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玄奘,你可願領佛旨,為大唐百姓取西經?”

南瞻部洲,大唐長安,水陸大會現場。

台下一聲厲喝,將台上一名位於水陸大會正中高台處的,眼露迷茫的和尚驚醒!

和尚疑惑地看向四周……

所有人皆是古裝,身後,還有身穿戰甲,手持武器的將士,以及,穿著五爪金龍黃袍的皇帝?

而麵前飄在空中托了淨瓶楊柳的白衣人竟是觀音菩薩....

“什麼情況,我這是在哪……”

“叮!死了就會成聖係統啟動!”

還不等和尚將話說出口,腦海中就傳出了一個機械的聲音……

“係統?我穿越了?”

“宿主所穿越世界為西遊世界,你名為陳玄奘,乃是佛門欽定取經人!”

係統的聲音在其腦海中響起,並且耐心向他解釋:

“本係統名為死了就會成聖係統,隻要你死亡九次,並且是死於妖魔、仙佛之手,每死一次,便能提升一次實力……

死亡九次後,便可飛昇成為大道聖人,從此鴻蒙不滅,你身不滅!

切記,不可死於人族之手。否則,將白白死亡,魂飛魄散,冇有任何補償!”

最後一句留言落下,係統徹底沉寂,同時無窮的資訊,也傳入到陳玄奘的腦海中……

觀世音看著沉默的陳玄奘麵帶不悅,她總感覺,若是今日不定下取經一事,未來定會出現不少幺蛾子……

於是乎,又詢問了一次:“陳玄奘,你可願領佛旨,為大唐百姓取西經?”

“我不願!”

陳玄奘表示自己絕不上觀世音的鬼當!

來自後世之人,誰不知道西遊就是一場道佛較量的量劫?

最關鍵的是,不取還好,說不得他還能想辦法送死……

這要是踏上了取經之路,那才真是想死都難!

要知唐僧被抓了不是先洗漱,就是要蒸烤,那妖魔們吃的那叫一個講究……

平常咋就直接茹毛飲血的,咋的唐僧太臭了麼,懂衛生了?

而且還雇了一個神通廣大的保鏢,這想死難度瞬間提升百倍。

觀音嘴角抽搐了一下,果然,真就出幺蛾子了……

天定取經人,竟然不願去取經了!

“陳玄奘,你可知道,一旦取經成功,你可得正果金身?從此長生不老,與天同齊?”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陳玄奘嗤笑一聲:“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當和尚,是為了還金光寺的恩情。

今日參與主持了水陸大會,已是還淨養恩……父母尚在,當還生恩。

玄奘本是金光寺一普通小僧,取經之路足足十萬八千裡,來回足足二十多萬裡。

玄奘四肢不勤,五穀不分,平生隻知吃齋唸佛,其路途之久遠,路上之艱險,豈是玄奘能夠承擔?

身死還好,為唐皇鞠躬儘瘁,乃我大唐百姓本分;可若是誤了取經大事,耽誤了大唐百姓福祉,那纔是天大的罪過!

玄奘自認福薄,當不得佛陀之位,甘願此生伴隨父母膝下,隻為儘孝而已……”

陳玄奘說的那叫一個冠冕堂皇,句句大理。

不是表忠心,就是儘孝心,或者說自己承擔不起重任,自願放棄佛陀之位……

那高大上的道理,是立了個十足!

至於會不會激怒觀音,他無所謂……

隻要不激怒唐皇,不被人族殺死即可!

觀音要動手,他求之不得的說!

李世民也是看到玄奘那小身板,俊俏郎君,哪像是能吃苦的模樣?

真派他前去,那纔要真正擔心西經能不能取回來!

這可關係這百姓的福祉,以及……

他百年之後會不會在地府被父兄等人算賬!

於是,他也是帶著商量的語氣,看向觀音……

“菩薩,我覺的玄奘說的也挺對的……要不,換個人吧?”

觀音整個人都差點氣笑了,換人?

事關道佛謀劃,其玄奘更是天定主角,可是說話就換的?

真當十世善人很好找啊?

更重要的是,西遊量劫事關佛門大興,他們謀劃了萬年!

好不容易纔取得了三清、天庭的一致同意!

“唐皇,你可要想好,取西經,可不是隨意一人便可前去!”

觀世音目視李世民,淡淡地說道:“大乘佛經神奇無比,非大功德之人不可承載!

玄奘乃是十世善人,亦是大唐唯一一個有能力去取西經之人。

若是換人,浪費時間不說,西經還不一定能拿回來。勿怪我言之不預也!”

“這……”

李世民也無奈,現在可是水陸大會期間,他可不可能當著所有百姓的麵威脅陳玄奘……

一旦這麼做,他一向塑造的愛民名聲還要不要了?

陳玄奘眼看著李世民為難,主動大步上前,直麵觀世音:

“觀音大士,依你所說,大乘佛經,很神奇是不是?對大唐很有用?”

“自然。”

觀音點頭,看向對方。

“那您作為大慈大悲的代表,為何不能主動將其送上?還要我跨越十萬八千裡去取經?

先不說路途艱險,這經取不取得回來,單單是這耽誤的幾十年,就會有多少大唐百姓陷入水深火熱,靈魂不得超脫,災難無法消除?

您作為凡間現身的大慈大悲的代表,何不直接將經書賜予我大唐?

想來我皇定會為命所有大唐百姓供奉觀音,日夜誦佛,甚至將佛教奉為國教也未嘗不可!”

“小僧在此懇請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賜下大乘佛經三卷,超度百姓,以慰眾生!”

大唐皇帝李世民亦是眼睛一亮,對啊,觀世音都在這了,乾嘛還要捨近求遠?

當即,亦是大禮拜下:“本皇,代大唐百姓懇請觀音大士慈悲,賜下大乘佛法,渡我大唐百姓!”

“懇請觀音大士慈悲,賜下大乘佛法,渡我百姓!”

台上台下,不論士農工商,官員百姓,皆跪地誦菩薩真名,以求真經!

觀世音整個人都不好了,看向陳玄奘的目光中,亦是充滿了不滿!

我讓你去取經,還送你個佛陀位,你現在反過來攜萬民之意,要挾我?

當真是,不為人子!

下方還在懇求高呼,觀世音也被架到了火上……

這給吧,誰還去取經?

可這不給吧,唐皇攜民意懇請,若是不給,恐怕佛教想要在大唐傳教,那就真的難了!

天庭,玉帝看到凡間這一幕,那是樂得拍手稱快,哈哈大笑!

“觀世音,你也有今天?冇想到那陳玄奘,還是個妙人,竟然能把佛門菩薩逼到這個程度上!

我倒是看看,你這給,還是不給?這經,取不取?”

凡間,水陸大會……觀世音亦是逼得進退兩難,看向陳玄奘的目光中,都忍不住閃過了一絲殺意……

身為四大菩薩之首,前闡教的大羅金仙,如今的佛門準聖,何曾受過這等尷尬情形?

“經不可輕取,亦不可輕傳。佛祖弟子講經,尚要收三鬥三升黃米,何況大乘佛經?”

觀音輕哼一聲,顯露不滿……

眼見陳玄奘又要開口,身形乾脆直接消失,離開了長安。

“是否願去取經,乃是你大唐之事。本座該說之事,業已說完,吾去也!”

陳玄奘抽抽嘴角,目瞪口呆地看著觀音消失的方向……

你,這就走了?

等等,我還有一堆可以激怒佛門的話冇說出口,等著你拍死我呢!

你這說走就走,有冇有考慮我這個取經人的感受?

然而,他內心的一堆吐槽都還冇來得及說出。

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雙雙灼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僵硬著身子回頭一看,大唐百姓、百官,乃至皇帝,都在死死盯著自己……

“不要啊!菩薩,你快回來!我們再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