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洛嵐府的局勢

南風城,東門。

李洛立於車輦之前,望著南風城,神色有些複雜與惆悵,自從他記事起,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生活在這裡,而今日,他終於是要離開了。

腦海中掠過往日的種種,最後李洛掀開了車簾,翻身進了車廂中。

“動身吧。”

隨著他的一聲令下,車輦前後的車隊頓時開動起來,此次前往大夏城,路途頗遠,即便是全速而行,也需要將近十日的時間,而李洛身為洛嵐府的少府主,安全問題自然是重中之重,所以防衛力量是少不了的。

車隊轟隆隆的遠去,帶著一路煙塵。

車輦飛馳,而寬敞的車廂內,則是平穩異常,李洛盤坐在茶幾一側,在他的對麵,蔡薇優雅端坐,捧著一卷書看得津津有味。

在車廂最裡麵,還有著一個小製作間,顏靈卿則是在其中練習著靈水奇光,打發路上的無聊時間。

這一次李洛前往大夏城,蔡薇與顏靈卿也是陪同著,她們已經趁這段時間完成了天蜀郡的工作交接。

“蔡薇姐,如今洛嵐府局勢如何?”李洛看著車窗外對著後方飛馳而過的樹木,半晌後,突然問道。

蔡薇將眸光從書卷中抬起,沉吟了一下,道:“應該不會太好,你應該知道洛嵐府這塊香饃饃有多誘人,它旗下有遍佈著大夏諸郡的龐大產業,每年數百萬金的利潤,這足以讓得任何勢力都為之眼紅。”

“而如今的洛嵐府又是內憂外患,這種感覺無疑是小兒鬨市持金,惹來諸多的覬覦,我想如果不是因為洛嵐府還存有一些力量,並且青娥展現出來的潛力也震懾了一些人的話,或許早就有勢力對洛嵐府出手了。”

李洛沉默了一下,微微搖頭,道:“如果有實力不遜色於洛嵐府的強大勢力真的覬覦,光憑這些震懾,還不夠。”

薑青娥的確有驚人的潛力,但這終歸還隻是潛力,甚至在李洛看來,若不是有著聖玄星學府學員這一重身份的保護,恐怕這大夏中,會有一些勢力冒險對她出手,試圖將其扼殺。

蔡薇微怔,輕聲道:“那你覺得?”

李洛緩緩道:“是因為我爹孃的餘威...或者說,那些有所覬覦的強大勢力,並不能真正的確定我爹孃已經殞命,所以他們擔心一旦做得太過,而有一天我爹孃又突然的回來了...那時候局麵,該怎麼收拾?”

麵對著兩位封侯境強者的怒火,這大夏中,任何勢力恐怕都需要保持一些忌憚。

蔡薇想了想,讚同的輕輕點頭:“少府主想的很通透。”

“不過這種餘威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弱,畢竟餓虎不會放過不斷在眼前溜達的肥羊。”李洛輕歎一聲,說道。

連他也不知道,李太玄,澹台嵐的餘威還能夠持續多久,或許說,真當某一天,那些勢力確定了某些訊息的話,恐怕洛嵐府就將會迎來一場災劫。

那個時間點會是什麼?

李洛抿了抿嘴,他感覺,可能會是明年洛嵐府的府祭...那個時候,裴昊必然會率先發難,從而引發一連串針對洛嵐府的摧毀行動。

這麼來看,時間可真是緊迫啊,現在的他,還隻是一個十印境的孩子啊,這些敵人,真是如虎狼般凶殘,就不能再多給他幾年嗎?

幾年後,他爭取和薑青娥都達到封侯境,到時候上你家去熱熱鬨鬨的吃席啊!

“唉。”

李洛歎了一口氣,可惜,那些人恐怕不會給他這麼長的時間。

“如今這大夏中,各方頂尖勢力對洛嵐府明麵上是個什麼態度?”李洛又問道。

“大夏的頂尖勢力,在刨除掉聖玄星學府與金龍寶行這兩個特殊存在的話,論起實力,當屬大夏王庭最強,隻是王庭這些年略顯混亂,國主年幼,以攝政親王輔理國政,王庭之下,便是各大傳承久遠的世家以及五大府。”

“五大府中,都澤府,極炎府對我洛嵐府敵意最重,蘭陵府中立,金雀府算是與洛嵐府關係尚可,或許其中也有著想用洛嵐府消耗其他兩大府力量的意圖。”蔡薇徐徐說道。

“這些勢力大多總部都在大夏城,以前少府主在南風城,一些風波難以波及到你,可隨著你抵達大夏城,未來怕是少不得一些麻煩。”

李洛點點頭,對此他早有準備,畢竟雖說如今洛嵐府明麵上是薑青娥在執掌,但不管怎麼說,他纔是洛嵐府名正言順的少府主。

以前冇人理會他,是因為他躲在南風城,遠離大夏的中心,再加上他以前空相的原因,恐怕各方勢力都將他當做一個廢人,所以並不理會。

而隨著他一腳踏入這大夏的漩渦中心,自然也就免不了被風波所沾染。

但這也是他這個少府主理應做的事,畢竟他不能讓薑青娥獨自一人承擔所有的壓力,以前的他無法站出來,是的確冇有這個資格,如今勉強算是有了一些力量,不論如何,他都不會放任薑青娥一人在前麵扛著所有。

“我明白了...”

李洛輕輕點頭,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我老爹老孃,可真是留了一個爛攤子啊。”

這一切,都是因為實力不夠所導致,所以他必須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而在這大夏內,冇有任何修行的地方能夠比得上聖玄星學府了。

所以他很慶幸,這一次,得到了聖玄星學府的錄取名額。

...

路途遙遠,然而有美相伴,途中卻並不覺得枯燥,反而如同遊山玩水般。

數日時間,眨眼即過。

車隊即將抵達大夏的都城。

李洛立於車架上,目光眺望著遠處,在那寬敞大道的儘頭,隱約可見一座巨大無比的城市輪廓,即便是還隔著遙遠的距離,但卻依稀能夠察覺到那座城市所散發出來的壓迫感。

讓得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南風城與此相比,不及其百一。

“不愧是王城。”李洛感歎一聲。

此時蔡薇與顏靈卿也是立於其身後,俏麗的臉頰上都是帶著些許歡喜輕鬆之意,總算是又回來了啊。

“這一路,倒也還順利,比我想的要好。”李洛衝著兩女笑道。

不過他話音剛落,卻是見到不遠處的高坡上,突然出現了一些人影,緊接著似是有著一麵旗幟升了起來。

隔著遠遠的,李洛都能見到,那麵旗幟上麵,繡著一隻展翅的金雀,在陽光下耀耀生輝。

“那是...金雀府?”一旁的蔡薇有些驚訝的道。

李洛微怔,他此次前往王城,並未過於的隱秘,所有有心人知曉他的行蹤並不困難,隻不過他原本以為會有一些敵對勢力前來阻攔或者戲耍,但倒冇想到先見到的,竟然是據說與洛嵐府關係還算不錯的金雀府。

他們,這是想要做什麼?

在李洛疑惑間,車隊進行前行,然後就見到那高坡上有一人騎著火紅色的馬獸疾馳而下,在接近車隊時,高聲傳來:“我家小姐請洛嵐府少府主上山一聚。”

“金雀府小姐?”

李洛看向蔡薇,後者微微沉吟,道:“應該是金雀府那位千金,司秋穎,她與你同齡,應該也是和你一同進聖玄星學府。”

“不過她在這裡等著你,是個什麼意思?你與她應該冇見過吧?”

李洛沉吟了一下,道:“難道又是一個仰慕我顏值的人?”

蔡薇與顏靈卿同時投來了白眼。

李洛笑了笑,道:“多想無益,見一下就知道了。”

他身影一躍,翻身上了一匹健壯的赤馬獸。

“不需要護衛嗎?”蔡薇問道。

李洛擺了擺手,冇有人真的會蠢到在這王城外對他做什麼的,畢竟不管洛嵐府再落寞,也終歸還有著幾分力量。

赤馬獸長嘯間,奔騰而去,然後帶起一縷煙塵,登上了高坡。

高坡上,一片草地中,名貴的絨毛地毯鋪就,其上擺放著一條長案,長案後,一名綠髮少女跪坐,眸光靜靜的望著下馬而來的李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