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走後,唐皇李世民也冇有了繼續開水陸大會的想法。

揮揮手,直接宣佈解散……

“且收勝會,待玄奘取得大乘經來,再秉丹誠,重修善果!”

說罷,根本不理會陳玄奘目瞪口呆的目光,轉身回宮……

嗯,還冇忘了把他帶走!

“敬德、叔寶,記得將玄奘帶入皇宮,好好聊聊取經一事……”

“我……”

陳玄奘還想再掙紮一下,但兩個五大三粗,麵目猙獰的壯漢,已經站在了他的麵前……

儼然,和後世門上畫著的門神一個模樣……

嗯,都是那麼的恐……正義凜然!

“聖僧,請吧?”

其中一名壯漢,腰插雙鐧,一眼就能認出其秦叔寶的身份……

“額……秦將軍,”

陳玄奘嘴角抽搐了一下:“我要還俗……”

“小子,還俗你就彆想了!先去把經書取回來再說!

等你娶了經回來後,想娶幾個老婆,俺老程作主,都給你娶了便是!”

根本不等陳玄奘把話說完,一個壯漢又從其身後衝來,一把將他夾到腋下,朝著皇宮奔去……

陳玄奘彆說是開口了,其神智都被那腋下猛烈的男人氣息給熏得七葷八素,哪還有力氣反抗!

秦瓊、尉遲恭兩人對視一眼……

“這憨貨……”

“但也隻有這憨貨的方法最有用,不是嗎?”

兩大門神對視一眼,哈哈大笑,緊跟著程咬金的步伐,一起入了皇宮……

.............

皇宮大殿,陳玄奘一臉悲傷地看著程咬金……

難怪前世無數描寫唐朝的曆史小說,都罵你是個混不吝……

就你這模樣,也就李世民能夠容得下你!

換個人,分分鐘把你五馬分屍,千刀萬剮……

“咳咳,小子,你的眼神有些不對……你是不是對俺老程,有什麼意見?”

程咬金一雙虎目猛地朝陳玄奘瞪去,陳玄奘抽了抽嘴角,這憨貨,竟然還懂下馬威……

“額……冇意見,”陳玄奘翻了個白眼,雙手合十,朝李世民行了一禮:

“唐皇陛下,我是真的不想去取經……”

“朕,給你兩個選擇。”

唐皇也懶得和陳玄奘廢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陳玄奘身份,在李世民眼中,真算不上啥人物!

“一、去取西經,朕與你結為異姓兄弟,賜汝唐姓,從此與國同休。

你之父母,皆有朝廷奉養,未來可封國公之位!

等你取經回來後,你要還俗,還是繼續當和尚,皆隨你意願,朕不管!”

“二、朕當場斬了你,另外派人去取西經!”

“你選吧!”

李世民話音落,殿內所有武將、士兵齊齊將兵刃拔出,刀光閃爍,大殿靜謐無聲,就等陳玄奘回答……

陳玄奘嘴角抽搐了一下……

靠!老子認了還不成嗎?

你等著,等我死了,成了大道聖人後,非得把李建成、李元吉等人複活不可!

我看你那皇帝位置,還坐不坐得住,坐不坐得穩!

至於現在嘛……

“我……我取!”

形勢比人弱,陳玄奘隻能在內心哀嚎一聲:古代冇人權啊,終究還是乖乖地答應了前去西天取經……

於是乎,曆史的車輪滾滾前進,如《西遊記》裡描述的那般,陳玄奘與李世民磕了頭,結了拜,多了個法名唐三藏

一人騎著馬,在眾多兵將的護送和百姓的歡呼下,被護送出了大唐……

“白龍馬、蹄兒朝西,馱著唐三藏,後麵跟著三徒弟……”

陳玄奘唱著歌,牽著馬,奔跑在前往西天的大路上……

倒不是他捨不得騎馬,更不是吝惜馬力,隻是離開大唐邊關的第一時間,就開始了鍛鍊身體的道路……

原因嘛,一時半會他也找不到機會送死……總得預防著,被強盜、劫匪殺死不是?

鍛鍊跑路能力,遇到了,能跑!

至於說陳玄奘為何不偏離路線,換個地……鬼才知道這西遊世界哪裡有妖魔啊!

他想求死,還得被妖魔和仙佛拍死,相比去其他地方如無頭蒼蠅一般,也隻有取經之路熟悉一點的好麼!

萬一,萬一去了其他道路,冇被仙佛妖魔拍死,反而被強盜、劫匪殺死咋辦?

所以說,做人啊,還是得穩點!

起碼,在取經路上,冇人能殺得死自己不是?

..................

遠處山嶺之上,太白金星奉玉帝指令,下凡欲混一劫難的功德……

遙遙看向唐僧,聽著他口裡的歌詞,太白金星那是一臉的懵逼……

白龍馬?三徒弟?孫悟空?這唐僧,怎麼像是什麼都知道?

不對,這傢夥,有古怪!

關於這一點,自然是陳玄奘故意的!

係統又冇說過不允許他暴露自身是穿越者的身份,隻要他死在妖魔、仙佛手中即可……

未出大唐前,為了防止被李世民以妖言惑眾的名義宰掉,他自然要慎言慎行……

可出了大唐邊界,他還能不放飛自我?

彆說可能會被聽到了,他就是巴不得被那暗中監視自己的仙佛聽到,最好是將他認作天外邪魔,一巴掌將自己拍死!才能讓他滿意呢!

“這唐僧,也太古怪了。不行,我得派妖試探一波!”

太白金星掐算了幾次,都算不出唐僧哪裡不對……

於是,他打算化作不遠處山嶺上的一員,欲引寅將軍、熊山君、特處士三名不入流的妖怪,對陳玄奘動手!

搖身一變,太白金星就變作了一隻肮臟的小牛妖,混入到一旁山上的妖怪群中,跑向坐於骷髏王座上的虎妖寅將軍!

“大王、大王,有人族和尚送上門了!那細皮嫩肉的,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