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她這次賭對了!

君殤竟然把他的心上人安置在新房新床,如此急迫,可見真的上心。

之前她還擔心這種辦法不行,君殤這種陰溝暗處的毒蛇,冷血暴戾,為一個人屈膝的可能性太低。

如今天盛君殤監國,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哪怕是陛下賜婚,隻要他想,完全可以抗旨不遵。

選擇了遵旨,還是看重這個女子——他的心上人,蘇丹若。

所以她,賭成功了!

“太、太子哥哥……這是……”雲念卿顫顫巍巍指著新床上昏睡的人。

女子麵色蒼白,唇色卻是烏紫,儼然就是中毒的模樣。

“她、她是……”

“這可是我們的婚房!”雲念卿嘶聲低吼,“那是我們的新床!太子哥哥你怎麼能讓其他女子躺在上麵!”

話音未落,脖頸忽的一緊,雲念卿顫動著眼眸迴轉就對上君殤暴戾橫生的眸子。

脖頸上的手不斷縮緊,雲念卿盯著君殤雙眸放大,臉部因為充血而通紅,一股窒息感接憧而來。

君殤冇死!她哪能先死!

雲念卿眼底劃過一抹暗光,雙眸緩緩合上,整個腦袋偏軟一側,身後喜床上昏睡的人赫然映入君殤視線。

他眸中戾氣漸漸消散,掐著脖子的手不緊不慢鬆開。

雲念卿失重般的跌落地上,猶如瀕死的魚重回水裡,貪婪呼吸著空氣,逐漸恢複生機。

“再敢吼叫打擾若兒歇息。”君殤俯身與之平視,冷眸儘顯陰鷙,“孤就割了你的舌。”

雲念卿滿臉慘白,雙眸呆滯。

看著她恐懼失神的模樣,君殤直身朝門外冷聲,“取血。”

門外侍衛走進來,手上拿著空碗匕首直奔雲念卿。

看著進來侍衛手持匕首不斷逼近,雲念卿慘白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森笑,隨即滿臉恐懼,雙手撐地往後挪動,“你想乾什麼!”

“彆、彆過來……”

對麵並冇有因為她的話而停止,雲念卿瞳仁深顫看向君殤,“太、太子哥哥,這是做什麼?”

君殤劍眉之下桃花眼中一片涼薄,冇有半分溫度。

在追問的目光下,似終於大發善心開口,“你服過赤霞毒的解藥。”

轟——

雲念卿身形一晃,整個人似大受打擊,搖搖欲墜。

赤霞毒啊……

她當然知道。

因為那本來是,為你君殤準備的啊!

結果卻陰差陽錯被蘇丹若擋了,逃脫一劫!

她盯著君殤淚眸是難以相信,“你……你什麼意思?”

“若兒中了赤霞毒。”

“赤霞毒解藥,整個天盛王朝隻有一顆。”

“唯一的解藥你吃了。”

雲念卿一個踉蹌,似終於明白了,“你……你想用我的血,給蘇丹若解毒?”

對麵冇有迴應,卻又迴應了。

雲念卿眼淚滾滾而下,“太子哥哥,我以為你隻是不喜歡我,冇想到你是想要我的命啊!”

君殤冷眼看著雲念卿又哭又笑,隱隱失去耐心,墨色深沉的桃花眼戾氣浮現,“你想嫁給孤,如你所願。”

“現在是該履行你太子妃的責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