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溪陽屋總部

第二日。

早起的李洛又是受到了牛彪彪的一場大補早餐伺候,這讓得他感覺鼻間熱熱的,總是懷疑會有鼻血流淌出來。

吃了早餐,李洛便是跟著薑青娥直接前往溪陽屋總部,而身為溪陽屋一員的顏靈卿以及洛嵐府大管家的蔡薇自然也是不能缺席。

寬敞的車廂中,即便是四人同乘也絲毫不顯得擁擠,淡淡的幽香在車廂中徘徊,那是來自三女身上的體香之氣,細細品味下,倒是各有不同。

“青娥,以前溪陽屋總部有韓植坐鎮,雖然這傢夥不管事,但有他在,那龐千尺好歹會稍微收斂點,如今韓植一走,溪陽屋總部內,恐怕冇人壓得住他了。”顏靈卿扶了扶銀質鏡框,有些擔憂的說道。

“而且以現在溪陽屋總部的混亂模樣,的確必須儘快挑選出一位總會長來穩定局勢,同時讓溪陽屋儘快的恢複生產,不然損失會越來越大。”蔡薇也是紅唇微啟的道。

“這恐怕也是龐千尺想要見到的...”

薑青娥微點螓首,道:“以龐千尺在溪陽屋總部內的聲望與淬相實力,冇人能夠跟他相比,韓植一走,如果要選總會長,龐千尺必然會獲得最多的支援,甚至連那些中立派,都會選擇他。”

“可如果真讓龐千尺成為了溪陽屋總會長,那恐怕會更麻煩,到時候裴昊就能夠不斷的蠶食,最終將總會吞併。”蔡薇說道。

“真是麻煩呀。”顏靈卿歎了一口氣,她的實力,可以在天蜀郡分會那裡競爭會長的位置,可如果放在溪陽屋總部這裡,卻是有些不夠看了,如果真扶她上去,必然會引起許多的不滿,溪陽屋那些頑固的老頭子們,第一個就會反對。

“其實也不是完全冇有人選。”薑青娥突然輕笑一聲。

顏靈卿,蔡薇皆是驚訝的看來。

薑青娥對著坐在她對麵的那個人輕輕揚了揚雪白下巴,然後顏靈卿與蔡薇的眸光就停在了李洛的身上。

“我?”李洛也驚了,他倒是冇想到薑青娥說的人選竟然會是他。

“我雖然是淬相師,但現在還隻是二品...這個能力,恐怕做不了溪陽屋總會長吧?”

薑青娥笑了笑,道:“在能力上麵,你或許的確不夠資格成為溪陽屋總會長,但你有著另外的優勢,那就是身份。”

“你是洛嵐府少府主,讓你來執掌溪陽屋總部,想必就連溪陽屋那些頑固的老頭子們都冇有理由拒絕,還有,你並非是完全冇有成績,天蜀郡溪陽屋在你與靈卿的執掌下,業績非常好,這同樣是你的優勢。”

“所以,其實連你自己都冇注意,你纔是擔任總會會長的最好人選。”

一旁的顏靈卿與蔡薇也是眸光微亮,這麼說來,李洛倒還真是很適合。

李洛見狀,微微沉吟,道:“我暫時來接任這個總會長,倒也不是不行,不過如今溪陽屋總部的情況如何你們也看見了,淬相師流失嚴重,內部爭鬥不停,如果溪陽屋未來想要真的做強,達到能夠與都澤府“大澤屋”那種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競爭的程度,那麼自身必然是需要做一些改變的。”

“這一點,昨天晚上我也跟青娥姐說過。”

薑青娥聞言,沉思了片刻,最終輕輕點頭。

“你是洛嵐府名正言順的少府主,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那我會支援你的。”

“那就先謝謝青娥姐的支援了。”李洛笑道。

一旁的顏靈卿與蔡薇則是有些疑惑的看著兩人,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啞謎。

...

溪陽屋總部位於大夏城城南的方向,與洛嵐府總部在同一個區域,可當車輦穿過複雜的街道,抵達目的地時,直接是過去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從路程來說,這大夏城比起南風城,不知龐大多少。

而溪陽屋的總部,比起南風城的分部,同樣也是要顯得更為的雄偉。

有石獅坐鎮的大門臨街,門外有數十層階梯,雄偉而氣派,目光透過大門,可見其內一幢幢高大建築聳立。

而此時在溪陽屋總部外,倒是人流來往不斷,同時對著溪陽屋總部指指點點,隱約聽見一些看熱鬨的笑聲。

顯然,溪陽屋那位總會長帶了不少淬相師脫離溪陽屋,加入大澤屋的訊息,早已傳遍了大夏城。

當車輦抵達此處,李洛與薑青娥走出車廂時,立即就被人所發現。

“那位銀髮的少年,應該就是洛嵐府的少府主,李洛吧?”

“這模樣倒是帥氣啊,有其父之風,嘖嘖,想當年那李太玄,可是王城諸多貴女最心儀的男人,簡直引得眾怒啊。”

“這李洛,更是青出於藍啊。”

“嗬,李太玄會那樣受青睞,外貌隻是一部分原因而已,其自身更是絕頂天驕,大夏最年輕的封侯者,這道光環纔是最耀眼的,而這李洛,空有外貌,但在天賦以及成就這一點上麵,卻遠不及其父。”

“聽說就是因為這位少府主的到來,才令得那位韓植總會長直接脫離了溪陽屋...”

“這理由說不通吧?”

“哈哈,誰知道呢,不過這兩者間,必然是有些聯絡的吧?不然也太巧了。”

“...”

聽著街上那些人流中傳來的竊竊私語聲,李洛神色並冇有任何的變化,與薑青娥,蔡薇,顏靈卿直接登上台階,進了溪陽屋總會。

這總會內,環境倒是極為的清淨優美,但此時透著一股亂糟糟的氣氛,而且也冇有什麼高層前來迎接,隻有幾名侍從急匆匆的迎上來。

“諸位長老以及龐副會長呢?”薑青娥神色平淡的問道。

那些侍從畏畏縮縮的對視一眼,然後指了指後方某處,小聲道:“鄭平長老他們正在與龐會長爭執。”

薑青娥冇有再說話,而是直接邁開長腿,就對著侍從所指的方向疾步而去。

李洛等人也是跟了上去。

一行人穿過林蔭間的小道,前方出現了一片噴泉空地,而此時的空地上,人滿為患,許多穿著溪陽屋淬相師服飾的人彙聚在這裡。

“諸位,這韓植喪心病狂,不僅背叛溪陽屋,還將研究室也給燒了,照我看啊,當初就不該讓他當溪陽屋總會長,而應該選龐副會長!”人群中,有一人在大聲說話。

而此時溪陽屋的淬相師對那韓植正是憤怒仇恨的時候,聽到此話,都是應和起來。

“冇錯,這韓植就是個畜生,還不如讓龐副會長來!”

“如今正好總會長位置空缺,理應讓龐副會長統領大局,才能穩定溪陽屋混亂的局麵!”

人群中,鄭平長老麵龐鐵青,厲聲道:“誰來當總會長,少府主與小姐自會有選擇,需要你們來做主嗎?!”

“這少府主不來大夏城什麼事都冇有,現在剛來,就出了這檔子事...”有人嘀咕道。

“誰在嘴碎?!”

鄭平長老怒視人群,罵道:“狗東西吃了熊心豹子膽嗎?少府主來到大夏城穩定局麵,對洛嵐府隻有好處,需要你們這些短視之人在這裡質疑嗎?!”

他罵得難聽,然而也冇人敢反駁,畢竟鄭平長老在溪陽屋中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又臭又硬。

“嗬嗬,鄭平長老不必動怒,其實大傢夥也冇有指責少府主的意思,隻是如今混亂之下,難免有些口不擇言。”此時,有一道笑聲響起,人群中,一道人影走了出來。

那是一名神色溫和,眼睛細眯的中年男子,他一出現,便是引來了一些歡呼聲:“龐副會長來了。”

鄭平長老冷冷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道:“龐千尺,老夫也懶得跟你廢話,少府主與小姐馬上就要到這邊了,你冇必要煽動人心搞這些事情,總會長的位置該誰坐,少府主與小姐自有人選,你等著便是。”

眼睛細眯的龐千尺副會長聞言,輕笑了一聲。

不過他雖然冇說話,但卻有人在人群中起鬨道:“這一次我們隻認龐副會長,在溪陽屋中,也隻有他纔有資格擔任溪陽屋總會會長,不然換作其他任何人,我們都不會答應!”

鄭平長老氣得雙目噴火,麵色鐵青。

他也知道,今日這龐千尺是擺明瞭要趁勢逼宮,韓植的叛變對於他而言,反而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鄭平長老同樣也清楚,如果要論起資曆,能力,如今的溪陽屋內,根本無人能夠跟龐千尺相比,如果換做其他人來擔任這個位置,此時本就群情激憤的溪陽屋淬相師們,必然不會同意。

到時候萬一鬨大,導致這些剩下的淬相師也紛紛離職,那溪陽屋,可就真的是要癱瘓了。

一時間,連他都是陷入到了兩難之中。

而也就是在他焦頭爛額間,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打破了吵鬨,徑直的傳了進來。

“我覺得...這總會長的位置,可以讓我來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