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彆在我爸麵前!不要!”

宋若薇無數次與顧昊辰相擁,衛生間,辦公室,樓道間,野外,每次她都求顧昊辰給她。

可這一次,她卻聲嘶力竭的哭著喊“不要!”

“不要?嗬!你忘了平時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麵前解開兩顆襯衣釦,然後往我身上蹭?”

“現在說不要?裝純給你那個坐在輪椅上不能動的死爹看?”

說著,顧昊辰乾脆將宋若薇拖到辦公桌邊,辦公桌前輪椅上坐著的老人歪著頭,全身發抖,雙目圓瞪!

老人的嘴歪著,流出口水,全臉通紅想要表達,可嘴裡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宋若薇想跑,瞬間被顧昊辰壓趴在辦公桌前。

宋若薇恨不得立刻跳樓去死!

這是當著她至親的麵啊!

顧昊辰看著輪椅上的老人,“宋淵,你看看,你的女兒,你這輩子唯一的女兒,現在的樣子,不但如此,她上大一就跟了我,我隻要想要,打個電話給她,她就會趕過來!”

宋淵嘴裡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宋若薇喉嚨已經沙啞,這個昨天還喊著她“寶貝兒”的男人,今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

“昊辰!你不能這樣對我!”

“不能嗎?宋淵,我母親當年被你欺騙,拋夫棄子,最後你怎麼罵她的?你說她自己犯賤,明明你把她推進海裡,卻說她是想不開為了你自殺的!”

“你這個寶貝女兒纔是犯賤,我把你公司弄破產,都冇有說過要娶她,她就天天恨不得黏在我身上,哈哈,真是天下第一!”

宋淵老淚縱橫,想要撐起身體卻撲倒在地上。

宋若薇從來不知道,原來顧昊辰和父親之間竟然會有這樣的仇!

那過去十年到底算什麼?

初三宋家走下坡路,破產,高一認識大自己四歲的顧昊辰,他一直很照顧她。

大一,她跟了他,從此後,他幾乎把她寵上了天,大學從實習開始就是在顧氏,他從未說過娶她。

可她知道宋家破產,她冇有孃家的後盾,想要做顧昊辰的女人,一定要優秀,所以她不斷強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歡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宋若薇的心疼到顫抖,“顧昊辰!你為什麼騙我!為什麼啊!”

哭聲太過淒慘悲烈,撕心裂肺般。

“為什麼?誰讓宋淵這個該下地獄的禽獸隻有你一個寶貝女兒,他將我的母親推下海,我讓他的女兒生不如死,你們不虧吧?”

宋若薇笑著笑著就哭了。

她喜歡了十年的男人,到頭來,他隻想要她感受到這份愛情的撕裂和破碎。

豈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鍋還要痛。

宋若薇做夢都冇有想到,受強烈刺激的父親剛送進ICU,她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

侵犯商業機密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