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名之塚》

小說介紹

《無名之塚》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贏缺申無缺卮梵,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鎮海城主申公敖,已經到達了人生的巔峰。他幾乎是方圓千裡之內的巔峰強者,十幾年來,未嘗一敗。整個鎮海城,還有附屬的幾十個島嶼,都是他的領地。為帝國戍邊,對抗大離王國大軍,屢戰屢勝,已經奪了十幾城。不管是個

《無名之塚》

第3章

免費試讀

鎮海城主申公敖,已經到達了人生的巔峰。

他幾乎是方圓千裡之內的巔峰強者,十幾年來,未嘗一敗。

整個鎮海城,還有附屬的幾十個島嶼,都是他的領地。

為帝國戍邊,對抗大離王國大軍,屢戰屢勝,已經奪了十幾城。

不管是個人武鬥,還是戰場之上,十年也未有一敗。

如今他家族的領地,已經達到一萬三千平方公裡,其中大部分都是他親手從大離王國手中搶到的。

十幾年前,他的封地僅僅隻有十分之一而已。

他手中掌握強大的水師,強大的山地軍團。

他十年的功業,就超過祖宗幾百年的累積。

他殺人無數,方圓千裡之內,都是小兒止啼,稱之為血手人屠。

這十年來,他是帝國一顆冉冉升起的將星。

有領地,有軍隊,有產業。

但是……

他的兒子申無缺,已經失蹤了整整八年了。

這件事情在申氏家族中,已經成為了不可觸碰的話題了。

……………………………………

鎮海城!

這算是整個大夏帝國最南邊的城市之一,也是整個帝國南方重要的軍事重鎮之一。

這個城市,曾經也屬於贏氏家族。

南鎮海,北贏州曾經是贏氏家族最重要的兩座城市,贏州為主,鎮海為輔。

幾百年以來,鎮海城都是海上貿易大城,流淌金山銀海。

而如今鎮海城歸了申公敖所有,附帶還有上萬平方公裡的領地,全部歸了申氏。

當贏缺再一次來到鎮海城門之前的時候,感覺到熟悉而又陌生。

他自己的記憶,還有申無缺的記憶撞擊在一起,形成了非常奇特的感覺。

在小的時候,贏缺就更加喜歡鎮海,而並非贏州。

因為贏州太嚴肅了,鎮海繁華而又活潑,這裡還能看到各式各樣的異族人。記得當時鎮海城主是贏缺的叔叔贏渠,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非常溺愛贏缺,他的背後彷彿藏著永遠也送不完的禮物,每一次都會給贏缺帶來驚喜。

緊接著,腦海裡麵浮現的是申無缺的記憶。

這座城市給他帶來的記憶並不好,甚至是非常不好。

父親申公敖失望的眼神,還有夢中情人扭過臉去的決絕,不時浮現在腦海之中。

他搖了搖頭,丟掉屬於他自己贏缺的記憶,讓申無缺的記憶占領腦海。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申無缺了!

隻有當我殺光所有的仇人,奪回家族的領地,恢複贏氏家族的榮光,我纔有資格恢複贏缺的名字。

………………………………

有些奇怪啊!

鎮海城一直很熱鬨的,為何此時顯得那麼安靜,城頭上的士兵顯得如此一絲不苟?

“你要麼進來,要麼離開,彆耽誤了大典。”忽然,城頭上傳來一聲斷喝。

大典?

今天是什麼大日子?

無缺趕緊進入城門,頓時見到了大場麵。

整個鎮海城打掃得一塵不染,街道兩麵密密麻麻的人群,站得整整齊齊。

街道兩邊的房子都掛滿了燈籠,貼滿了紅紙。

城門之內,不計其數的官轎,排列得整整齊齊。

還有幾百名文武官員,站在官轎的後麵,這是要迎接什麼人嗎?

“快點,進入人群。”幾個武士進來,隨意將無缺拖到人群之中。

“安靜點觀禮,讓你下跪就下跪,讓你高呼就高呼,讓你安靜就安靜。”吩咐完後,官差就走了。

片刻之後!

一陣馬蹄聲響起,那名騎士揹著一麵旗幟,上麵寫著大大的申字。

“征南大都督申公敖大人,已經到了十裡之外!”

頓時,一名紫袍高官走出官轎道:“諸位,隨我出城迎接大都督吧。”

十幾名高級官員下轎,帶領著幾百名文武官員,浩浩蕩盪出了城門。

又足足等了兩個時辰。

整個地麵開始顫抖,越來越響,越來越強烈。

這是無數戰馬敲擊地麵的聲音,這是一支強大的騎兵,不計其數。

“征南大都督,鎮海伯申公敖到!”

“凱旋大典,正式開始!”

“奏樂!”

頓時,恢宏的樂曲聲響起,這是超過幾百人的大型樂隊。

一輛威武霸氣的馬車,在六匹神駿戰馬的的拖拽下,緩緩而來。

申公敖推開馬車門,緩緩走了出來。

這馬車巨大,他如同擎天玉柱站在馬車之上。

幾百名官員躬身道:“恭祝大都督凱旋。”

緊接著,一名宦官出列,身後跟著幾十名小宦官。

“陛下有旨!”

頓時在場所有官員,幾萬將士,幾萬民眾,全部整齊跪下。

“大都督申公敖甲冑在身,不必跪接。”大宦官高呼道。

申公敖走下馬車,倒玉柱一般跪下。

幾個宦官上前,要阻止他下跪,卻完全擋不住。

申公敖半跪。

在場所有官員全部跪倒,包括總督大人,唯獨申公敖半跪。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征南大都督申公敖此次南征離國,功勳卓著,奪城十數座,拓土數百裡,乃帝國將帥之楷模,冊封為鎮海侯,世襲罔替,欽此!”

“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頓時,無數豔羨的目光。

申公敖直接封侯了!

要知道除了開國,接下來幾百年,封侯已經是到頂了,除非立下不朽功勳,否則根本冇可能封侯。

幾名宦官上前,立刻為申公敖換上了侯爵蟒袍。

並且奉上了全新的鎮海侯大印。

完成這一切後,天水行省總督上前,躬身道:“申公兄,一路辛苦了,這一戰真是我朝幾十年來難得之大勝啊。”

申公敖:“多謝。”

總督傅劍之道:“鎮海侯請上馬,我為你執韁。”

申公敖:“不敢。”

總督傅劍之道:“敢,敢,敢!”

申公敖也不推遲,直接登上馬車,總督傅劍之真的上了馬車的駕駛位,抄起韁繩,為申公敖駕車進城!

頓時,奏樂換曲,《天恩浩蕩曲》。

幾百名文武官員,在馬車後麵跑步跟隨。

上千名騎兵,操控戰馬,邁著整齊的步伐,護送申公敖入城。

如此威風,如此輝煌,如此光榮!

真乃人生巔峰。

大丈夫當如是也。

申公敖戰車所過之處,道路兩邊百姓紛紛跪倒。

“吾皇萬歲,吾皇萬歲!”

“鎮海侯威武,鎮海侯威武!”

聲音響徹震天!

這一半是有人組織的,而另外一半也是發自內心的敬畏。

這些年申公敖的名字絕對如雷貫耳,甚至讓人聞風喪膽。

無數人跪倒兩邊,仰頭望向申公敖,威風凜凜,身披陽光,如同戰神。

所有人都跪,唯獨一人不跪!

那就是申無缺!

他這一不跪,就顯得尤為突兀,偏偏又長得俊美無暇,風姿玉立。

幾個官差見之一怒,便跪行上前,要將申無缺打彎膝蓋。

申公敖轉過頭來看到了申無缺,不由得一愕,甚至嘴角的肌肉也微微一顫。

這……這是無缺。

這是他失蹤了整整八年的兒子申無缺?

他……他回來了?

不僅是申公敖,就連駕車的總督傅劍之也發現了,眼睛微微一眯,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華麗的戰車,很快就從申無缺的眼前行駛而過。

而申公敖的眼神始終在無缺臉上,大約五秒鐘,然後扭過頭去,不再看他。

但申公敖的目光,已經足夠讓所有官差不敢動無缺了。

申公敖的戰車,會穿過整個鎮海城,進入海崖堡,也就是全新的鎮海侯府。

真正的凱旋大典,才真正開始。

這是屬於整個申氏家族的高光時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