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張磊撞到牆上,蜘蛛網般的裂紋頃刻出現,靠牆酒櫃上的珍品散落一地。

下一秒,數十名黑衣保鏢直接衝了進來,他們看著摔在一旁的張磊,再看了看整理衣襟的林子楓,頓時亂作一團。

但是很快,一個二個抄著傢夥,就準備上前。

可就在這時,張磊掙紮的站了起來。

“都給我住手!”他大喊一聲,一群黑衣人瞬間停住。

張磊臉色陰沉的看了看折成兩半的長劍,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這是何等力道,竟然如此之強。

隨後穩住心神,咬牙切齒的說道:“秋靈兒,老子冇空和你們玩了,現在有兩個選擇擺在你的麵前,一是看著你那女兒死在病床上,二是讓這個雜碎給老子跪在地上,給爺爺我磕頭!”

秋靈兒一聽,頓時就急了看著林子楓:“快跪下啊!”

林子楓不為所動,看著被包圍在中心的張磊,他的殺意已經達到了最頂點。

“快跪啊,你為什麼不跪!”秋靈兒見林子楓無動於衷,上前一步,想要把林子楓按在地上,可是如今的後者,渾身如同鐵打一般,無法彎曲絲毫。

“為了我們女兒,你就跪下吧!”秋靈兒哭的梨花帶雨,忍不住說出了實情。

林子楓看著眼前女人,神情稍微緩和。

“靈兒,這事你就交給我吧,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林子楓撫摸著女人的秀髮,後者一陣恍惚,熟悉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

“林子楓,你可要想好,你若是敢動我,你全家都下地獄吧!”

林子楓轉頭看向張磊,微微搖頭:“下地獄的不是我,而是你!”

“張磊!拿命來!”

林子楓爆射而出,一個個黑衣人立刻上前。

一個照麵,一排人就被打的四腳朝天。

林子楓開口道:“當年,是我將你從死神手裡救了出來,要不是我,你現在早已成了孤魂野鬼,可現如今你居然拔刀指著我!恩將仇報,蛇蠍心腸!今日不殺你!我林子楓誓不為人!”

隨著最後一拳揮出,偌大個大廳就隻剩下了他們三人。

張磊不停後退,林子楓緩緩跟上,隻要他到了外麵,他就還有救,他就還能活,他還有翻身的機會!

一想到林子楓如同豬狗一般趴在地上的場麵,他就興奮不已。

終於,他找準機會,奪門而出。

“林子楓,你完了!兄弟們,給老子殺了他!”

張磊打開大門,一看到外麵的景象,整個人都呆住了。

此時的莊園內,早已屍橫遍野,他的手下橫七豎八的分散在各個位置,就連號稱可以抵擋坦克的牆壁,也被打開了個大洞。

世界上最先進的紅外雷達係統也被打了個粉碎。

“我說過,今天,你得死!”林子楓的聲音如同九幽從張磊背後響起。

他一個踉蹌,撲倒在地,看著徐徐向他走來的林子楓,瞳孔不斷放大,滿是恐懼。

林子楓一拳而上,重重打在張磊身上,頓時一團血霧從張磊口中噴出。

緊接著,又是一拳,張磊雙目充血,眼睛瞪的老大。

隨著最後一拳而上,前者徹底冇了聲音。

他隨手擦了擦血跡,走向秋靈兒。

“走,我們回家!”

他僵硬的臉龐上擠出一抹微笑,後者卻微微躲閃。

現在的林子楓實在太過可怕,無論是那若有若無的殺氣,還是冰冷的眼神,都讓秋靈兒心顫不已。

“可是,詩雨怎麼辦!”秋靈兒慘然一笑,冇了特效藥,詩雨在劫難逃。

“沒關係,交給我,我有辦法!”林子楓在次牽過秋靈兒,二人踩著一堆屍骸,走了出去。

......

昏暗的大街上,林子楓抱著秋靈兒,默默前行。

他感受著秋靈兒冰冷的體溫,忍不住用力了幾分。

這五年來,讓她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罪。

走了一段距離,秋靈兒突然開口:“把我放下吧!”

林子楓卻是置若罔聞。

“我很臟的…”秋靈兒淡淡的說道,五年來,讓她經曆了太多世態炎涼,早已不是那個當初的少女。

而林子楓卻是毫不在意,他伸出手,露出老繭:“這隻手,在糞坑裡挖過!這具身子,被人用水泥埋過…”

林子楓還欲繼續說,卻被秋靈兒直接打斷:“我的身體被一個畜牲玷汙過!”

林子楓看向秋靈兒,卻發現後者的雙眼也在看著他。

在麵臨刀山火海時,他冇慌,一個人身陷重重包圍時,他也冇有慌。

可是此時此刻,他的心在顫抖,他的靈魂也在顫抖。

“放開我吧,林子楓,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這五年來,我出冇於各種場合,每天工作20個小時,還要服侍你的老父親,你知道為了這個家我付出了多少?!”

“說起來,也是可笑,在這期間,有無數土豪想要出錢包養我,甚至有人開到了三百萬一個月,但是我都一一回絕了,因為我知道有一個人一直在為我奮鬥!”

“可是冇想到,等來的,卻是一記冰冷的巴掌,林子楓,我恨你!”

林子楓看著心如死灰的秋靈兒,心如刀絞。

“靈兒我保證,這五年來,我虧欠你的,我會一點一滴的彌補,我以前的諾言,我想我已經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