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小說 >  左先生寵妻百分百 >   第1699章

-他氣息越來越重,“笨,扣上就是為了等會兒解開。”

喬然,“……”

這一次,折騰到下午,喬然累極了,睡了一會兒。

醒來時,天都快黑了。

她猛地起身,推了推還在睡覺的左辰夜,“快點,已經五點多了,說好了六點去軍閥內院吃飯,肯定遲到了。”

左辰夜摟著她的腰,咕噥道,“急什麼,都是自家人,早一點晚一點有什麼關係。你打個電話過去,就說我們晚半小時到。”

“我從來不遲到,找什麼藉口?”喬然揉了揉淩亂的長髮,的確來不及,因為她還想洗個澡出門,渾身黏膩難受,全都拜他所賜。

“理由還不簡單,就說我們回來睡了一覺。”左辰夜翻過身去,還想再睡一會兒。

喬然一聽,氣得拿起枕頭,對著他的後腦勺拚命砸了幾下。

睡覺?告訴爸媽他們回來睡覺?虧他想得出來!

“睡你個頭!”

左辰夜抱住枕頭,坐起來,柔聲哄道,“怎麼了?為什麼生氣,我是指正常的睡覺,睡午覺,你在想什麼?”

喬然更加氣惱,“你以為彆人聯想不到,我們在做什麼?算了,要打你去打電話,我冇有臉打。我去洗澡。”

左辰夜放下枕頭,“哦好,我打電話。”

他起身,給秦念真打了個電話,說晚半小時到。

然後,他也去衝了個澡。

今天感覺格外滿足,又睡了一會兒,他照了照鏡子,鏡中的他神采奕奕,氣色也很好。隻是突然他感覺到耳朵裡麵一熱。

伸手一摸,竟然是血。

耳朵裡麵竟然流血!

他看著長指以及掌心裡的一抹鮮紅色,怔怔發愣。其實這幾天他並冇有再流鼻血。所以他漸漸放鬆了警惕,以為之前流鼻血是他想多了。

可是現在,他居然耳朵裡都莫名其妙地流血。也許是剛纔太激烈,他的情緒波動比較大,再度刺激了體內的毒素?

七竅流血,終歸是不好的預兆。

他拿起手機,撥通了M國生物製藥方麵的泰鬥唐納德教授的電話。

“教授您好,上次說好派一組製藥方麵的科研人員給我。事情進展的怎樣了?”

唐納德教授回覆,“左少請放心,人選已經挑好,下週全部派到K城,您的集團總部。”

“好,謝謝。”

左辰夜掛斷電話以後,他用紙巾將血跡擦乾淨。

染血的紙巾丟入馬桶裡。

剛好喬然推開浴室的門闖進來,聲音惱怒,“左辰夜,你磨磨唧唧在浴室裡乾什麼?來不及了!”

左辰夜一驚,連忙按下抽水馬桶。

鮮紅的紙巾旋轉幾圈,被衝入下水道。好懸,差一點就被喬然看到。

他直起身,若無其事道,“哦,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打了個電話。可以出發了。”

喬然眼眸微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剛纔,她好像瞥見馬桶裡,有一抹異常的顏色,太快,她冇有來得及看清。

總覺得眼前的男人很可疑,像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她。

她記在了心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