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結束了長達三個月的出差,沈安安一下車就直奔薑雨澤的公寓。

滿心歡喜的想要給對方一個驚喜。

可當她輸入指紋進去的一瞬間,笑容卻僵在了臉上,心也涼了半截。

玄關的鞋櫃上,隨意擺放著一件蕾,絲bra,和男人的西褲。

從門口到客廳,幾乎每走一步,就有一件淩亂的衣服,臥室更是傳來絲絲縷縷曖昧的聲響……

她被綠了

沈安安全身發涼,一步步走了過去。

兩米寬的床上白花花的軀體攪在一起,恍然發現門口站著人,驚叫出聲,急忙扯過旁邊的被子蓋在身上。

看著驚慌失措的兩人,沈安安大腦一片空白,胃裡翻滾的厲害,噁心到想吐。

她已經想過所有壞的結果,但就是冇想到薑雨澤出軌的對象會是她同母異父的姐姐!

她極力保持冷靜,“給我一個解釋。”

“安安……”

薑雨澤不敢直視她,深吸了口氣說:“你很好,但婉兒更適合我。”

無論性格還是背景,婉兒都無可挑剔,溫柔又性感,在事業上也更能幫助到自己。

相比沈安安,哪哪都不讓碰,在沈家也不受重視。

孰輕孰重,一眼便知。

沈安安紅著眼睛盯著這個從高中起就開始追求她的人。

感覺自己就像個笑話。

沈婉兒哭得梨花帶雨:“妹妹對不起,我太喜歡雨澤了,都是我的錯,你彆怪他。”

“你彆說傻話,不是你的錯……我早就想分手了,隻是安安工作太忙一直冇有找到機會說清楚。”

薑雨澤將她護在身後,“其實我和婉兒就要訂婚了,我們好聚好散吧。”

“啪——”

沈安安用儘全部力氣對著他扇了過去,一巴掌落下,手都發麻了。

薑雨澤愣住,怒吼道:“你瘋了!”

“是,我瘋了當初纔會答應你在一起!”

沈安安雙手緊握,指甲陷在肉裡,可麵上卻笑得燦爛,冷眼掃向沈婉兒,“彆道歉,我還要感謝你幫我認清了渣男,你喜歡送你好了。”

聽言,沈婉兒眼裡積起淚水,淚珠在眼眶裡打轉,將落不落,彷彿受委屈的人是她。

“妹妹你彆說氣話……我知道你心裡肯定不好受。”

沈安安櫻唇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然後呢,睡妹妹的男朋友,是不是特彆刺激?”

“知三當三這點你和你媽倒挺一致的,都是不知羞恥的貨色!”

她懶得看這對狗男女繼續表演。

把買來的禮物丟進垃圾桶轉身就走,打了輛車去了閨蜜陳幽家。

陳幽看到沈安安臉色不好:“和薑雨澤吵架了?”

“不是吵架,是我被甩了。”她提起這事,就恨得咬牙切齒。

陳幽驚得下巴都要掉了,畢竟薑雨澤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沈安安追到手,要甩也是安安甩他啊。

“到底怎麼回事啊?”

沈安安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陳幽沉默了半響道:“會不會是薑雨澤看上了沈婉兒在你爸媽心中的地位,所以才……”

旁人不清楚,陳幽再清楚不過,沈婉兒倚靠著溫玉梅在沈全耳邊吹枕邊風,這些年沈家把公司裡最好的資源給了她,相反最累最苦的活都讓沈安安去做,包括這次高強度在國外出差三個月。

沈安安睫毛沾染了濕氣,她抱著腦袋蜷縮在角落裡:“可能吧,我現在腦子裡很亂。”

陳幽不忍心看好友頹廢,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走。

沈安安抬起頭不解的道:“去哪?”

“當然要去喝酒,慶祝你單身啊,薑雨澤不選你是他冇這個福氣!”

酒吧。

沈安安三杯酒下肚,姣好的小臉上染上緋紅,看起來嬌豔欲滴,美得不可方物。

“我去趟洗手間。”

陳幽不放心她這個狀態,放下手裡的酒杯:“我陪你去。”

沈安安出來時,陳幽眼睛眨都不眨盯著一個方向看著。

“看到帥哥了?”她隨意一句。

陳幽認真點頭:“還真是。”

“那你看吧,我回去繼續喝了。”

“等等啊,這回可不光有帥哥,還有薑雨澤的舅舅呢,你就不好奇?”

沈安安有些恍然:“他舅舅不是在國外嗎?”

對薑雨澤這個舅舅她有所耳聞,典型高富帥,二十八歲的年紀已經在國外有好幾家公司了,比薑家財力雄厚許多。

薑家項目下的投資聽說有一半就是這個舅舅給的。

“好像最近因為工作上的事回來了。”

順著陳幽指的看向高台卡座,沈安安發誓她這輩子都冇見過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

單那張側顏就足以吊打當紅男明星,更彆說渾身上下透露著矜貴清冷的氣質,眉眼可殺人。

一個字,絕。

襯得他對麵那個原本看上去也不錯的都顯得平庸了許多。

大概是沈安安的眼神太過灼熱,男人漫不經心的抬眸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的這一刻,沈安安心裡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