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那道突兀的聲音響起來時,人群中眾多淬相師都是愣了愣,緊接著便是有性急的人直接開口罵道:“誰?竟敢有這種口氣!”

怒斥中,一道道目光則是對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投射而去,然後他們的吵鬨聲,就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因為他們見到在那後方,一名銀灰色頭髮的少年,正麵帶淡淡笑意的望著他們。

在少年身旁,還有著嬌軀修長,絕美容顏泛著冷光盯著他們的薑青娥。

而當他們看見薑青娥時,就立即知曉這銀髮少年的身份,當即麵色都變得有些精彩起來,雖說先前氣頭上口不擇言,但如今在當著這位少府主麵時,還是無人敢保持剛纔的氣勢。

“你們還不見過少府主,小姐?!”此時鄭平鄭老怒斥道。

眾多淬相師遲疑了一下,然後有稀稀拉拉的聲音響起:“見過少府主,小姐。”

那龐千尺,同樣有些驚訝的看了李洛一眼,很久以前洛嵐府總部還在南風城的時候,他其實也見過李洛,但那時候的後者太小,如今再見時,那眉目間,已是有著李太玄,澹台嵐的影子。

鄭平長老擠出人群,對著李洛,薑青娥拱了拱手,旋即皺眉道:“少府主,你剛纔說什麼?”

李洛笑道:“我說,既然溪陽屋總會長的位置空懸,那就暫時先由我來擔任吧。”

鄭平長老愣了愣,有些愕然的道:“這...”

他想要說這似乎不符合規矩,但李洛是少府主,顯然是有著資格打破一些規矩的。

那些溪陽屋的淬相師們也是麵麵相覷,下意識要反對,但礙於李洛的身份,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怎麼說。

而此時,那龐千尺微微一笑,道:“少府主,你身份尊貴,冇必要屈尊來擔任一個總會長吧?這些位置,在你眼中不值一提,可在我們這些下麵的人眼中,卻是需要努力許久才能夠得到。”

“你一時興起就要來占著,對於我們這些為溪陽屋努力這麼多年的人來說,會不會有些不太公平?”

這龐千尺一開口,便是顯露出了老辣,每一句話彷彿都站在溪陽屋這些淬相師的立場上麵,同時還隱隱的有著挑撥雙方的意圖。

而這話效果的確不錯,一些淬相師已經麵露不忿,蠢蠢欲動。

李洛的目光也在那龐千尺身上停留了數息,這個老狐狸,的確比莊毅更難對付啊。

“我也是淬相師,雖然我隻是二品,跟諸位還冇法比,不過我想,總會長應該要做的事,並不是單純的煉製靈水奇光,而是要看他有冇有能力讓溪陽屋變得更強。”李洛淡淡的笑道。

“天蜀郡溪陽屋分部的事情,不知道大家究竟清不清楚,往年那裡,每年盈利也就在十萬金左右,但在我協作下,今年分部的利潤,將會達到三十萬金,足足翻了三倍。”

“而據我所知,溪陽屋總部,每年的利潤,也隻是在百萬金左右吧?”

李洛聲音不急不緩的傳開,讓得場中的騷動也是漸漸的平息了許多,一些淬相師神色將信將疑,天蜀郡的溪陽屋分部他們自然是知道的,但一個分部,竟然一年能達到三十萬金的利潤?這都接近總部的三分之一了!

此時顏靈卿站了出來,道:“天蜀郡分部的情況的確如少府主所說,如果你們誰有所懷疑的話,可以直接前往分部調查。”

見到連顏靈卿都如此的信誓旦旦,在場這些溪陽屋的淬相師們聲音變得更小了,如果這些真的是屬實的話,那這位少府主的能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雖說擔任總會長本身的能力很重要,但最終的目的,都不是讓溪陽屋變得更強嗎?

那龐千尺的麵龐微微抖了抖,眼中掠過一絲惱怒,他怎麼都冇想到,這李洛竟然會親自下場。

“少府主這麼做,是要寒了人心嗎?”龐千尺忍不住的說道。

“龐副會長是覺得我出任總會長,會寒了你的心吧?”李洛道。

龐千尺不置可否,平靜的道:“我為溪陽屋立下了多少功勞,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當年我與韓植競爭,最後兩位府主選了他,我無話可說,可如今韓植的背叛,證明瞭當初選擇是錯誤的,為什麼少府主不能將這個錯誤彌補呢?”

李洛笑了笑,道:“當年的龐副會長能夠全心的為了溪陽屋,可現在呢?是為了裴昊嗎?”

“裴昊也是兩位府主的弟子,而且我忠心於洛嵐府,我所做一切,都是為了它能夠變得更好!”龐千尺沉聲道。

“如今韓植的背叛,已經讓得溪陽屋少了一位資深的五品淬相師,如果少府主真的要不顧規矩,恐怕溪陽屋會損失更多的淬相師。”話說到這裡,已是帶了幾分威脅。

背後有著裴昊支援的龐千尺,顯然也不懼李洛與薑青娥。

畢竟對方如果真要對他怎麼樣,裴昊那邊必然也會發難,到時候隻會讓得洛嵐府雪上加霜。

“龐千尺,你放肆!”鄭平長老麵色憤怒的喝道。

然而龐千尺卻是並不懼,昂首道:“我隻是希望少府主能夠理智一些,我所做一切,都是為了溪陽屋能夠更好!”

“諸位,你們可願支援我?”他看向這裡的其他淬相師,問道。

人群中,有淬相師遲疑了一下,陸陸續續有人開口道:“龐副會長的確是溪陽屋中擔任總會長的最好人選。”

這些人所說,其實也的確冇錯,如果拋開龐千尺的立場,光從能力,資曆來說的話,他真的是最合適的人選。

但是...這個立場怎麼可能拋開?

所以聽得這些聲音,也明白相對於他這個陌生的少府主,這些淬相師心理麵必然是更傾向於熟悉的龐千尺。

不過他也並不惱怒,而是上前,站在台階上,目光俯視著在場眾多的淬相師,淡淡的道:“諸位可知道,我是為何使得天蜀郡的溪陽屋分部能夠在短短兩個月中,提升到現在的程度?”

諸多淬相師麵麵相覷,對此也表示有些疑惑,畢竟李洛也就隻是二品淬相師而已,說他能夠改變一個溪陽屋分部的業績,那實在是有些困難。

“其實很簡單,隻是因為我掌握了一種秘法源水而已,我相信未來在這秘法源水的協助下,溪陽屋總部也將會出現飛躍式的提升,假以時日,即便是成為大夏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也未必不可能。”

隨著李洛聲音落下,人群中頓時爆發出震驚的嘩然聲。

“秘法源水?!少府主竟然有一道秘法源水?”

身為淬相師,他們最是明白這種秘法源水對於一個靈水奇光屋來說究竟是何等的珍貴,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一種秘法源水的煉製之法,價值百萬甚至千萬金都不為過。

溪陽屋發展這麼多年,至今冇有研發出過一種合適的秘法源水,由此可見秘法源水的罕見。

而那些大夏國中名氣頗響的靈水奇光,都是擁有著不止一種的秘法源水或者秘法源光,所以如果溪陽屋想要成為大夏中聞名的靈水奇光屋,那麼首要條件,恐怕就得擁有一道屬於自己的秘法源水,源光。

正因為秘法源水的珍貴,所以當他們聽見李洛竟然掌握著一種秘法源水煉製之法時,方纔會如此的震驚,失態。

那龐千尺的麵色也是在變幻不定,旋即他忍不住的道:“就算是秘法源水,那也得看其純度品級,一般的秘法源水,可撐不起少府主的海口。”

對於這龐千尺的嘴硬,李洛也是感到有些好笑,旋即他笑眯眯的拋出了幾支琉璃瓶,丟給了附近的一些淬相師。

嘴硬是吧...沒關係,我專治這個。

鄭平長老也接到了一支,他迅速的打開瓶塞,滴出其中的秘法源水,微微感應,那蒼老麵龐上便是有陣震撼之色浮現。

“這...這秘法源水,純度起碼達到了七品左右啊!而且還是上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

嘩!

其他的淬相師在分辯了一下這秘法源水的純度後,也是個個麵容失色,握住琉璃瓶的手都在顫抖。

上七品純度...這種級彆的秘法源水,恐怕唯有那些在大夏中排名前十的靈水奇光屋才能夠擁有!

在場的淬相師,再度看向李洛的目光,都是陡然間變得火熱起來。

因為到了這種純度的秘法源水,不僅煉製出來的靈水品質更高,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平常煉製時使用這種秘法源水多了的話,甚至有可能會令得自身的淬相術得到提升,一個運氣好,說不定就趁此突破瓶頸,踏入下一個層次了。

這個道理,和之前在天蜀郡的靈水奇光之祭上麵,李洛幫助顏靈卿煉製出五品靈水的經曆有些相似...

因此,在這大夏中,所有的淬相師,都想要加入一方擁有著高純度秘法源水的靈水奇光屋,因為在這裡,他們會更容易提升自身的相術水平。

所以,當李洛將這七品純度的秘法源水拿出來時,所有人的心中都動搖了...

而在那眾多熱切的目光中,李洛則是似笑非笑的盯著那麵色鐵青的龐千尺。

“龐副會長,還有什麼要說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