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整個帝都,就一個霍家。

男子嘴裡的霍家是誰,不言而喻。

霍寒禦聞言,眯了眯眼,滿目陰鷙,聲音極輕卻又恐怖的嚇人:“知道我是誰嗎?”

“我......我管你是誰!我們現在是在辦正事!你有種的話最好滾遠點!”

“碰!”又是一腳,大長腿利落的出擊,又快又狠又準。

男子瞬間被踹倒,匍匐在地,痛苦的呻.吟出來。

似是還不泄憤似的,霍寒禦居高臨下的走到兩名男子麵前,伸出大長腿,擦得蹭亮的黑皮鞋在兩男子身上重重的踢了幾下,並踩在其中一人的下半身處,毫不留情。

“敢以我霍家的名義在外麵為非作歹,這就是代價!”

“啊——”

撕心裂肺的吼聲彷彿穿破雲霄。

男子疼的滿頭大汗,在地上痛苦的打滾。

他簡直難以置信,他竟然被麵前這個陰森恐怖的男人廢了。

“你......你是惡魔......你好狠......”另外一名男子見狀,震驚的滿臉失色。

地麵濕噠噠的一片,一股騷味瞬間襲來。

門外,保鏢霍驍麵色冷酷的走了進來,恭敬問道:“主子,發生何事?”

“扔出去!”

“是——”

“臟。”

“我馬上讓人過來收拾——”

很快,女傭進來有條不紊的把地板都重新清洗了一遍,整個過程快而有效。

房間裡散發著一股消毒水的氣味。

霍寒禦站在落地窗前,雙手負於身後,英俊的臉龐直勾勾的打量著她,頎長挺拔的身姿彷彿從畫卷中走出。

他就像是天神下凡在最危機的時刻拯救了她,可慕晚喬這會的身體卻控製不住的發抖。

她從未見過如此心狠手辣的他,就像是來自地獄裡的惡魔,讓人情不自禁的害怕、顫抖。

不過,她卻覺得他乾的好!這世界又少了一個強-奸犯!

“說,你剛纔那話是什麼意思?”他斜睨著她。

慕晚喬大口大口的吸著氧氣,因為緊張,她有些站不穩。

身體靠著牆壁,說道:“我在鄉下時曾跟一名醫術高超的老爺爺學過一段時間,我親眼看見他用穴位按-摩的法子讓一名殘疾人重新下地行走......”

“他在哪裡?”他看著她,眸光極為冷厲。

“他......已經去世了,不過我覺得我可以試一試......”慕晚喬剛說完,就感覺到對方的氣息變了,趕緊補充道:“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顧爺爺,你若是不放心,大可以安排人手監視我......”

霍寒禦半眯起眼睛。

慕晚喬以為他不信,捏緊小手,接著說道:“真的,我冇有騙你!爺爺對我很好,我不是故意推他的,你能不能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

如今之際,她強行解釋他一定不信,她隻有承認這個罪過。

隻有這樣,她才能待在爺爺身邊,照顧爺爺,爭取讓爺爺醒過來!

“得罪我的人是什麼下場,你剛剛應該已經看清楚了。”

“嗯。”

霍寒禦走到她身前,強烈的視線灼燒著她的臉,她壓根不敢抬頭看他。

隻聽男人冷嗖嗖的說:“諒也不敢騙我!”

很快,慕晚喬被帶去了附近的療養院。

療養院和這家酒店隻隔了一條街,難怪今晚會在這裡遇到霍寒禦,他肯定是為了方便照顧霍爺爺才就近下榻。

霍爺爺,又是您救了我。

慕晚喬的心情很是沉重。

一進vip病房,慕晚喬就看見躺在病床上冇有半點血色的霍老爺子,她心疼的走到床邊,跪在床邊道歉:“對不起,爺爺,對不起......”

都是她害了他。

門口,看著女人哭哭啼啼一臉作戲的模樣,霍寒禦的眸底滑過一抹厭惡。

“慕晚喬,從今天起,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如果爺爺有任何差池,我唯你是問!”

“我知道。”慕晚喬點頭。

男人轉身離去。

慕晚喬抬眸瞥去,門外守著幾名保鏢,就連病房裡也掛著監控。

看來他是真的不放心她。

慕晚喬深呼吸了幾口氣,用熱毛巾給老爺子擦拭了胳膊和腿腳,然後憑藉記憶裡的那套手法認真的給霍老爺子身體的各大穴位進行按-摩。

翌日。

慕晚喬正趴在病床邊熟睡,耳邊忽然傳來一道驚訝的聲音。

“喬喬,你怎麼在這?”

聽著這道深.入骨髓的聲音,慕晚喬整個身體本能的一縮,猛的驚醒。

她笑著看向來人:“姐姐,你很失望是吧?”

慕清婉的眼底閃過一抹寒光,臉色柔柔笑著:“喬喬,你能從裡邊改造出來,我真的替你高興,以後要好好做人做事,千萬不要在做一些偏激的事了。”

說罷,她背過身,努力控製自己的情緒,“今天天氣很好,咱們出去走走吧。”

慕晚喬望著慕清婉離去的背影,手指用力捏成拳頭。

隨即起身,跟了過去。

走廊一隅。

慕清婉不在掩飾自己的虛偽麵孔,滿臉責問道:“你都已經知道我和寒禦的關係了,你為什麼還要來糾纏他?”

“姐姐,我纔是霍寒禦名正言順的妻子,倒是你,明明知道他已經有家室,還過來糾纏,你就不怕自己成為人人唾棄的小三嗎?”慕晚喬諷刺的笑道。

雖然霍寒禦不愛她,但慕清婉的人品有很大的問題。

這樣惡毒的女人真的喜歡霍寒禦嗎?為了一己私慾傷害他的爺爺,這種喜歡絕對不單純。

她不能讓霍寒禦繼續上當受騙,她一定要揭穿慕清婉的真麵目!不能讓霍寒禦將來受到傷害。

“喬喬,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明明是你破壞了我和寒禦的愛情,你纔是第三者!

我求你了,你主動退出,行行好,成全我們,好嗎?”

“不行。”慕晚喬直接拒絕。

“喬喬,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慕清婉捏緊拳頭,眼底閃過一抹惡毒的光。

“你也很讓我失望,我的好姐姐。”慕晚喬咬牙說著,說完,就準備離開。

慕清婉忽然抓住慕晚喬的手,眼底湧動著淚光:“喬喬,我真的很愛寒禦,你行行好......”

“放手!”慕晚喬很是反感。

“我不放,除非你答應和寒禦離婚......”

慕晚喬狠狠皺了皺眉頭,伸手推開慕清婉。

她隻是輕輕一推,對方卻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重重的摔倒在地。

“啊......好痛......喬喬,你怎麼能推我......我是你姐姐啊!”慕清婉痛苦的說著。

慕晚喬的眸光一滯,本能的已經想到了一些東西。

果然,隻聽男人暴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慕晚喬,你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