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嗎,救……救救我的孩子……”

羊水已經破了,孩子再不出來,會死的!

陰冷潮濕的地下室,黎婧溪臉色煞白,虛弱的癱倒在地上。

她一遍又一遍的敲打著鐵門,希望有人能夠注意到她。

可是她已經被囚禁在這裡五月有餘,除了正常生理上的供應,就冇見過外人。

直至嗓子嘶啞,意識開始模糊,門外才傳來一陣動靜。

她強撐著最後的意識掀開眼簾,看著來人,眼皮猛地一跳。

“黎婧雲,是你,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喲,看樣子,你精力還挺旺盛的啊,那就行,好好的把孩子給我生下來!”

孩子!

黎婧雲自小處處與自己作對,可冇這麼好心幫自己生下孩子!

“這是我的孩子,你想乾什麼!”

黎婧溪警惕的護住肚子,自黎婧雲進來,她便發現黎婧雲原本應隆起的腹部十分平坦。

“你的……孩子呢?”黎婧溪心中有了不好的猜測。

“不是在姐姐肚子裡嗎?”黎婧雲像是打量商品般看著黎婧溪隆起的肚子,理所當然的笑道。

這是她懷胎十月的孩子,冇想到黎婧雲打的是孩子的主意!

黎婧溪心裡開始湧出恐慌:“婧雲,你雖是父親的私生女,可我卻從來都冇有欺負過你,你在黎家也一直享受著黎家二小姐的待遇,你為什麼還要對我孩子下手!”

黎婧雲冷笑:“你冇有欺負過我?嗬,你占著黎家大小姐的身份,讓我在外受儘他人冷眼,不就是欺負我是私生女嗎?”

“身份長幼哪是我能決定的?”

黎婧溪震驚於黎婧雲的言辭,正想辯駁,可腹部突然湧上一陣痛感。

“你是不能決定,但今天你可以彌補這一切。”

說完,黎婧雲眼中有了些瘋狂的意味:“姐姐,這次你懷了雜種,毀了黎家的名聲,雖然過了五個月,但父親的火氣還是冇消,這次隻要你把這個孩子給我,我就讓他做個名正言順地孩子,父親那頭,我也會幫姐姐說上幾句。”

臉色已經慘白的黎婧溪實在冇有想到黎婧雲這般癲狂,拚著最後一口勁兒,怒聲喊道:“這哪是雜種!這是我的孩子!”

“嗬嗬!”黎婧雲眼裡滿是貪婪與恨意,“那又如何,隻要我有了這個孩子,嫁給了那站在高處的男人,就冇有人再敢瞧不起我!”

黎婧溪不可置通道:“你奪走我的孩子,隻為了一個男人?”

似是察覺到自己說的太多,黎婧雲眼神陰狠道:“這就不乾你事了,保鏢,將人綁到手術檯!”

黎婧溪忍著疼痛,不斷地掙紮著,不讓保鏢靠近。

這是她的寶寶,她不能讓他被奪走!

保鏢滿頭大汗,卻還是拿不下,他為難的看了眼黎婧雲。

畢竟黎婧溪肚子裡還有孩子,若是出現意外,他們也難辭其咎。

“蠢貨!”一個女人都搞不定!

黎婧雲冷著臉,令人壓製住黎婧溪,抄起一旁的麻醉針就要注射。

“求求你,不要!”如果被注射,她就再無迴天之力,黎婧溪拚儘全力扣住黎婧雲的手腕,“那個男人如果真的愛你,不會介意孩子的事,你相信我!”

黎婧雲手發狠的一寸寸往下,譏諷道:“你連你孩子爹是誰都不知道,也有臉教訓我?”

她知道,可惜,這一輩子,她都不會告訴黎婧溪。

黎婧溪力氣逐漸耗儘,就那麼眼睜睜看著針尖一點點紮進肉裡,黎婧溪開始感覺身體變成了石頭,她無法控製,隻能任人捆綁。

她雙眼通紅,想要逃脫,卻那麼無力,“黎靖雲,你敢帶走寶寶,我絕不會放過你!”

“不放過我?”黎婧雲看著躺在手術床上,被五花大綁的黎婧溪,不屑一笑。

看著黎婧溪的肚子,黎婧雲陰鬱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嫉妒,尖銳的指甲在她的臉上緩緩滑過。

“都是黎家的女兒,你說你這賤人的命怎麼就這麼好呢?”

想到那個如同神明一般的男人對她好是因為黎婧溪,她整個人的臉色都扭曲了。

不過這些都不要緊,今天過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黎婧雲麵色猙獰的看向一旁的醫生,不耐煩的催促道;“都這麼久了,怎麼還不見孩子出來!”

“產婦大出血,孩子遲遲不肯出來,這一胎很有可能……保不住。”醫生的話越到最後,越小聲。

地下室的情況太簡陋了,即使他是市中心醫院最好的醫生,在冇有儀器的協助下,也是很難處理這個情況的。

“什麼?!”

黎婧雲尖銳的聲音響徹整個地下室。

要是這個孩子出不來,她怎麼坐穩厲家少奶奶的位置?

黎婧溪幾乎心神俱碎,若是寶寶出了事……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黎婧雲!

她寧死也不會讓她好過!

正當黎婧雲不知所措時,目光所及之處剛好出現一把手術刀。

泛著寒光的刀片緊貼在黎婧溪的肚皮上。

稍稍一用力,裡麵的肉全部都翻了出來,過程很慢,黎婧雲好像有意在折磨她。

黎婧溪發出一道痛苦的嘶吼聲,肚子疼的一抽一抽的,她能感覺到,那是寶寶在害怕,她想摸摸肚子安撫她,像每一次互動那樣,可是她卻連手都抬不起來。

看見孩子後,黎婧雲直接上手,將孩子強行拿出來。

“冇用的東西,把她給我解決了。”

黎婧雲看著狼藉的地下室,冇有一絲感觸,淡定的吩咐著一切。

看到黎婧雲肩頭那個小小的身影離自己越來越遠,她心中劇痛,她的寶寶,她還冇來得及看一眼,她好想衝上去搶回來!可是身體卻動不了!

她恨黎婧雲!她更恨自己無用!

一顆血淚滑落眼角,眼前陷入黑暗,但她死死的盯著寶寶離開的方向,寶寶,對不起,媽媽冇有用,冇有保護好你……

就在這時,醫生的驚呼聲響起:“安小姐,這女人的肚子裡還有一個!”

“也一起解決了吧。”有一個雜種就夠了,至於另一個的死活,她不在乎。

說完,便抱著孩子,帶著保鏢匆匆離開了地下室。

留下來的醫生看著呼吸驟停的黎婧溪,心有不忍。

撥通了醫院電話後,醫生重新拿起手術工具,耐心的將胎兒取了出來,再幫助她把傷口處理好。

等到最後一針縫好了後,醫生虛弱的癱倒在地,嘴裡還唸唸有詞:“安大小姐,我儘量保證你的遺體完整,這不怪我,我也是拿錢辦事,你要是成鬼了,彆來找我!”

醫生默默的禱告了一番後,救護車趕來,將母子二人送上車。

寒風凜冽,醫護車上,嬰兒清脆響亮的哭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