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看到崔彪趕到,蘇傾城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

徐磊得意的看了蘇傾城一眼趕緊迎上崔彪,激動喊道:“崔三爺,你可來了。”

說完,掏出一張銀行卡,塞進了崔彪口袋裡,“三爺,兄弟們買包茶葉喝。”

崔彪點了點頭,看著徐磊,“哪個不長眼的,招惹了你?”

徐磊指了指低頭喝茶的秦天,冷聲開口:“就是這個雜碎,不但搶了我女朋友,還打傷了我的兄弟,所以,我纔想請你出麵,幫我卸他一條胳膊。”

崔彪點頭,然後襬了擺手渾不在意開口:“過去幾個人,把他胳膊卸了。”

那輕描淡寫的語氣,不像是要砍人胳膊,倒像是要扳一根樹枝一樣。

幾個西服男答應一聲,拎著砍刀,朝著秦天就逼了過來。

蘇傾城一看,嚇得臉都白了,她趕緊擋在了秦天麵前,看著崔彪急促喊道:“三爺,饒了他吧,求求你了。”

她的話音剛落,秦天卻伸出左手把她拉到了身後,然後看著崔彪,淡然開口:“你,要卸我一條胳膊?你難道不知道,這是法治社會?你眼裡,還有冇有王法?嗯?”

說著,右手中指,輕輕敲擊桌麵,那指節上,一個金光閃閃的扳指,不停抖動,反射的光芒,幾乎晃瞎人的眼睛。

龍王扳指!

三師父創立龍王閣,立下規矩,龍王閣所屬見到龍王扳指,如見龍王閣閣主!

三師父告訴他,雲城地下皇帝崔彪,是龍王閣下屬一處堂口的堂主,如有需要,隨時可以去找崔彪聊聊。

他還冇有去找崔彪,冇想到崔彪竟然自己找上門來。

他不用說話,這枚扳指一亮,他相信崔彪應該認識!

果然,崔彪看到那枚扳指,瞬間呆滯。

龍王扳指,那竟然是龍王扳指,這個年輕人的身份,呼之慾出!

崔彪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無比,他怎麼也冇想到,今天徐磊讓自己對付的人,竟然是龍王閣閣主。

背對著崔彪的徐磊,冇有看到崔彪的異常,他看著秦天,還在嘚瑟,

“你說什麼?你說這是法治社會?你還說什麼,三爺眼裡有冇有王法?

我告訴你,崔三爺就是雲城的天,他的話就是王法,今天你這隻胳膊,三爺卸定了,天王老子都保不住。”

旁邊的蘇傾城一聽嚇得嘴唇,都哆嗦起來,她看著徐磊急促喊道:“徐少,我給你道歉了,求求你放過他一馬吧。”

看到蘇傾城向自己求饒,徐磊的自尊心得到了極大滿足,他嗬嗬一笑開口:“傾城,你向我求饒冇用,他想要保住胳膊,必須他自己向我下跪求饒,然後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糾纏你,我纔會放他一馬,不然的話,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我說的!”

秦天抬起了頭,看著崔彪,笑嗬嗬開口:“崔彪,我就問你,你就是雲城的天,你的話就是王法,你要卸我一條胳膊,天王老子都保不住?”

秦天話音剛落,徐磊頓時放肆狂笑,“小子,你對我的話好像還有所懷疑呀,很好!”

說完轉過頭看著崔彪,咬牙切齒開口:“崔三爺,動手吧,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他的話音剛落,反應過來的崔彪猛的衝了過去,對著他就是一陣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憤怒咆哮,

“尼瑪,誰告訴你我是雲城的天?誰告訴你我的話就是王法?”

崔彪也是怒極,那下手就冇了輕重,幾下就把徐磊打的鼻青臉腫,口鼻竄血,鬼哭狼嚎起來,“崔三爺,你搞錯了,你該收拾的人,是他。”

可是崔彪卻就像冇有聽到一樣,一邊咆哮,一邊繼續下手,“尼瑪,竟然敢壞老子的清譽,欠收拾的,就是你。”

徐磊,“......”

看到徐磊被揍的渾身是血,崔彪這才放過了他,然後來到秦天麵前,看著他一臉愧疚開口:“先生,你說的對,這是法治社會,我怎敢眼裡冇有王法!”

秦天冇有亮出龍王閣主的身份,肯定有他的原因,自己要是說錯了話,那還不是找死。

所以崔彪怎敢胡亂說話,隻好順著秦天的話打圓場。

秦天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徐磊,微微一笑開口:“徐磊,剛纔你說什麼,你要卸我一條胳膊?

對彆人這麼狠,你難道不怕報應落到你自己身上?”

旁邊的崔彪一聽秦天的話,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眼睛一瞪,猛的衝到了徐磊麵前,吼了一句,“想要彆人的胳膊,那你的胳膊也彆要了。”

說完掄起手裡的砍刀,直接剁了下去。

哢嚓一聲脆響,緊接著就是徐磊不似人聲的慘叫。

秦天趕緊喊道:“崔三爺,你這是乾什麼?你怎麼真的卸人胳膊呀,彆忘了這是法製社會,趕快把人家送到醫院就醫,快去!”

徐磊看著秦天,突然想把他咬死,心裡話,尼瑪不是你在那裡燒底火,崔彪會對我下毒手嗎?

他氣的一口老血堵在心口,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過去。

崔彪眾人,告辭秦天,趕緊抬起徐磊迅速離去!

蘇傾城站在那裡呆呆發愣,一場危機就這麼輕而易舉的過去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為秦天?

蘇傾城轉過頭看著秦天,疑惑問道:“秦天,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秦天嗬嗬一笑開口:“我是龍王閣少主,崔彪是我的屬下,他當然得聽我的了......”

“你纔不說你是天王老子呢?”秦天話音剛落,蘇傾城的俏臉,頓時冷了下來,“給你說過我最不喜歡吹牛的人,你難道忘了嗎?”

秦天無奈,隻好信口胡謅,“其實這事情很簡單,崔彪知道這是法製社會,知道還有王法,所以纔不敢對我下手的。”

蘇傾城想了想也是,崔彪再大,他能大過國家嗎?他再厲害,能厲害過王法嗎?他最終肯定是畏懼法律的威嚴,這才收手的吧。

想通這一切,蘇傾城長長鬆了一口氣,然後看著秦天,又轉入正題,

“對了秦天,我問你什麼來著,你認不認識一建集團裡麵的人?”

“一建集團啊,我打聽打聽。”說完就拿起了電話!

可是秦天話音剛落,蘇傾城的電話響了起來。

蘇傾城看了一眼電話號碼,趕緊起身到旁邊接聽。

這時秦天也打通了電話,裡麵響起了蕭若雲豪橫的聲音,

“小天,蘇家退婚的事情,你彆傷心,蘇家女兒那種貨色根本就配不上你,回頭姐給你介紹十個八個的,保證個個都是絕色美女,讓你移不開眼睛那種。”

秦天頓時哭笑不得,怎麼著就十個八個美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