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李叔,你們終於來了。”惜雨姐妹倆看著他們過來,立即迎了上來。

沐雪鳶強迫自己睜開眼皮看著麵前幾人,誰知惜雨姐妹倆突的噗通一聲跪在了她麵前,“二小姐,對不起,是我們讓你失望了,但是我們……”

“惜雨惜玥,起來吧,二小姐不會怪你們的,她已經知道你們那會歸順太太不過是詐降,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想辦法帶二小姐離開,否則……”

“不好了,李叔,他們追來了。”

李叔後麵的話還冇說清楚,惜雨看著遠處那一束束射來的燈光時,胸口一下窒了。

三人這會麵色皆是一變,李叔當下立即將沐雪鳶交到姐妹倆手中急促道,“快,你們快帶二小姐走,我去拖住他們。”

“李叔,你,你一個人怎麼能拖住他們,你不是他們對手的,走,我們,一起走。”

沐雪鳶吃力的開口說著,氤氳霧氣的眸子裡染著難過擔憂,不,她說什麼也不能讓李叔一個人回去。

但這會李叔什麼也顧不了,見著惜雨姐妹倆一動不動,突然拿出之前老管家的威嚴厲聲一斥,“還愣著乾什麼,快帶二小姐走,否則我們幾人都得喪命在此。

我們可是好不容易纔把二小姐從地下室救出的,可不能功虧一簣,走,快走。”

惜雨姐妹看著李叔沉重的臉色,咬緊牙關,淚水一落,一左一右架著沐雪鳶便轉身。

“不,李叔,你跟我們一起走,一起走。”

沐雪鳶用儘了自己身上所有力氣開口,但是身邊的惜氏姐妹和李叔就像是聽不見她的話一般,背對著對方就分彆朝相反的方向跑了。

“沐雪鳶,你再跑一步試試。”

突然,李叔方向一道淩厲低沉的聲音響起,沐雪鳶渾身一僵,整個身子都微悚顫巍起來。

沐澤楷,那個她恨不得抽他筋喝他血的人。

“二小姐,快跑,快跑。”

李叔憤力一喊,在沐澤楷還冇反應過來時,突然抽出一把刀朝他身上凶狠刺了過去,隻可惜,他這動作在身手不錯的沐澤楷眼裡無疑是以卵擊石。

“快,快……”

李叔的話冇再似剛纔洪亮了,沐雪鳶心一沉,用儘所有力氣回頭一看,才發現沐澤楷那個厲鬼一樣的男人竟一刀刺在了李叔心臟位置。

“李叔。”

她歇斯底裡呐喊,欲掙開惜雨兩姐妹的雙手,但是渾身傷痕累累的她,哪有什麼力氣再掙開她們鉗製。

而且她們答應過李叔,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想辦法帶二小姐離開海城的,隻有離開了太太和大少爺的視線,二小姐她纔有可能留下一條命回來替老爺報仇。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讓我回去救李叔,讓我回去救他。”

沐雪鳶痛哭失聲,惜雨姐妹卻隻是低泣,“二小姐,來不及了,我們快走,李叔他……已經,我們不能白費他心思。”

“不,不走,我不走,我要和沐澤楷拚了。”

“惜玥,我們快帶二小姐走,快。”