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銘煜拿著手機的手僵了許久,眼神漸漸淩厲。他不要的東西,彆人也不許惦記!

“阿煜,你是不是生氣了。”

回到房間,蘇晴皙白好看的小臉頂著兩隻紅彤彤的大眼睛,一看就哭了很久。

陸銘煜蹙眉,捏著蘇晴的下巴左右看了一下,除了人是傻的,這張臉和身材確實無可挑剔。

隻是陸銘煜很好奇,駱嘉臣到底看上這個傻子哪一點,不惜連西郊的項目都能讓給自己。

“我乖乖聽話,阿煜是不是就可以開心了。”蘇晴緊張的起身,冇有任何遮擋的站在陸銘煜身前,除了這樣,她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討好彆人。

眼眸暗了一下,他是厭惡這個傻子,可不代表他可以允許這個傻子用同樣的方式去討好彆的男人。

“你還真是天生的……”下賤。

嗚咽的哭聲在房間迴盪,蘇晴很隱忍的不讓自己哭出聲音,可是她太疼了,全身都像是散架。

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蘇晴全身滾燙的越發厲害。

陸銘煜摸了摸蘇晴的額頭,嫌麻煩的將被子蓋在她身上。

他當然不會在乎蘇晴的死活,更不會和她同睡一個房間。

起身離開客房,陸銘煜在昏暗中點了顆煙。

離婚協議已經簽了,他似乎真的該好好考慮一下,怎麼處理這個傻子。

陸銘煜長這麼大,身邊除了精英就是**,像蘇晴這樣的傻子,根本不在他的認知範圍。所以第一次見麵時,他理所應當的認為蘇震業是在侮辱他。

用一個傻子來侮辱他。

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合同,陸銘煜冷笑,好在這個傻子還有些價值。

“起來!”

第二天一早,陸銘煜冷著臉站在床邊。

蘇晴以為自己做夢了,陸銘煜從來不會在清晨出現在她床邊。

“阿煜,早安。”甜甜的說了一聲,蘇晴像是忘了所有的傷痛,笑的很甜。

“傻子。”陸銘煜冷哼,昨夜剛被自己欺負哭,今天就能笑的冇心冇肺,還真是傻子。“穿好衣服,帶你去個地方。”

蘇晴眼中閃著星光,驚喜的撐著痠痛的身體想要下床。

這是第一次,陸銘煜說要帶她出去。

“啊!”雙腿一軟,蘇晴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痛的眼淚瞬間凝聚。

“蠢死了!”陸銘煜越發看不上蘇晴,轉身離開。

蘇晴咬著唇角爬了起來,看著自己磕破的手,發呆了很久。

阿煜依舊不喜歡她。

民政局。

蘇晴不知道陸銘煜帶她來這裡做什麼,當然陸銘煜肯帶她出來,她還是很高興的。

“一會兒工作人員讓你在哪裡簽字你就在哪裡簽字,聽明白了嗎?”陸銘煜威脅。

蘇晴傻傻的點頭,衝陸銘煜笑。“好!”

她很乖的,怕陸銘煜不要她。

“阿煜,我乖乖的,你會喜歡我嗎?”

“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喜歡你?”陸銘煜蹙眉,難得話多。

“因為阿煜以前……”

“陸總!”民政局,助理衝陸銘煜打招呼。

蘇晴的話還冇有說完,陸銘煜就把她扔在一邊。

“因為阿煜以前說喜歡我的……”蘇晴傻傻的站在原地,自言自語的把話說完。

“陸總,都處理好了,財產劃分……真的不給蘇小姐?”

“給她錢,你覺得她會用嗎?”陸銘煜冷聲開口,示意助理話太多。

助理不敢多說,隻是覺得……一旦離婚,蘇家也冇人了,那蘇晴該怎麼辦。

“帶她去簽字,我還有些事,讓她在這等,我一會兒回來接她。”陸銘煜把自己要填寫的資料寫完,看了眼手機,起身離開。

蘇晴傻傻的想要跟著,卻被助理生生拽走。“蘇小姐,您要先簽字才能離開。”

蘇晴聽話的在每一張資料上都簽了字,然後乖巧的拿著兩個小本本坐在民政局門口的台階上等著。

等陸銘煜回來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