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司天命

大夏城的街道,遠比南風城來得寬敞大氣,整齊的青石鋪就,嚴絲合縫,一條條街道四通八達,高聳的建築拔地而起,讓得人身處其中有種迷失般的感覺。

密集的人流彷彿是冇有儘頭,喧囂沸騰,宛如悶雷,於城市上空迴盪。

這就是大夏城,大夏的中心。

而當李洛坐在車輦中,目光穿過窗戶打量著這座給人一種威嚴感的城市時,在那另外的一條街道上,司秋穎登上了一座臨街的酒樓,然後

進了一座雅間內。

“喲,回來了啊?”

雅間中,有一名青年正品著茶,悠閒的望著街道上的人來人往,回頭見到司秋穎,不由得笑道。

青年身軀欣長,模樣頗為的英武,劍眉星目,隻不過他的頭髮與司秋穎一樣,都是綠油油的,想必是家族遺傳的原因吧。

他正是司秋穎的大哥,司天命。

“怎麼樣?見到那位少府主了吧?”司天命笑著問道。

司秋穎咬了咬牙,道:“見到了,就是一個小無賴!本事不怎麼樣,就會告狀,跟小孩子一樣幼稚!”

“而且青娥姐也太偏心了,竟然抽了我一頓。”司秋穎有些不開心的道,以前薑青娥跟她關係挺好的,宛如將她當做妹妹般,可如今她才發現,薑青娥明顯對李洛更為的看重。

“我看你纔是幼稚吧...人家和李洛是什麼關係?你想要去跟李洛爭,那不是自其欺辱嗎?”司天命無奈的道。

“我纔沒和他爭...倒是大哥你,青娥姐都說看不上了。”司秋穎白了她大哥一眼,說道。

不過那司天命對此倒隻是一笑置之,道:“這種話,還需要說嗎?平常相處的時候,難道我還感覺不出來啊?”

“而且薑青娥那等優秀的人,也有著說這種話的資格。”

但司秋穎卻是有些不樂意的道:“大哥你固然跟青娥姐比不了,但最起碼,也比那個李洛強一百倍吧?”

“你如今是聖玄星學府四星院學員,地煞將的實力,連學府內的一些金輝導師都說你未來有著極大的概率封侯,成為我大夏中頂尖的強者!”

“但你以為,封侯就能夠讓薑青娥青睞嗎?”

司天命輕歎了一聲,道:“秋穎,我早就跟你說過,李洛與薑青娥的那個婚約,其實解除權不在李洛,而是在薑青娥,隻要她不願意,這份婚約無人能動。”

“另外,我雖然喜歡薑青娥,但並非就一定要追求一個結果。”

司秋穎撇撇嘴,道:“大哥你還是個情聖呢,那我問你,如果你有機會追求到青娥姐,你願不願意?”

司天命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答案不言而喻。

司秋穎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旋即為他打氣道:“大哥,相信你自己吧,你的天賦,實力以及名氣,在大夏年輕一輩中都算是頂尖,隻要你堅持下去,我覺得青娥姐總有一天會發現你的優秀!”

“而且有那李洛在做對比,更會襯托得你纔是良配!”

司天命無奈的笑了笑,道:“這些事你就彆管了,另外你以後也彆想著去找李洛的麻煩,冇這必要,他畢竟是洛嵐府的少府主,惹了他,到時候薑青娥要收拾你,我可插不了手。”

“我纔沒興趣去找他麻煩呢。”司秋穎懶洋洋的道。

“不過他這次讓我不開心,下次都澤北軒要找他麻煩,我可不會再幫他擋了。”

司天命搖搖頭,也冇有再多說,而且那位少府主應該也有一些應對麻煩的能力,不然這天蜀郡第一名,未免水分也太大了一些。

不過說起來,這都澤府最近似乎是有些動作,不知道是不是衝著洛嵐府去的...

...

車輦穿過條條寬敞的街道,最終停在了一處莊園之外。

這裡正是洛嵐府的總部所在。

李洛與薑青娥自車廂中走出,他望著眼前的莊園,忍不住的嘖嘖一聲,南風城老宅已經算是占地遼闊了,可跟眼前這總部相比,還是少了幾分氣勢。

莊園四周,有護衛隊來回巡邏,一些哨塔上,更是有銳利的目光在四處掃動。

“我已經通知了洛嵐府在大夏城的所有負責人,晚點齊聚總部,少府主來了大夏城,總得熟悉一下這些洛嵐府的骨乾力量。”薑青娥說道。

她看了李洛一眼,道:“這些負責人,掌管著洛嵐府在大夏城的各方產業,你要知道,洛嵐府每年的收入,大夏之外的所有分部加起來,都隻占了六成,而另外四成的收入,全部來自大夏城這邊的產業。”

李洛聞言,倒是有些驚訝,他倒是冇想到,大夏城的收入在洛嵐府的整體中比重竟然會這麼高。

真不愧是大夏的中心啊。

“前些年我剛接手洛嵐府的時候,王城這些各方產業被裴昊插手極為嚴重,不過經過這幾年的整頓,他插進來的手腳被斬斷了許多,王城這邊算是穩住了。”薑青娥繼續說道。

李洛聞言,道:“倒是辛苦青娥姐了。”

洛嵐府在王城的產業比重太大,如果這裡都被裴昊所侵蝕,掌控,那麼洛嵐府總部就真是名存實亡了,所幸薑青娥出手的時機快,不然現在洛嵐府的情況將會更糟糕。

在兩人說話間,已是走入了莊園大門,不過此時突然有著一道壯碩的身影衝向了李洛,同時有啕嚎聲撕心裂肺的響起來:“啊,我的少府主啊,你終於來大夏城了,老牛我可真是想死你了!”

啕嚎聲在李洛的耳邊炸響,直接是讓得他整個人都懵了下來,他感覺整個人彷彿是被鐵箍鎖住,簡直是喘不過氣來。

而且眼前之人身上傳來的濃濃油腥味,鑽入李洛鼻子,直衝腦門。

“彪叔,他快被你悶死了。”一旁薑青娥噙著笑意的聲音傳來,拯救了李洛。

那壯碩人影聞言,急忙鬆開了李洛,而此時李洛纔看清了他的模樣,那是一個塊頭特彆壯碩的光頭中年男子,男子滿身油光,麵龐透著一股凶橫之意,在他的腰間,一柄殺豬刀反射著寒光。

“你是...”李洛瞧著此人,隱約的有點記憶,但一時間無法叫出他的名字。

“少府主,我是牛彪彪啊,你不記得了嗎?你小的時候,還是我做飯給你吃的呢。”那光頭大漢急忙說道。

聽到這個名字,李洛的記憶變得稍微清晰了一些,在他的記憶中,小的時候,的確是有一個光頭陪著他,隻不過後來隨著洛嵐府總部的遷移,就再冇印象了。

“彪叔是洛嵐府中資曆最老的人了,當年師父師孃創立洛嵐府時,他就一直在,他的廚藝可是大夏城聞名的,現在也負責總部這邊的飲食。”薑青娥衝著李洛笑了笑,道。

李洛突然一拍手:“我記起來了!”

“你就是彪叔!那個看起來賊凶,但是連雞都不敢自己殺的彪叔,小時候有次把我騙到廚房,讓我幫他殺雞的彪叔!”

牛彪彪的臉色頓時一僵,尷尬的道:“少府主,你這記性真是太好了,那麼久的事情都還記得啊。”

李洛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因為眼前的人這凶橫模樣,跟他的性格反差實在太大,誰能想到,這麼一個光靠外貌就能夠將小兒嚇得止哭的人,卻是連雞都不敢親自去殺。

人家都說,這牛彪彪腰上的殺豬刀,恐怕一輩子都冇見過血,純擺設。

不過笑完後,又是湧起了一些親切感,畢竟眼前的人,的確是洛嵐府的老人了,這是真正的值得信任的人。

“彪叔,以後又要麻煩你照顧了啊。”李洛伸出手,拍了拍牛彪彪油膩粗壯的臂膀,說道。

牛彪彪感動的握住李洛的手,道:“我早就想去南風城照顧少府主了,但是小薑她不讓,現在你來了大夏城,我一定把你喂得白白胖胖。”

他摸了摸李洛手臂,感歎道:“少府主還是有點虛啊,我現在就去給你整一鍋大補的!”

說完,他轉身就風風火火的走了。

“這彪叔,還是這麼急性子啊。”李洛望著他那壯碩的背影,笑道。

薑青娥道:“彪叔是值得信任的人,本來我打算讓他去負責一下洛嵐府其他的產業,但他不願意,隻想在廚房待著。”

“他樂意就好,冇必要勉強。”李洛說道。

薑青娥點點頭,道:“走吧,帶你先逛逛這裡,待會吃了飯,那些負責人應該就到了,今天可能會累一點。”

李洛笑道:“這算什麼累,青娥姐你支撐了好幾年,豈不是更累。”

“說話倒是越來越好聽了,想必冇少在學府裡麵對小女生說吧?”薑青娥似笑非笑的道。

“吃醋了?”

薑青娥輕嗬了一聲,邁著長腿對著前麵走去,有帶著淡淡驕傲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吃醋?還冇體驗過是什麼感覺呢,你加油吧,希望你能讓我體驗一下。”

李洛望著她那絕美的背影,有些憤怒的追上去。

應該說什麼?薑青娥,你不要太過分,三十年河東...不對...

今天的你對我愛答不理...氣氛也不對。

唉,算了。

“今晚吃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