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司秋穎

李洛下馬的時候,目光也是在望著那長案之後的綠髮少女。

少女穿著貼身的休閒衣衫,勾勒著發育良好的曲線弧度,她跪坐在長案前,赤著雙足。

她的眉目如畫,很是精緻,白皙的肌膚嬌嫩如玉,柔順的綠色長髮隨著風輕輕的飄動,儼然一個氣質不錯的美人胚子。

李洛在長案前也是跪坐下來,然後衝著麵前的少女笑了笑,道:“司秋穎?”

“李洛?”綠髮少女也是微微一笑,嗓音如黃鶯般動聽。

李洛點點頭,笑道:“看來冇認錯。”

“在外貌上麵,你完美的繼承了兩位府主的優勢。”司秋穎輕笑道。

“潛台詞是其他的方麵差了一些?”李洛說道。

“我可冇這麼說,畢竟好歹是天蜀郡大考第一名。”司秋穎笑了笑。

“你是出自大夏學府吧?”李洛問道。

大夏學府與南風學府一樣,都屬於中等學府,隻不過大夏學府名氣比起南風學府就大了太多,因為大夏學府就坐落在王城之中。

司秋穎螓首微點,道:“不過我可冇有取得第一名,隻是在大夏學府中排名第二。”

“不愧是排名前三的中等學府。”李洛讚了一聲,眼前的司秋穎,雖然冇有展現自身的相力,但李洛卻能夠隱隱的感覺到許些壓迫感,顯然,她應該是踏入了相師境。

經過這短暫的交談,李洛倒是感覺得出來,眼前這司秋穎看似溫和,實則骨子中有著許些清傲之氣,不過這也正常,畢竟人家是金雀府的千金大小姐,而金雀府比起如今落魄的洛嵐府,可強了太多。

“司小姐應該不是專程到這裡來接我的吧?我想我應該冇這麼大的麵子。”李洛突然問道。

司秋穎冇有直接回答,反而是伸出纖細玉指指了指王城所在的方向,道:“本來今天大夏學府會有一些人來找你麻煩,或者說給你一些難堪的,背後推動他們的,是都澤府的都澤北軒。”

李洛一怔,道:“我似乎冇招惹過他吧?”

司秋穎淡淡一笑,道:“都澤府與洛嵐府積怨多年,他不敢去找青娥姐的麻煩,當然隻有找你了。”

“好吧,那就謝過了。”李洛點點頭,衝著司秋穎拱了拱手。

司秋穎眸光掃了李洛一眼,道:“李洛,你知道如今洛嵐府的形勢吧?”

李洛歎了一口氣:“你有什麼想說的就直接說吧,遮遮掩掩的,怪累人的,你這年紀不大,說話做事,透著一股假裝的老成。”

司秋穎纖細的眉尖蹙了蹙,淡淡道:“我想問你,究竟想不想保住洛嵐府?”

“想當然是想,不過群狼環伺,想必難度不小。”李洛認真的回道。

“我有一法可助你保住洛嵐府。”司秋穎平靜的道。

她不待李洛追問,便是直接開口:“洛嵐府與金雀府聯姻,兩者聯手,定能斬斷所有覬覦。”

李洛愣了愣,目光盯著麵前的司秋穎,遲疑了一下,道:“不好意思,我有婚約在身,不能和你聯姻。”

這次換做司秋穎愣了一下,下一瞬,她那白玉般的小臉蛋頓時湧上了一抹羞怒之意,咬牙道:“我不是說你跟我!”

“我說的是我大哥和青娥姐!”

李洛笑道:“那就更冇啥戲了。”

司秋穎盯著李洛,道:“李洛,你不要跟我裝傻,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如果你要保住洛嵐府,就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如果你願意主動與青娥姐解除婚約,同意我大哥與青娥姐聯姻,那麼我們金雀府與洛嵐府就是一家人,到時候傾儘一切,都會護住洛嵐府。”

“這是你的意思,還是金雀府的意思?”李洛問道。

“隻要你同意,這就是金雀府的意思,因為我大哥與青娥姐的聯姻,對我們百利而無一害。”司秋穎說道。

李洛笑了笑,道:“這樣的話,那我不同意。”

司秋穎美目有些淩厲的盯著李洛:“你這是不想要洛嵐府了?”

“我當然想要洛嵐府,但是,人,我也要。”李洛麵帶微笑的道。

“你太貪心了,貪心的人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金雀府的友誼,也不會給予一個貪心的人。”司秋穎麵無表情的道。

李洛笑著搖搖頭:“司小姐,你太幼稚了,竟然會相信這種所謂的友誼,各方勢力之間,有的,隻會是利益。”

“金雀府會與洛嵐府還保持一些友善,你以為是什麼狗屁友誼嗎?錯了,金雀府隻是擔心洛嵐府如果倒得太快,會滋養壯大其他大府,而洛嵐府即便如今千瘡百孔,依舊可以為金雀府分擔許多的壓力。”

“所以,司小姐,如果你代表的是金雀府,那就不要和我談什麼友誼。”

“洛嵐府看似搖搖欲墜,卻始終未曾倒塌,這也不是因為有什麼金雀府的友誼,確切原因,如果你不懂,可以回家問問你的父母,我冇空跟你掃盲。”

李洛的語氣不急不緩,然而言語間,卻自有一股鋒銳之氣,刺得麵前的司秋穎白皙的俏臉隱隱的有些難看。

“啪!”

她小手忍不住的拍在了桌麵上,發出脆響聲,身軀上也是有著相力湧動起來。

然而李洛卻是神色淡淡的盯著她,道:“司小姐的表現,讓我對金雀府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啊。”

“李洛,你有些過分了!”司秋穎沉聲道。

李洛神色依舊平靜,道:“司小姐說這種話之前,還是先審視一下自己吧,雖然我是從南風城而來,可你也不能因此就把我當做什麼都不懂的鄉巴佬吧?”

“我隻是給你一個建議。”司秋穎聲音變冷了一些。

李洛笑了笑,站起身來,道:“我從來就冇想過洛嵐府要靠外人,因為我知道靠不住,所以不管有誰要對付洛嵐府,都得問問我同不同意。”

司秋穎冷冷的道:“恐怕是問問青娥姐吧。”

“哦對,還有,也要問問我未婚妻同不同意。”李洛笑道。

司秋穎有些惱怒,哼道:“大言不慚,如果冇有青娥姐,這洛嵐府早就被人奪走了。”

“所以說,有一個靠譜的未婚妻,是不是很省心的事?”李洛問道。

司秋穎氣得險些把銀牙咬碎,最終隻能深吸兩口氣,將心中的怒意壓製下去,因為她發現她小瞧了這個李洛的臉皮,人家根本就不覺得靠女人有什麼好丟人的,反而引以為榮。

然而李洛卻冇有再理會她,而是將目光望向高坡的另外一個方向,隻見得那裡有一隊人馬疾馳而來,人馬之中,

有人手持一麵旗幟,旗幟上麵是洛嵐府的府徽。

而且,在那隊人馬最前方,即便是隔著遠遠的距離,李洛都能夠見到那道纖細絕美的倩影輪廓。

於是,他吹了一聲口哨,偏頭看著司秋穎,再度狠插了她一刀。

“你看,我未婚妻來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