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做局 >   第2420章 神色莫名

-

蘇華新聞言,捏了捏眉心,走到許嬋身邊坐下,“你先聽我的,這個孩子先打掉再說,真想要的話,以後再考慮。”

“蘇哥,可我就是想為你生個孩子,難道你連這個小小的願望都不肯滿足我?”許嬋深情地望著蘇華新。

許嬋的表現讓蘇華新有些動容,雖然從許嬋整容想重新進入體製這件事上讓他感覺到許嬋太有野心,但許嬋這會的表現著實又讓蘇華新很是感動。

但感動歸感動,蘇華新知道自己不能讓許嬋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這對他來說冇有半點好處,這會蘇華新隻能想著怎麼去說服許嬋打掉孩子並且安撫好對方的情緒。

蘇華新暗自斟酌著,許嬋同樣在悄悄觀察著蘇華新的臉色,許嬋其實壓根不敢奢望蘇華新能讓她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她也不是真的想生,因此,在她知道自己懷孕的那一刻,早就想好了要用這事委婉地脅迫蘇華新,間接地跟他做交易,剛剛的一番表現,無非是她故意在蘇華新麵前演戲罷了。

而許嬋心裡早就有了很明確的目的,那就是去江州掛職。她可以答應蘇華新去把孩子打掉,但蘇華新也要同意她到江州去。

當然,這事要怎麼操作就考驗許嬋的情商和智商了,許嬋是不能直接提出來的,畢竟她以後還要靠著蘇華新,不能讓蘇華新覺得她太有心計並且對她產生反感,否則她就得不償失了,所以許嬋要想辦法讓蘇華新主動提出來。

此刻,蘇華新在思考,許嬋同樣在思考,約莫過了二三十秒,還是蘇華新率先開口,“小嬋,你想生個孩子陪你,我能理解,不過現在確實不是時候,我知道你是個事業心很強的女人,現在好不容易重新換了個身份,我也費了不少功夫幫你重新做了檔案,你要是這個時候生孩子,那會影響到你自身的發展。”

“蘇哥,我的確是有很強的事業心,包括我去整容,就是想著重新進入體製,因為我不甘心,從我被開除公職的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決心,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所以我一直有個想法,那就是重新回到江州去,拿回我失去的東西,前些天去江州泡溫泉的時候,我也纔會在冇跟你商量的情況下就當著徐市長的麵說想去江州掛職,其實我也知道那樣不合適,但架不住我心裡覺得不服氣,想著重新證明自己,纔會任性地提出那個想法,我知道蘇哥當時是有點生氣的。”許嬋默默地說著,又道,“蘇哥,但如果能給你生一個孩子,那我願意放棄其他想法。”

蘇華新聽了,笑嗬嗬道,“冇必要嘛,你既然有這個想法,那更該先以自己的事業為重。”

“蘇哥,可我真的很想為你生一個孩子。”許嬋動情地看著蘇華新。

蘇華新無奈道,“小嬋,生孩子隨時都可以,但你錯過了事業的上升期,那可就真錯過了。”

蘇華新說著,想到許嬋渴望回江州的想法,心頭一動,突然道,“你前幾天當著洪剛的麵提出想到江州去掛職,我那會是有點生氣,但我事後想想,你要到江州去掛職也未嘗不可,這對於充實你的履曆是有幫助的,你本來就是省國投以特殊人才的身份招進來的,也進了組織部的備案名單裡,我可以讓你以重點培養的後備乾部的名義到地方去交流鍛鍊。”

“蘇哥,真的?”許嬋眼神一亮。

“當然是真的。”蘇華新笑道。

許嬋臉上露出高興的神色,但很快,許嬋臉色又暗了下來,“蘇哥,如果我冇有懷孕,你答應讓我去江州掛職,我會很高興,但我現在懷孕了,我更想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去不去江州,對我來說反倒冇那麼重要了。”

許嬋嘴上這麼說,心裡實則狂喜,她剛剛主動提到去江州掛職的事情,就是有意無意想要引導蘇華新,冇想到蘇華新竟然真的按她的想法說出來了,這委實比許嬋預想的要順利,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得來全不費工夫。

但此刻許嬋無疑還得再把戲演完整了,不能讓蘇華新看出她的真實想法。

蘇華新自是冇想到許嬋心計如此之深,見他提到同意許嬋去江州掛職後,許嬋明顯有些心動,蘇華新趁熱打鐵道,“這次你就聽我的,先把孩子打掉,然後我安排你到江州去掛職,生孩子的事我們以後再考慮。”

許嬋臉上表現出了意動的神色,但又不捨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像很不捨肚裡的胎兒。

蘇華新見狀緊接著道,“小嬋,這事就這麼定了,回頭你先去把孩子打掉,年後我就安排你到江州去掛職。”

“蘇哥,可是我……”

“好啦,就這麼說定了,我知道你不捨肚裡的孩子,畢竟她是你肚裡孕育的小生命,但現在確實是不合適把孩子生下來。”蘇華新打斷許嬋的話,不給許嬋反對的機會。

許嬋聞言沉默起來。

蘇華新見許嬋冇再說話,心裡鬆了口氣,心想幸虧許嬋之前一心想著到江州去掛職,眼下他才能用這事壓下許嬋想把孩子生下來的念頭,否則他還真怕許嬋一直糾纏著他要將孩子生下來,到時候隻會讓他頭疼不已。

看來以後必須多注意安全措施了。蘇華新鬱悶地想著,之前隻顧著享受,冇采取安全措施,冇想到這麼容易就中標了。

蘇華新暗自琢磨著,就聽許嬋自嘲道,“蘇哥,咱們現在說這些似乎有點為時過早了,就像你說的,試紙有時候是不準確的,現在還不能百分百確定是不是真懷孕了,還是得去醫院驗一下血才知道。”

蘇華新聞言眉頭微擰,許嬋說的也有道理,想了想,蘇華新道,“小嬋,去醫院驗血是可以的,但不要在黃原的醫院,我安排車子送你到外地的私人醫院去,如果確實是懷孕了,那就直接在外地處理了再回來,總之不能在黃原。”

許嬋有些猶豫,說道,“蘇哥,現在都要過年了,要不等過完年後再去?”

“馬上就去,這種事就不要拖,越早處理對你的身體傷害越小,你說是不是?”蘇華新笑道,他生怕許嬋會反悔,巴不得讓許嬋立刻將孩子處理掉。

許嬋深深地看了蘇華新一眼,蘇華新的想法她何嘗看不出來,此時此刻,許嬋再一次認識到男人果真是靠不住的,女人隻有靠自己纔是最實在的,這也堅定了許嬋進一步追求權力的想法,隻有自己掌握了權力,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更不會輕易失去。

過年,充滿了喜慶的氣氛,大年三十這天的除夕年夜飯,更是象征著闔家團圓。

喬梁下午送丁曉雲去機場坐飛機後,返回辦公室裡繼續忙碌,站好最後一班崗。

臨近傍晚,喬梁又聽取了孫永的彙報,快六點的時候,喬梁纔有時間趕回老家。

孫永以及其組裡的辦案人員,過年是不打算休息了,準備爭分奪秒對昌振明進行審查,爭取從昌振明身上找到突破口

喬梁聽取完孫永的詳細彙報後,對孫永的計劃是認可的,從今天徐洪剛親自打電話過問昌振明的案子來看,說明他們對昌振明采取措施這一步是走對了,打中了對方的要害,接下來就看孫永他們什麼時候能讓昌振明開口了,過年放假也隻能辛苦對方繼續辦案。篳趣閣

喬梁傍晚回家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同行的還有呂倩,呂倩早就在等著喬梁忙完,上車後還在唸叨,“你這個紀律部門的常務副書記比市裡的大領導還忙,我還以為你這連大年三十都不打算回家了。”

“那怎麼可能,這不是得先把手頭上的事情給處理完嘛。”喬梁微微一笑,又半開玩笑道,“倒是你,不回去跟你爸媽一起過年,反而跑到我家裡去了,也不知道廖書記會不會在心裡把我罵個半死,說我拐跑了他的女兒。”

“我的心不是早都被你拐跑了嗎?”呂倩幽幽地看著喬梁。

“咳咳,我可冇那麼大的本事。”喬梁乾笑道。

“你個死冇良心的,想始亂終棄嗎?”呂倩瞪著眼,狠狠地擰著喬梁大腿上的肉。

“喂喂,我這在開車呢,你趕緊放手,不然會出事故了。”喬梁疼得直咧嘴。

呂倩哼了一聲,這才把手放開。

車子在高速上疾馳著,返回三江,從三江下高速後,還要走縣道回喬家峪。

呂倩的計劃是今晚在喬梁家裡吃年夜飯,大年初一呆一天,然後初二再前往西北跟父母團聚。

目前關於廖穀鋒的調動雖然還冇正式出來,但其安排已經明確了,達到一定層次的人,也都知道廖穀鋒的下一步去處,不過那要等到春節後三月份的重大會議後,纔會正式調動。

就在喬梁和呂倩開車返回喬家峪時,高速上,一輛黑色的小轎車不遠不近跟著兩人的車子,而下了高速後,喬梁的車子是拐向通往喬家峪的路,那黑色小轎車則是往縣城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