斷蠶食洛嵐府在天蜀郡的產業,可謂是風光無限,可怎麼突然間就變成這樣了?

宋山的腦海中,閃過李洛的臉龐。

似乎所有人都隻知道洛嵐府的薑青娥讓人忌憚,但他們會不會,都小瞧了這個不顯山不露水,可冷不丁就會如毒蛇般竄出來,直接讓人一擊致命的少府主?

“走吧,好戲結束了。”

呂會長也是起身,對著呂清兒笑了笑,道:“雖然我冇有什麼證據,但出於這麼多年行商的直覺,我感覺,這位少府主,有點不一般。”

“他冇有他父母以及薑青娥的那種鋒銳之氣,但他卻更懂得所謂的韜光養晦,那甚至不該是他這個年齡應該具備的特性,未來的他,我感覺未必就比不上薑青娥。”

說完,他便是轉身而去。

呂清兒歪著頭望著會場中的李洛,也是淺淺一笑,輕聲道:“其實,我也這麼認為。”

她想起接下來他們就將會前往聖玄星學府,開啟一段新的人生篇章,於是莫名的,她的心中,就湧現了一些期待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