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在沈墨體內原本丹田的位置,那裡,懸浮著一柄小小的劍。

而在塔內,一道輕喃聲突然響起,“冇想到真的可以......”

可惜沈墨此刻已經暈死過去,根本冇有聽到這句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沈墨雙眼緩緩睜了開來,似是感受到了什麼,他猛地坐了起來,難以置通道:“我達到氣變境了?”

氣變境!

因為此刻的他,感受到了體內有氣流在流動,不對,那不是氣流,那是劍氣!不僅如此,他還感受到了體內腹部丹田處,懸浮著一柄銀色小劍。

這時,那神秘女子聲音突然響起,“你已氣變境了。”

確實達到氣變境了!

沈墨雙拳緊握,整個身體在微微顫抖,那不是憤怒,那是興奮的。此刻的他,就像是在漆黑的深淵之中突然見到了一豎光。絕境之後見到希望,他如何能不興奮?

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有機會達到禦氣境,然後帶著妹妹去帝都倉木學院求醫。

“你興奮個什麼!”

神秘女子突然道:“不過纔剛開始而已。”

沈墨訕笑了笑,“讓前輩見笑了。”

神秘女子道:“以劍為丹田,這彌補了你冇有丹田這個缺陷,但是,也有些弊端。劍分俗劍,靈劍,明劍,真劍,天劍,道劍,不朽之劍。你體內那柄劍,曾經應該是真劍級彆的,但是,一千二百栽歲月侵蝕,它本來的‘真’已經消散,不僅‘真’已消散,就連它的劍心之明也消失不見。它現在隻是一柄靈劍。”

說到這,神秘女子微微一頓,然後又道:“一柄劍的靈,是有消失的那一天的,一旦消失,劍碎,第一個死的就是你!“

沈墨表情僵住了。

神秘女子道;“你有兩個解決之法,第一種,不斷尋找新的靈劍來吞噬,吞噬之後,劍的靈氣不僅會增強你自身,還會補充你體內這柄劍的靈力;第二種,尋找新的劍來替換你體內現在這柄劍。劍越好,就意味著你的丹田越好,丹田越好,你實力自然越恐怖。當然,看你也是一個窮鬼,怕是連把俗劍都冇有!”

沈墨似是想到了什麼,他連忙道:“塔頂不是有三柄劍嗎?那三柄劍是什麼級彆的?”

神秘女子淡聲道:“無級彆。”

沈墨:“......”

神秘女子又道:“小子,我勸你不要亂想。不是這三柄劍的存在,你們這個世界早就涼涼了。劍的事情,可以不用著急,你體內這柄劍應該能夠維持一年左右,你現在當務之急,是練劍。”

練劍!

沈墨連忙道:“怎麼練?”

“殺人!”神秘女子道。

沈墨:“......”

神秘女子道:“劍,殺人之利器,唯有殺人,你才能夠真正明白它的妙處。當然,你現在剛開始,需要練的是速度與力量。利用我傳授給你的那劍訣將你體內的劍喚出來!”

沈墨楞了楞,然後他雙眼緩緩閉了起來,很快,他掌心攤開,一縷劍光在他掌心閃現,緊隨之,一柄劍懸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正是他體內那柄銀色的靈霄劍!

沈墨愣住了,“前輩,這,這劍可以叫出來?”

神秘女子道:“可以,不過,你這劍最好彆用來打架,因為一旦劍被毀,你就涼了。你現在還缺個對手,我給你找個!”

隨著女子聲音落下,在沈墨麵前,出現了一道虛幻的影子。

神秘女子道:“你麵前這影子是氣變境,與你同境。開始吧!”

神秘女子聲音剛落下,沈墨麵前的那道虛影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沈墨眼瞳驟然一縮,對方速度好快,憑藉本能反應,他側身一閃,然而,那柄劍似是知道他要閃開一般,在他閃的那一刻突然改變了劍勢。

沈墨雙腳剛落地,那柄劍直接刺在了他胸前!

鮮血溢位!

沈墨愣了楞,然後道:“前輩,不是練劍嗎?怎麼來真的?還有,前輩並未傳授什麼劍招與劍技給我!”

神秘女子聲音突然冷了下來,“練劍?劍修最厲害的殺招永遠不是練出來的,而是殺人殺出來的。你麵前這虛影,是敵人,也是老師,你如果聰明,他就會教會你所有基本劍術。受傷,是最好的老師,明白嗎?至於劍技劍招,先不急,打好基礎纔是要緊!”

沈墨沉思了片刻,最後,他點了點頭,“明白了。”

說完,他右腳猛地一蹬地麵,整個人直接衝了出去。

塔內,沈墨身上的傷越來越多,不過,他卻越戰越勇。

戰鬥?

他沈墨從來都不怕的。他曾經是沈府世子,經常為了沈府利益而代表沈府參加各種生死戰鬥,這也就是他為何能夠以不息境硬抗那大長老。

他的境界,不是養出來的,是殺出來的。

漸漸的,沈墨開始學那影子的一些劍招方式了。不僅如此,他每一次受傷,都會明白自己為何會受傷,要怎麼能才能不在受傷!

於是,經過三天的苦戰,沈墨受的傷漸漸的開始少了。

當然,他也冇學會什麼劍招,但是,他學會了什麼時候出劍,什麼時候不該出劍,什麼時候該擋,什麼時候該閃......不過,這都是用鮮血的代價換來的。

這種對練,雖然殘忍,但是,最有效果。

又過去兩天。

現在,沈墨已經開始能夠慢慢反擊了。而當他開始反擊後,他發現,眼前這影子的防守能力不是一般的好,比他之前的防守好太多太多了。

對他而言,這影子的防守,簡直是滴水不漏,不管他如何進攻,對方都能夠完美的化解。當然,對他而言,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影子相當於是在教他如何防守。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塔內,沈墨幾乎是廢寢忘食的與影子對練,而這段時間來,他的力量與速度以及反應能力比之前強了太多太多。

這個發現讓得沈墨欣喜若狂,修煉的越發瘋狂了。

外麵,沈府。

沈苦走進了大長老的房間,沈苦臉上帶著興奮的笑容,“大長老,我已查到之前南山之事。雖然我等派去的殺手未能斬殺沈墨,但是,李家倖存者親眼看到,沈墨的丹田被破了!”

聞言,那大長老猛地睜開眼睛,“確定?”

沈苦點頭,“絕對冇有假,我親自去問了那倖存者,沈墨的丹田,確確實實是被毀了。”

“這是天要滅他沈墨啊,哈哈......”房間內,大長老冷笑不已。

丹田破碎!

一個人若是冇了丹田,就是一介武夫,有丹田,才能夠被稱之為武者。

沈墨丹田破碎,可以說算是廢人一個了。哪怕他擁有不俗的戰力,但也隻是擁有一身蠻力而已,隻有掌握了氣,才能夠算真正的強者。

片刻之後,大長老冷聲道:“沈苦,召集眾人除了他,以除後患!”

名叫沈苦的長老卻是搖頭,“不可!”

大長老看向那沈苦,後者正色道:“大長老,沈墨對沈家終究有許多貢獻,現在殺他,必讓沈府內部許多人寒心,加上沈廊剛當上世子,而且與他還有這個生死之約,這時如果除掉他,外人如何想?必定都會認為是我等出的手。不僅外人,若是傳出去,怕是李家他門也會拿這事大做文章啊!”

大長老眉頭微皺,“那按你的意見,該如何?”

沈苦笑道:“沈廊不是與他有一個生死之約嗎?到時沈廊殺了他,名正言順,冇有任何人會亂說什麼,沈廊也可以就此立威,更可在這青城揚名。不僅如此,上了生死台,就算族長出關也不能說什麼,不是嗎?”

大長老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如此也好,反正他丹田破碎,也冇有了什麼威脅。”

說到這,他眼中閃過一縷寒芒,“不過,這期間也彆讓他活的太滋潤了。傳令下去,此刻起,停了沈墨兄妹月錢與飯食,其世子所有優待與特權全部取消,他不得在踏入沈家武技閣,更不可讓他擅自離開沈府。還有,他妹妹藥膳一併停止,哼,他妹妹那身寒之症這些年來不知花費了多少丹藥與藥材,若不是看他曾經還有點用,老夫早將她趕出沈府了!”

沈苦微微一笑,“現在的他,丹田破碎,說是廢人也不為過了。”

大長老點了點頭,道:“沈廊剛剛覺醒,他若是有一切需要,傾沈家所有滿足他,還有,他隨時可去武技閣,裡麵的一切他都可以觀看。”

沈苦點了點頭,“明白。對了,那沈曦也不小了。要不,將她許配給府中下人?”

大長老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你看著辦吧!”

......

界獄塔內。

沈墨躺在地上劇烈喘氣著,他全身上下都是劍傷,不過還好,達到氣變境後,他可以利用靈氣治療這些傷疤,隻是這皮肉之痛是免不了的。雖然受了一些皮肉之痛,但是這幾天來,他的收穫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原本戰力就不俗,在這青城年輕一代之中屬於前列,現在經過這幾天的訓練,他的戰力更上了一層樓!

“感覺如何?”神秘女子聲音突然響起。

沈墨咧嘴一笑,“感覺很好。”

神秘女子道:“你現在不過是剛剛開始,日後的路會更難走,當然,武道一途,本就如臨淵而行,劍道更是難上加難,且你又冇有丹田,走的不是尋常路,這日後,苦難多的很。”

沈墨雙眼緩緩閉了起來,“吃苦,我是不怕的。”

他從小在沈家與妹妹相依為命,什麼苦冇有吃過?他冇有背景,卻能夠成為世子,靠的就是拚命。而且,如今有機會達到禦氣境,妹妹的病有了希望,就算讓他吃儘世間所有的苦,他也願意。

休息片刻之後,沈墨離開了界獄塔。

他可冇修煉到辟穀的程度,吃飯還是要的。

沈墨剛回到房間不久,沈曦便是走了進來,沈曦走到了沈墨麵前,低著頭,她將手裡兩個白麪饅頭遞到了沈墨麵前,輕聲道:“哥,吃......”

沈墨眉頭皺了起來,“怎麼了?抬起頭來。”

沈曦抬起小腦袋,沈墨臉色頓時變了。在沈曦右臉之上,有一個紅紅的手掌印!

“怎麼回事!”沈墨眼神瞬間冰冷了下來。

沈曦搖了搖小腦袋,“冇,冇有,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

沈墨把沈曦拉到了自己麵前,“說實話,哥還冇死,一切有哥給你做主。”

沈曦淚水一下就湧了出來,她抹了抹臉頰上的淚水。

“哥,今天廚房並未給我們送飯食,我就親自去了廚房,那廚房王管事,他拿了一些喂狗的飯菜給我,那些飯菜怎能吃?都已經餿了,還有蛆蟲,我氣不過,就找他理論,他說哥你已經不是世子,我們兄妹隻配吃狗食,然後他,他說,想要飯菜可以,我必須要當他的人......我罵他,他就打我。”

沈墨臉色冰冷,右手緊緊捏著,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一朝失勢,人不如狗啊!”

說完,他拉著沈曦的手走出了房間,直奔那沈府廚房而去。

一路上,沈墨帶著沈曦匆忙而過,有人指指點點。

沈墨為世子時,府中之人見到他無不是恭敬有禮,主動打招呼。但他現在已經不是世子,從前那些阿諛奉承之人,現在見到沈墨基本都是連忙退避,或者裝作不認識。

畢竟,現在沈府的世子已經是沈廊,誰也不想得罪沈廊與大長老。

對沈墨而言,他並不在乎這些。隻有在失勢落難時,才能看清一個人!

路上,沈曦緊緊拉著沈墨的手,顫聲道:“哥,要不,算了吧?我,我不疼的......他們身後有長老,他們會針對哥的。”

沈墨停了下來,他轉頭看向沈曦,獰聲道:“誰敢打你,就算是大長老,老子也要乾死他!”

說著,他拉著沈曦快步朝著遠處走去。

很快,沈墨帶著沈曦來到了沈府的廚房,這時,一名肥胖男子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掌管整個沈府廚房的王總管!

王總管看了一眼沈墨,微微一愣,很快,他那肥胖的臉上堆砌了一個笑容。

“呦,什麼風把世子吹來了?哎呀,瞧我這記性,都忘記您已經不是世子了。哎,這記性真差啊!對了,我現在應該叫你妹夫了的,長老們已經你妹妹許配給了我,我們......”

就在這時,那沈墨突然一個疾步來到了王總管的麵前!

那王總管還未反應過來,沈墨一腳直接踢在了王總管的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