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放心,我都打聽清楚了,太太這會出遠門了,沐家上下的事這些天暫時由大少爺在打理,而他這會正好不在,所以

咳咳。

李叔的話還冇說出口,沐雪鳶突然一口鮮血從口中溢位,她心裡很清楚,如果再不從這地下室裡逃走,她沐雪鳶的命怕就真要葬送在這了。

二小姐。

李叔驚撥出聲,看著嘴角邊滿是血漬的沐雪鳶,再也來不及多想,直接將人拉上後背背出了地下室。

沐雪鳶渾渾噩噩,半醒半睡著,直到,李叔將她徹底帶離了沐家,然後刺骨的大雪飄落在她身上時,她凍得黑紫的唇瓣這才緩緩張開小聲道,下,下雪了嗎?

李叔氣喘籲籲回道,是,昨晚就開始下的,一直到現在都冇停過片刻,二小姐,你再堅持一下,惜雨和惜玥姐妹已經在前麵等著我們了。

沐雪鳶臉色一怔,她,她們?

李叔知道她想說什麼,又再次出了聲,二小姐,你的心思我們都懂,我也知道我們不是太太和大少爺的對手,但是要我們這麼親眼看著你被他們母子幾人害死,還不如活活殺了我們好受。

沐雪鳶聽著他這翻話,眼淚不爭氣的就掉了下來。再看著濕意在李叔衣服暈染開的痕跡,她忍不住就低低抽泣出了聲。

二小姐彆哭,隻要我們離開海城,就一切還有希望,老爺的仇遲早會得報,而你,也一定可以再回沐家的。

報仇?再回沐家?談何容易,沐雪鳶隻要一想著現在的沐家被蘇夢和她那好兒子沐澤楷一手遮天把持著,心就像被無數把刀捅著一樣難受。

二小姐,李叔,你們終於來了。惜雨姐妹倆看著他們過來,立即迎了上來。

沐雪鳶強迫自己睜開眼皮看著麵前幾人,誰知惜雨姐妹倆突的噗通一聲跪在了她麵前,二小姐,對不起,是我們讓你失望了,但是我們

惜雨惜玥,起來吧,二小姐不會怪你們的,她已經知道你們那會歸順太太不過是詐降,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想辦法帶二小姐離開,否則

不好了,李叔,他們追來了。

李叔後麵的話還冇說清楚,惜雨看著遠處那一束束射來的燈光時,胸口一下窒了。

三人這會麵色皆是一變,李叔當下立即將沐雪鳶交到姐妹倆手中急促道,快,你們快帶二小姐走,我去拖住他們。

李叔,你,你一個人怎麼能拖住他們,你不是他們對手的,走,我們,一起走。

沐雪鳶吃力的開口說著,氤氳霧氣的眸子裡染著難過擔憂,不,她說什麼也不能讓李叔一個人回去。

但這會李叔什麼也顧不了,見著惜雨姐妹倆一動不動,突然拿出之前老管家的威嚴厲聲一斥,還愣著乾什麼,快帶二小姐走,否則我們幾人都得喪命在此。

我們可是好不容易纔把二小姐從地下室救出的,可不能功虧一簣,走,快走。

惜雨姐妹看著李叔沉重的臉色,咬緊牙關,淚水一落,一左一右架著沐雪鳶便轉身。

不,李叔,你跟我們一起走,一起走。

沐雪鳶用儘了自己身上所有力氣開口,但是身邊的惜氏姐妹和李叔就像是聽不見她的話一般,背對著對方就分彆朝相反的方向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