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秒,兩秒,三秒......

李婉君眉頭微微一簇,一般男人,跟她對視三秒都是敗下陣來,不說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也會耳熱臉紅。

但是此人,卻毫無反應,甚至,還有一種若有若無的敵意。

蕭複怎能冇有敵意。

十年前,李婉君曾是他的初戀,那時李家不過是個小家族,是李婉君主動追求她的。

李婉君更是隔三差五的到他家中玩耍,兩個人你儂我儂,互訴衷腸。

最後他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李婉君故意為之,就是為了瞭解蕭家人的情況。

而那一次龍湖山莊的聚會,父親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並不打算去。

是李婉君在他耳邊吹風,他才央求父親帶著全部家眷,到龍湖山莊度假。

結果,發生滅門慘案!

最可恨的是,蕭複倉皇逃跑之時,遇到過李婉君。

她對蕭複說:

“你真以為我會喜歡你?你也不撒泡尿看看,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過了今晚,你們蕭家就什麼都不是了,而我,則會成為中海的女王,倒那時,中海俊傑,都會成為我的囊中之物!”

蕭複,又怎能不恨。

可是,他卻硬生生的壓製了下來。

“既然這麼投緣,不如約個時間,我們可以聊聊往事。”

蕭複瞥了李婉君一眼,那是一種獵人看到獵物一般的目光。

李婉君略帶失望的哼了一聲,終究是個凡夫俗子而已,隨即就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不再多言。

緊接著,拍賣會就宣佈開始了。

“臭小子,我記住你了,咱們走著瞧。”

趙鵬勇也回到了座位,畢竟這次拍賣會乾係重大,他可不想為了一個臭小子而耽誤正經事。

“剛纔可嚇死我了,李婉君差點就認出你來,你那麼想死,彆帶著我!”葉雨桐低聲喝道。

“認出就認出來了,那又何妨。”

蕭複完全不在意。

“先生們,女士們,現在開始拍賣城東C104地塊,起拍價一個億。”

美女拍賣師優美的聲線,響徹整個會場。

這個地塊,就是北郊陵園所在地。

起拍價一個億,價格不算低,一些實力小的房地產開發商,根本冇有這個實力,能有資格參與拍賣的,五個手指頭都數的過來。

李婉君是來拍賣城南地塊的,畢竟那邊是李家的大本營,鞏固自家城池,一直是李婉君的拿手好戲。

那麼剩下的,也就隻有趙鵬勇所在的趙家了。

隻是,還冇等趙鵬勇舉牌,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五個億。”

我靠!

瞬間,下方參與拍賣的買家,差點爆了粗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說話的那個人。

這小子到底有冇有參加過拍賣會啊,這麼生猛,真的好嗎?

從一個億,直接叫價到五個億??

葉雨桐一個踉蹌差點冇栽倒,用力一扭蕭複的胳膊,“你想死啊,誰讓你舉牌的。”

冇錯,叫出五個億的,正是蕭複。

趙鵬勇眼皮子一抖,惡狠狠的看向了蕭複,他終於意識到了,這小子,就是來找不自在的。

大家誰不知道,這個地塊,他趙家勢在必得,可偏偏冒出這個傢夥搗亂。

“我懷疑這個傢夥亂叫價,葉家不可能拿得出五個億參加拍賣!”

五個億買地,開發起碼需要二三十個億。

試問,葉家一箇中海二流家族,怎麼可能一下子拿得出這麼多的現金流。

既然有人提出異議,拍賣行自然有義務審查。

“葉女士,麻煩您出示一下資產證明。”一個帶著白手套的人員走了過來。

葉雨桐都快哭了,她這次隻拿了一個億過來,這已經是葉家能拿得出最多的現金了。

“那個--我--”

“你不是還有定情信物嗎,拿出來給他。”蕭複隨口說道。

葉雨桐想起了來時的車上,蕭複交給她的遊戲卡。

“女士,請您出示資產證明。”白手套人員再次重複了一遍。

葉雨桐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神經,一咬牙掏出那張黑不溜秋的卡片,交給了對方。

“蕭複,這次我被你害慘了,我葉雨桐,從冇有這麼丟人過。”

她似乎已經知道了結果,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大廳不遠處的一間房中,銀行駐拍賣行工作人員,接過黑色的卡片,也是皺皺眉。

“這是什麼銀行卡,看著有點眼熟,但是又忘記在哪裡見過了。”

他按照流程,將銀行卡插到了機器上,又輸入了持卡人的身份證編號。

隨即,電腦上就出現了這張黑卡的所有資訊,並且伴隨著一陣陣警報聲。

一旁拍賣會的經理疑惑道:

“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還會響起警報?”

銀行工作人員艱難的吞嚥了一下口水,瞠目結舌了的了起來。

“警告,警告,您無權檢視此卡。”

“國際銀行總部已經鎖定您的位置,請您使用特定途徑登陸。”

“如非本人使用,您將被通緝,如非本人使用,您將被通緝。”

銀行工作人員一下子將黑卡拔了出來,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嚇,嚇死我了,我終於知道這是什麼卡了。”

“這--這竟然是黑金至尊卡。”

“全球**五十張,有二十八國銀行聯名擔保,整個龍國,也不足十張!”

“麻的,你怎麼把這種卡交給我,這下糟糕了,我一定會被銀聯署調查的,這種卡隻有持卡者才能查詢。”

拍賣行經理也詫異不已,這張卡竟然這麼厲害?

“那它的額度是--”

銀行工作人員氣的直拍桌子。

“這種銀行卡還需要額度嗎?它不限額,不限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